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西沙守島的日子里,我讀懂了父愛如山

來源︰中國軍網作者︰商曉曉責任編輯︰楊紅
2017-09-12 19:30

晴雨人生,只願歲月在父親的臉上多些柔情

■商曉曉

人們常用“父愛如山”來形容父親對子女的恩情。然而在我的心中,父親對我的愛更像是“久旱逢甘露”,他總是在我最需要的時候及時出現,又在我不經意間偷偷遠走。

小時候,父親總是常年奔波在外。因為和父親接觸的實在太少,小時候的我總是有些懼怕父親。

上初中以前,別人家的孩子都是除夕夜守歲,而我總是在除夕前夜早早地躺進被窩,瞪著眼楮認真听著院里的動靜。無論多晚,我都會等來父親的敲門聲,探出頭去看母親起身將風塵僕僕的父親從大雪紛飛的寒夜里迎進屋來。放下肩上的行李,父親顧不得掃下後背上的殘雪就微笑著向我走來,我則嚇得“刷”一下鑽進黑咚咚的被窩里,放聲大哭。

轉眼到了我該上學的年紀,父親也開始不再外出打工。他和母親在家里的小院里搭起棚子,壘起鍋,開始做起油炸 子。每天早上天不亮,父親就起身將頭天晚上裝滿 子的竹筐掛在他和母親結婚時買的那輛飛鴿牌自行車的後座上。當村莊里的鄉親們還在睡夢中時,父親的吆喝聲就已經響遍了整個村子。

每天放學回來,我總是丟下書包立刻跑進香氣四溢的棚子里,父親會抬頭沖我嘿嘿一笑,示意母親拿起一旁他為我早早炸好、已經不再燙手的小油條或小糖糕,我接到手里總會跑到同村的小伙伴面前一通炫耀。在那個各種零食還沒有普及的年代,我很快成為小伙伴們羨慕的對象。慢慢地,我開始不再害怕父親,反而覺得有一個會炸 子的父親真好。

這樣的時光沒過幾年,各個村莊的小超市里開始出現麻花、小蛋糕等各種琳瑯滿目的小零食,父親炸 子的生意開始越來越不景氣。迫于無奈,父親只好扒掉棚子,再次離家出門打工,我又開始了與母親相依為命的生活。

小學畢業,我開始到縣城的寄宿學校讀初中,因此與父親見面的機會變得更加少了。一直到初二下學期,我在晚自習下課時不小心被隔壁班的同學撞翻在地,導致左手手臂骨折。父親聞訊當即放下手中的工作急忙往學校趕。

當第二天中午他單薄的身影出現在教室門外時,我已經于頭天夜里在同班同學的陪同下去醫院做完了骨頭矯正手術。

下課後,我沖出教室,全然不顧父親汗濕的衣背和擔憂的神情,沖著他就是一頓大吼。“昨晚我疼得受不了的時候你在哪兒?現在都好了你還來干什麼!”一瞬間我把昨晚還沒流完的眼淚和心中的委屈一股腦全向父親發泄了出來。

父親低下頭看著痛哭咆哮的我,雙手緊緊攥成拳頭。等我稍微平復了一些,他走上前來,伸出他那雙從工地上下來,還沒來得及洗淨的手為我擦去臉龐的眼淚,張了張口卻沒有說出話來。

隨後的日子里,父親總是一次次準時出現在學校門口,帶我去醫院拆夾板,復檢。換藥後,自己再急急忙忙搭乘最近的一班車返回工地。當我的手臂基本上痊愈的時候,父親則再次消失在我的視野中。

初中畢業後,極端叛逆的我私下里偷偷賣掉了所有的書和復習資料。意志堅決地打電話告訴父親,“我不想再念書了,我要出去打工掙錢。”父親听聞我的話後,二話沒說就掛斷電話買了回家的車票。我們爺倆進行了第一次正式的激烈爭論,正處于青春期的我義憤填膺、滿口狡辯,絲毫不理解父親的苦口婆心。最後,父親實在勸不動我,長嘆一聲後,只好同意我趁暑假先去在上海工作的舅舅那里鍛煉鍛煉的想法。

到了臨出發的那天早上,一直不願意搭理我的父親竟然主動提出要送我去長途車站。去往車站的路上我們爺倆一句話都沒說,一直到了車站,父親攔住要前去購票的我,隨即從他自己的兜里掏出錢來替我買回車票遞到我手里,對我說︰“你媽讓我把你車票的錢給你省下,第一次出門,她不放心。”

抬頭看著父親嚴厲卻又慈祥的面龐,不禁心頭一酸,不爭氣的眼淚頓時掉了下來。父親抬手輕輕擦去我臉上的淚水,拍拍我的肩頭面帶笑容地說道︰“去吧,男子漢大丈夫總歸要獨闖四方的,心里不要怕,干好干壞都要記得,何時回家,家里都有你的飯吃。”

車開了,透過車窗看到佇立在出站口父親那熟悉的身影,我不禁回過頭來淚流滿面,再回頭,依稀看到父親也在一邊朝我揮手一邊擦去臉上的眼淚……

後來,經歷了一番社會的磨煉,變換了多次工作後,我終于在父親的勸說下再次重返校園。經歷了幾年知識的灌溉,以更加豐富的經歷投身到火熱的軍營。

如今,父親和我幾乎成了無話不談的“好哥們”。當我在工作中遇到挫折,他總是第一時間打來電話開導我,但卻從來不多說。當我感到在西沙守島生活枯燥無聊時,他總能想到辦法幫我緩解浮躁情緒,勸我要踏實工作。當我感情受挫時,他又能及時發現,不忘叮囑我好男兒不只有兒女情長,還要有家國四方。我同父親的感情也從兒時的懼怕、埋怨變成了今天的理解、感恩、尊敬、愛戴。

時光荏苒,休假回去和父親小酌幾杯的時候,猛然發現白發和皺紋不知何時已停留在父親的額頭上。昔日里高大挺拔的父親如今也被歲月磨礪地駝了背、彎了腰。想起從小到大父親對我那苦澀又深邃的愛,抬頭仰望西沙的朗朗星空,提筆寫下這篇文章的我早已淚流滿面……

晴雨人生,是父親的肩膀一直在托舉著我向上成長。歲月有情,兒子只願老父親能夠一直健康平安。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