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1日起,《農用薄膜管理辦法》開始實施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作者︰郁靜嫻 付 文 竇瀚洋責任編輯︰楊凡凡
2020-09-01 09:49

9月1日起,《農用薄膜管理辦法》開始實施

管理成閉環 使用更規範(小康路上綠色力量)

本報記者 郁靜嫻 付 文 竇瀚洋

河南靈寶市五畝鄉,農田里的可降解塑料薄膜(攝于今年5月)。薛 俊攝(人民視覺)

遼寧沈陽市蘇家屯區田水村,瓜農在為香瓜苗噴營養液(攝于今年5月)。新華社記者 姚劍鋒攝

核心閱讀

農用薄膜不合理的使用和管理,會造成資源浪費、帶來白色污染。

9月1日起,農業農村部等四部門聯合印發的《農用薄膜管理辦法》開始實施,將對農膜的生產、銷售、使用、回收、再利用及監管等環節予以規範。同時,在一些回收試點區和回收率較高的地區,農膜回收利用的良性機制也在逐漸形成。

爬上土山包一樣的薄膜堆,劉德太掀起一大塊篷布,開始晾曬回收來的廢地膜。

這里是位于甘肅蘭州市榆中縣連搭鎮石頭溝村的廢舊農膜回收站。從2011年起,村民劉德太就從地里撿拾廢舊農膜賣廢品賺錢,“2014年,村里建起了農膜回收站,我再也不用到處跑了”。

近年來,我國深入實施農膜回收行動,以西北地區為重點,建設了100個農膜回收示範縣。自今年9月1日起,農業農村部、工信部、生態環境部、市場監管總局聯合印發的《農用薄膜管理辦法》(以下簡稱《管理辦法》)正式實施,農膜管理也將進入一個新階段。

我國農膜使用量大、應用範圍廣,但如果管理不當,帶來的危害也不容忽視

劉德太所在的回收站,是連搭鎮唯一的一家,輻射周邊20多個村。在這里,農民用6公斤舊地膜,可以換1公斤新地膜。這些新地膜由榆中縣農業農村局招標采購而來,免費向農民提供。這一措施,提高了農民參與回收舊地膜的積極性,也減少了農業面源污染。

收來舊地膜,劉德太會打電話通知廠家拉走,“一噸能賣120元,今年以來已經賣了200多噸”。這些舊地膜,最後都被運到了蘭州金土地塑料制品有限公司。這家公司將回收來的廢舊農膜加工成塑料容器等三大類60多種產品,以實現資源循環利用。

“我們自主研發了高強度可回收地膜,通過改進塑化工藝設備,薄膜在自然環境下覆蓋使用期可達2年以上;通過對薄膜表面進行光化處理,回收後含雜率有效控制在30%以內,確保了再利用的價值。”金土地公司總經理金鑫海說。

中國農業科學院農業環境與可持續發展研究所研究員嚴昌榮表示,農用薄膜包括棚膜和地膜,是重要的農業生產資料;在蔬菜、棉花、玉米、花生等種植過程中,地膜覆蓋技術應用比率高,效果也很明顯,我國農膜使用量大、應用範圍廣,在增加農作物產量、提高品質、保障農產品供給等方面發揮了重要作用。

來自國家統計局的數據顯示,2018年,全國農用薄膜使用量246.5萬噸,其中地膜使用量140.4萬噸,覆蓋面積2.66億畝,在新疆、山東、內蒙古、甘肅、雲南、河南、四川、河北、湖南等9省區,農膜覆蓋面積均超過1000萬畝。

但農膜如果管理不當,帶來的危害也不容忽視。嚴昌榮介紹,地膜的主要成分為聚乙烯,屬于高分子化合物,自然條件下很難降解,不僅會造成環境污染,地膜留在土壤中,還會破壞土壤結構,降低土壤吸濕性和通透性,繼而影響作物出苗,導致減產。

近年來,我國深入實施農膜回收行動,以西北地區為重點,建設了100個農膜回收示範縣,推進加厚地膜應用、專業化回收、資源化利用,推動建立經營主體上交、專業化組織回收、加工企業回收、以舊換新等多種方式的回收利用機制。目前,全國農膜回收率達到80%,重點地區農田“白色污染”得到有效防控。其中,甘肅農膜回收率達到81.72%,新疆也初步建立了農膜全程監管模式和體系。

農業農村部科技教育司司長廖西元介紹,目前全國已建立500個地膜殘留國控監測點,推動各地建立省級監測點,構建完善農田地膜殘留監測網絡。依托現代農業產業技術體系,組建了農膜回收專家指導團隊,推進殘膜回收機具、資源化再利用技術等研發與應用。

