中共中央國務院:建立更有效區域協調發展新機制

來源︰新華社責任編輯︰于雅倩
2018-11-30 06:33

中共中央 國務院

關于建立更加有效的區域協調發展新機制的意見

(2018年11月18日)

實施區域協調發展戰略是新時代國家重大戰略之一,是貫徹新發展理念、建設現代化經濟體系的重要組成部分。黨的十八大以來,各地區各部門圍繞促進區域協調發展與正確處理政府和市場關系,在建立健全區域合作機制、區域互助機制、區際利益補償機制等方面進行積極探索並取得一定成效。同時要看到,我國區域發展差距依然較大,區域分化現象逐漸顯現,無序開發與惡性競爭仍然存在,區域發展不平衡不充分問題依然比較突出,區域發展機制還不完善,難以適應新時代實施區域協調發展戰略需要。為全面落實區域協調發展戰略各項任務,促進區域協調發展向更高水平和更高質量邁進,現就建立更加有效的區域協調發展新機制提出如下意見。

一、總體要求

(一)指導思想。以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為指導,全面貫徹黨的十九大和十九屆二中、三中全會精神,認真落實黨中央、國務院決策部署,堅持新發展理念,緊扣我國社會主要矛盾變化,按照高質量發展要求,緊緊圍繞統籌推進“五位一體”總體布局和協調推進“四個全面”戰略布局,立足發揮各地區比較優勢和縮小區域發展差距,圍繞努力實現基本公共服務均等化、基礎設施通達程度比較均衡、人民基本生活保障水平大體相當的目標,深化改革開放,堅決破除地區之間利益藩籬和政策壁壘,加快形成統籌有力、競爭有序、綠色協調、共享共贏的區域協調發展新機制,促進區域協調發展。

(二)基本原則

——堅持市場主導與政府引導相結合。充分發揮市場在區域協調發展新機制建設中的主導作用,更好發揮政府在區域協調發展方面的引導作用,促進區域協調發展新機制有效有序運行。

——堅持中央統籌與地方負責相結合。加強中央對區域協調發展新機制的頂層設計,明確地方政府的實施主體責任,充分調動地方按照區域協調發展新機制推動本地區協調發展的主動性和積極性。

——堅持區別對待與公平競爭相結合。進一步細化區域政策尺度,針對不同地區實際制定差別化政策,同時更加注重區域一體化發展,維護全國統一市場的公平競爭,防止出現制造政策窪地、地方保護主義等問題。

——堅持繼承完善與改革創新相結合。堅持和完善促進區域協調發展行之有效的機制,同時根據新情況新要求不斷改革創新,建立更加科學、更加有效的區域協調發展新機制。

——堅持目標導向與問題導向相結合。瞄準實施區域協調發展戰略的目標要求,破解區域協調發展機制中存在的突出問題,增強區域發展的協同性、聯動性、整體性。

(三)總體目標

——到2020年,建立與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相適應的區域協調發展新機制,在建立區域戰略統籌機制、基本公共服務均等化機制、區域政策調控機制、區域發展保障機制等方面取得突破,在完善市場一體化發展機制、深化區域合作機制、優化區域互助機制、健全區際利益補償機制等方面取得新進展,區域協調發展新機制在有效遏制區域分化、規範區域開發秩序、推動區域一體化發展中發揮積極作用。

——到2035年,建立與基本實現現代化相適應的區域協調發展新機制,實現區域政策與財政、貨幣等政策有效協調配合,區域協調發展新機制在顯著縮小區域發展差距和實現基本公共服務均等化、基礎設施通達程度比較均衡、人民基本生活保障水平大體相當中發揮重要作用,為建設現代化經濟體系和滿足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提供重要支撐。

——到本世紀中葉,建立與全面建成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相適應的區域協調發展新機制,區域協調發展新機制在完善區域治理體系、提升區域治理能力、實現全體人民共同富裕等方面更加有效,為把我國建成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提供有力保障。

二、建立區域戰略統籌機制

(四)推動國家重大區域戰略融合發展。以“一帶一路”建設、京津冀協同發展、長江經濟帶發展、粵港澳大灣區建設等重大戰略為引領,以西部、東北、中部、東部四大板塊為基礎,促進區域間相互融通補充。以“一帶一路”建設助推沿海、內陸、沿邊地區協同開放,以國際經濟合作走廊為主骨架加強重大基礎設施互聯互通,構建統籌國內國際、協調國內東中西和南北方的區域發展新格局。以疏解北京非首都功能為“牛鼻子”推動京津冀協同發展,調整區域經濟結構和空間結構,推動河北雄安新區和北京城市副中心建設,探索超大城市、特大城市等人口經濟密集地區有序疏解功能、有效治理“大城市病”的優化開發模式。充分發揮長江經濟帶橫跨東中西三大板塊的區位優勢,以共抓大保護、不搞大開發為導向,以生態優先、綠色發展為引領,依托長江黃金水道,推動長江上中下游地區協調發展和沿江地區高質量發展。建立以中心城市引領城市群發展、城市群帶動區域發展新模式,推動區域板塊之間融合互動發展。以北京、天津為中心引領京津冀城市群發展,帶動環渤海地區協同發展。以上海為中心引領長三角城市群發展,帶動長江經濟帶發展。以香港、澳門、廣州、深圳為中心引領粵港澳大灣區建設,帶動珠江-西江經濟帶創新綠色發展。以重慶、成都、武漢、鄭州、西安等為中心,引領成渝、長江中游、中原、關中平原等城市群發展,帶動相關板塊融合發展。加強“一帶一路”建設、京津冀協同發展、長江經濟帶發展、粵港澳大灣區建設等重大戰略的協調對接,推動各區域合作聯動。推進海南全面深化改革開放,著力推動自由貿易試驗區建設,探索建設中國特色自由貿易港。

(五)統籌發達地區和欠發達地區發展。推動東部沿海等發達地區改革創新、新舊動能轉換和區域一體化發展,支持中西部條件較好地區加快發展,鼓勵國家級新區、自由貿易試驗區、國家級開發區等各類平台大膽創新,在推動區域高質量發展方面發揮引領作用。堅持“輸血”和“造血”相結合,推動欠發達地區加快發展。建立健全長效普惠性的扶持機制和精準有效的差別化支持機制,加快補齊基礎設施、公共服務、生態環境、產業發展等短板,打贏精準脫貧攻堅戰,確保革命老區、民族地區、邊疆地區、貧困地區與全國同步實現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健全國土空間用途管制制度,引導資源枯竭地區、產業衰退地區、生態嚴重退化地區積極探索特色轉型發展之路,推動形成綠色發展方式和生活方式。以承接產業轉移示範區、跨省合作園區等為平台,支持發達地區與欠發達地區共建產業合作基地和資源深加工基地。建立發達地區與欠發達地區區域聯動機制,先富帶後富,促進發達地區和欠發達地區共同發展。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