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遠離大陸的南沙,守礁女兵的幸福感從何而來?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張子良 蘇夢奇責任編輯︰武千妍
2018-03-05 03:21

她們英姿颯爽,因為穿上這身軍裝,從此將青春夢想和追求,融入這片綠色;她們不讓須眉,因為敢于拼搏奮斗、樂于奉獻,把自己的聰明才智,寄情于事業,傾注于軍旅。

她們自強不息,為了強軍夢想,為了祖國安寧,把火熱的青春融入戍邊事業,書寫壯美詩行,讓自己成為邊防建設的一朵浪花,雄偉長城的一塊基石……

她們是強軍路上的一道特殊風景,是綻放在新時代的木蘭花。從北疆草原到南方叢林,從海防前哨到導彈發射場,從野外訓練一線到特戰競技賽場,處處都有戎裝女兵特有的絢麗風采。

春回大地,在“三八”國際婦女節即將到來之際,讓我們聆听邊關女兵的別樣故事,同時也向全軍女戰友致以節日的問候和祝福!

請關注今日出版的《解放軍報》詳細報道——

邊關女兵,綻放在新時代的木蘭花

 
去年12月11日,首批南沙守礁女兵上礁。她們說,最愛這碧海藍天沙灘。喬宇飛

滄海孤礁,遠離大陸,沒有購物廣場、特色美食,她們心里有句話——

我站立的地方是祖國

■張子良 蘇夢奇

南沙島礁遠離祖國大陸,守礁女兵的幸福感、獲得感從何而來?

南沙女兵們說,在滄海孤礁的堅守中收獲深厚的戰友情誼,在日復一日的守衛中砥礪忠誠品格,在無怨無悔的付出中實現青春夢想。這,就是我們最大的幸福。

戰友們說,她們,是南沙盛開的最美“太陽花”。

“媽,身體好點了嗎……我這里一切都好!”元宵節一大早,通信兵賀茜撥通了母親的視頻電話。賀茜是家中的獨生女,入伍4年多,她春節還沒回過家,本想今年休假回家過年,但卻接到了上礁執勤的命令。

同樣的一份牽掛,初為人母的衛生員周雅凌體會更深。

每次與2歲半的女兒視頻,她都強忍淚水……為這,姐妹們很少和她聊起女兒,只怕觸動她那根脆弱的神經。

不見燈火闌珊的繁華,沒有家人陪伴的溫暖,在四周碧波萬頃的礁盤上,戰友情顯得愈加珍貴。女兵們相互幫扶,相互鼓勵,不是親人勝似親人。

平日里,誰家捎來好吃的,都是大家一起分享;閑聊時誰遇到開心事,就說出來一起樂呵;每個周末,姑娘們一起到海邊散步,沙灘上留下陣陣歡聲笑語。

去年,女兵們初上礁時,男兵們既感到興奮,又不乏擔心︰“她們,能完成好守礁任務嗎?”很快,女兵們就用實際行動,讓男兵拉直了心中的問號。

為盡快適應島礁上的工作生活,姑娘們利用各自所長成立“互助小組”,一邊跟老兵學習南沙精神、了解島礁概況,一邊發揮自身優勢互相幫帶。

通信班女兵白天在機房報務值班、研習新裝備使用技術,晚上則加班加點,學習專業技術理論;衛生隊女兵主動向醫護人員請教,在臨床實踐中,不斷提升衛勤保障本領。

業余時間,女兵們還發揮自身才藝特長,為守礁官兵獻上豐富多彩的文藝節目。

中尉周越是表演專業科班出身。上礁後,專職從事文化工作的她,受領的第一項任務,就是籌備春節軍營聯歡晚會。

“以前在舞台上,我是演員;如今,既要組織官兵排練,還要協調搭建舞台,可真是個挑戰……”周越很快進入角色,她白天編排節目,晚上寫舞台串詞,忙活了好多天,硬是排練出一台兵味濃郁的節目。

因為熱愛南沙而選擇堅守,女兵們守礁的日子,雖然寂寞,但也充滿歡樂。

“以往我最擔心,自己還沒來得及看一眼南沙,就退伍了……”作為守備部隊守防時間最長的女兵,中士肖慧此前一直積極申請上礁,但始終未能如願。

去年12月11日,夢想變為現實。當女兵們乘風破浪抵達永暑礁時,肖慧和戰友們激動萬分。在遠離祖國大陸1000多公里的南沙島礁戰位上,她們成為首批守礁女軍人。

中士周夢真說︰“有多少人見過南沙的美?又有幾個女孩兒能像我們這樣經受風浪洗禮?能成為守礁一員,我驕傲!因為,我站立的地方是祖國!”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