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向我們的小康生活|山水田園里 趟出“幸福路”——天津美麗鄉村新圖景

來源︰新華社作者︰邵香雲、劉惟真、黃江林責任編輯︰宋麗麗
2020-08-30 16:29

山水田園里 趟出“幸福路”——天津美麗鄉村新圖景

新華社記者邵香雲、劉惟真、黃江林

曾經過度開采、污染嚴重,如今綠水青山、游客不斷;曾經“土里刨食”、種植單一,如今果蔬飄香、日子紅火;曾經髒亂不堪、窮困落後,如今稻海漁歌、鄉風和美……渤海灣畔津門故里,一批特色鄉村正以振興為筆,繪就一幅產業興旺、生態宜居、鄉風文明、治理有效、生活富裕的新圖景。

山中別有“桃花源”

追隨山景雲霧穿過寫有“洞天福地”字樣的木質牌坊,一條蜿蜒美麗的鄉村路綿延鋪展,帶領記者“闖”入薊北山區的“小天地”。

遠山疊翠、石巷幽長,一棟棟石屋錯落有致,游客結伴在村里的景點拍照“打卡”。這里便是天津市薊州區漁陽鎮西井峪村,歷史上多數村民以石壘屋,使其有了“石頭村”的美譽。

“來,快請進。”西井峪村黨支部書記、村委會主任周維東把記者迎進了家。家中兩層民宿已住滿游客,小貓愜意地窩在窗邊打盹兒,妻子正忙著準備午餐。“從前可沒想到,我們村的旅游會這麼紅火。”周維東感慨道。

然而,一邊是因美麗生態蓬勃發展的鄉村旅游讓人流連忘返;一邊是不遠處山體上,過度開采留下的“礦疤”仍觸目驚心。過去,由于缺糧缺地,村民“靠山吃山”,以開石采礦為生。“開始用馬車運,後來用拖拉機拉,日子長了,山上滿是‘傷痕’。”周維東對此記憶猶新。

想要金山銀山,必須補上生態欠賬。2015年,鎮里提出發展生態文化旅游的思路。栽樹植草、修復山體、路面加寬、改造村居……綠水青山逐漸“回歸本色”,鄉村旅游借機升級轉型。

高端民宿逐座落成,配套產業陸續入駐,一年四季游客不斷……昔日大山里的貧困村,如今“變身”為白雲生處的“桃花源”。2019年,西井峪村旅游收入超過800萬元。“曾經不值錢的石頭,現在像玉一樣金貴。”周維東望著遠山說。

念好“山字經”,吃上“生態飯”。截至目前,薊州區共有2500多戶農家院,帶動約6萬名農民就業,西井峪村、郭家溝村、小穿芳峪村等7個村入選首批全國鄉村旅游重點村。

葡萄新熟“百里香”

一場新雨後,武清區南蔡村鎮丁家瞿�村的葡萄種植戶楊振剛卷起自家大棚的防雨簾,棚里葡萄散發出陣陣果香。

“今年能產1萬斤葡萄,每畝地能掙一萬四五千元。”種植葡萄六年,楊振剛已是村里經驗豐富的“老果農”。“以前種‘大田’,一年每畝地才掙1000元左右。”楊振剛回憶說。

要想過上好日子,必須開闢新思路。2013年,村鎮反復考察,決定引入適合土地種養、容易產生經濟效益的棚栽葡萄。區鎮政府投資1000余萬元,幫村民蓋棚買苗;天津市農科院派出專家,“手把手”傳授技術,一片佔地200多畝的葡萄種植園很快現身田間。

听說“葡萄來了”,楊振剛承包下三畝多地,成了第一批“鑽進大棚”的農戶。“技術熟練後,產量突飛猛進,種一畝葡萄的收益趕上之前種十畝‘大田’。”

久而久之,“葡萄”成了丁家瞿�的“名片”,甘甜的葡萄“香傳百里”,吸引了京津冀地區不少市民前來采購。楊振剛干脆在自家大棚里開起了葡萄采摘園,“有時一天能接待六七批顧客。”

“從搭起葡萄暖棚到成立果蔬種植專業合作社、開辦面粉廠,村民年人均可支配收入達2.7萬元,過上了糧食、果蔬‘雙豐收’的好日子。”丁家瞿�村黨總支書記、村委會主任張寶軍說。

路子寬了,產業興了!截至目前,天津規範提升22個市級休閑農業示範園區和258個市級示範村點,帶動農民增收。

“千年古渡”鄉風美

沿潮白新河河岸行駛,一路上清水綠岸、稻田如畫。沒多久,一排青磚灰瓦的農家院豁然出現在眼前,干淨雅致的大門口掛著紅燈籠。這里是有著“千年古渡”之稱的天津市寶坻區黃莊鎮小辛碼頭村,也是當地有名的鄉村旅游特色村。

“明朝萬歷年間,時任寶坻知縣袁黃,號了凡,在我們這里南稻北種、勸農插秧,宣揚善良、謙德的品質。來到我們村,可以吃農家飯、住農家屋,也可以去了凡廣場逛逛,了解我們當地的文化。”作為最早開農家院的村民之一,今年38歲的宋祥梅當起了“文化導游”,熱情地招呼著游客。

院內民風淳樸、院外歷史流傳,隨著水稻文化園、了凡廣場、漕運遺址公園等一批景點的落成,鄉風文化成了小辛碼頭村發展旅游的“金字招牌”。

“我們還將愛黨愛國、愛護環境等寫進村規民約,開展‘小手拉大手’活動,讓孩子們當志願者保護環境,村子變得更美、更文明,人氣也更旺了。”小辛碼頭村黨支部書記、村委會主任徐江說。

鄉風文化也是生產力。2019年,小辛碼頭村共接待游客25萬人次,直接旅游收入1500萬元。“有了精神文化的底子,鄉村才能走上振興的長久路。”天津市寶坻區黃莊鎮鎮長李寶戰說。

伴隨鄉村振興戰略的實施,天津建成薊州、寶坻、武清、西青4個全國休閑農業和鄉村旅游示範區,2019年農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24804元,增長7.5%。

“現在,我們的腰包鼓了,日子越過越有奔頭了。”宋祥梅爽朗地笑了。

(新華社天津8月30日電)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