試行生物降解地膜,將不斷改進相關材料和工藝

“回收了一噸半,總計1500元。”在浙江衢州市衢江區蓮花鎮顏務良的家庭農場,東豐糧油專業合作社工作人員如期上門,將廢舊地膜清點稱重、記錄在冊、打包裝車,並將1500元回收款遞到顏務良手中。截至目前,顏務良已交售3.5噸廢舊地膜。

2019年起,衢江區開始推進廢舊地膜回收處置工作,區農業農村局與回收企業簽訂廢舊地膜回收合同,在全區設立66個回收點,建立廢舊地膜回收台賬、回收點交付台賬,並由區財政局出資保障,逐步形成農膜“使用—回收—加工—再利用”的良性循環機制。去年,衢江區產生的大棚膜和菌棒膜全部由回收企業回收利用,全區完成廢舊地膜回收55.4噸、回收率達96.1%。

浙江省農業農村廳相關負責人介紹,2019年,浙江各地積極推行廢舊農膜分類回收處理,對具有二次利用價值的廢舊棚膜、菌棒膜通過市場化機制回收再加工,無利用價值的廢舊地膜則納入農村生活垃圾處理系統。去年,全省農膜回收率達90.7%,其中廢舊棚膜、菌棒膜基本實現全量利用。

而在浙江金華浦江縣杭坪鎮寺坪村,葛可流家的蔬菜基地連地膜回收都省了。原來,去年起,葛可流家用上了一種特殊地膜——全生物降解地膜,“這些地膜60天後開始逐步降解,最終分解後產生水、二氧化碳和生物質,不用費力回收了。”

“去年,杭坪鎮探索農膜回收利用新技術、新模式,像這種全生物降解地膜,由縣里撥付試點經費,先在部分基地試點。”杭坪鎮農業發展辦副主任王曉沛說,“目前來看,成效還不錯,我們打算加大推廣力度。”

對此,嚴昌榮表示,生物降解地膜這幾年發展勢頭良好,應用規模達到10萬畝以上,未來要通過材料、工藝和應用模式的研究,突破生物降解地膜產品研發和應用方面的一些瓶頸,實現對部分作物聚乙烯地膜的替代。

全鏈條監督管理,覆蓋生產、銷售、使用、回收等環節

近年來,我國的農膜回收工作取得了一定成效,但仍面臨一些困難。

嚴昌榮分析︰一是回收難——地膜偏薄、強度低,本身容易老化破碎,機械化回收技術還不成熟,作業效率低;二是運輸難——農田回收的地膜需交由專門處理廠處理,但處理廠家數量少、分布散,打包和運輸費用不菲;三是處理難——目前我國回收的地膜含雜率偏高,清洗造粒的產品質量差、利潤薄,處理過程中容易產生水、大氣等次生污染問題。

“《管理辦法》最突出的特點,就是遵循全鏈條監督管理思路,構建覆蓋農用薄膜生產、銷售、使用、回收等環節的監管體系。”廖西元介紹,為便于對農用薄膜產品的追溯和市場監管,《管理辦法》對生產者、銷售者、使用者在相關環節的行為作出了明確規定,並要求各主體須建立出廠、銷售和使用記錄。

回收利用上,《管理辦法》規定,使用者應當在使用期限到期前撿拾田間的非全生物降解農用薄膜廢棄物,交至回收網點或回收工作者,不得隨意棄置、掩埋或者焚燒;生產者、銷售者、回收網點、廢舊農用薄膜回收再利用企業或其他組織等應當開展合作,采取多種方式,建立健全農用薄膜回收利用體系,推動廢舊農用薄膜回收、處理和再利用。

為激勵各方參與農用薄膜回收,《管理辦法》提出,鼓勵研發、推廣農用薄膜回收技術與機械,並支持廢舊農用薄膜再利用企業按照規定,享受用地、用電、用水等優惠政策。

嚴昌榮說,這幾年,相關的法律、法規和管理辦法已逐步制定和頒布,“促進地膜回收利用,關鍵要明確生產者、銷售者、使用者各自的責任和義務,建立由地膜產業鏈相關方共同承擔的地膜生產者有限責任延伸機制。同時,加快殘膜回收機械和生物可降解地膜的研發,促進地膜回收處理和再利用。”

廖西元表示,農業農村部將進一步加大力度,強化源頭準入管理,大力推廣普及標準地膜,試點創設農膜回收區域補償制度,不斷提高農膜回收利用水平。

《 人民日報 》( 2020年09月01日 14 版)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