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進中國戰艦︰鄭和艦的而立之年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陳國全 段江山 孫偉帥責任編輯︰張思遠
2018-11-22 15:27

在東部某海域,鄭和艦正破浪前行。該艦的諸多崗位上,活躍著海軍多所院校的各專業學員。此次遠航,是他們踏入海軍指揮員方陣的第一步,也是鄭和艦航行第31年。

請關注今天出版的《解放軍報》帶來的詳細報道——

鄭和艦的而立之年

■解放軍報記者 陳國全 段江山 中國軍網記者 孫偉帥 通訊員 劉征魯

鄭和艦是中國海軍指揮人才的搖籃。3萬多名學員在鄭和艦“淬火”後走向深藍大洋。 劉征魯攝

在東部某海域,鄭和艦正破浪前行。該艦的諸多崗位上,活躍著海軍多所院校的各專業學員。此次遠航,是他們踏入海軍指揮員方陣的第一步,也是鄭和艦航行第31年。

在駕駛室內,該艦艦長高正龍目視萬里海疆,仿佛看到海軍指揮員方陣壯大變強的航跡。

隨我國首艘訓練艦鄭和艦出航,記者得到這麼一組數字︰服役31年,14次走出國門,出訪過美國、俄羅斯、意大利等6大洲的29個國家,累計航行了43萬多海里,是名副其實的“外交大使”“海軍大使”。

另一組數字似乎蘊含著更加氣勢磅礡的圖景︰服役至今,3萬多名學員在鄭和艦淬火後走向深藍大洋。我海軍現役水面艦艇指揮軍官中,每3人中就有2人曾在鄭和艦上實習。

鄭和艦作為我海軍指揮人才的“搖籃”,這3萬多名指揮員的從軍軌跡,無疑是鄭和艦航跡的延續。從這個角度來看,鄭和艦人才建設的航跡遍布全海軍,觸及全世界的主要海域和水道,既連接著過去,也通往未來海戰場。

三十而立。作為我國首艘訓練艦,鄭和艦在而立之年,早已成就斐然。鄭和艦立于訓練艦之首,也立于海軍初級指揮人才建設的最前沿。它無愧于中國“軍校第一艦”的美名,也當得起海軍授予的“功勛訓練艦”榮譽稱號。

“兩軍對壘,首先是精神的對決,從鄭和艦走出的指揮員必須是精神的強者”

新一輪的遠海實習開始了。一聲汽笛鳴響,從鄭和艦桅桿上滴下幾滴黃色污水,弄髒了信號旗。

信號班班長侯英凱頓時警覺起來。他帶著幾名戰士爬上桅桿,查明是桅桿頂部管路里淤積的少量�水,這才松了口氣。他們在幾十米高的桅桿上高空作業,將管路內部擦拭得 亮。

這種嚴謹作風,讓隨艦實習的200多名海軍學員深受觸動。

鄭和艦揚帆起航的地方,就是曾發生了甲午戰爭的旅順港及其附近海域。甲午戰爭不僅讓中華民族沉痛了一百多年,也引發了數代人長久的反思。

“當年甲午戰爭為什麼失敗?未來海戰如何才能取勝?”歷史的警鐘長鳴,時時叩響鄭和艦官兵及學員心中的“勝戰之問”。

“兩軍對壘,首先是精神的對決。”鄭和艦艦長高正龍歷數當年北洋水師官兵作風之散漫、精神之萎靡,時時訓示艦員和學員引以為戒,不斷錘煉昂揚的精神和嚴謹的作風。他說︰“從鄭和艦走出的指揮員,必須是精神的強者。只有經過愛國精神和過硬作風的全面錘煉,學員們才能在未來海戰中勝出。”

在鄭和艦上采訪,記者發現整艘艦嶄新而整潔,絲毫看不出這艘艦已經是31歲的“高齡”。威嚴的艦容艦貌背後,是艦員們長久保持下來的嚴謹作風和良好精神狀態。而在高正龍看來,鄭和艦的這種精神特質都起源于首任艦長留下的“烙印”。

鄭和艦首任教練艦長馮纘樞曾是海軍最年輕的艦長。他24歲時,就擔任了成都艦艦長一職。鄭和艦入列後,急需一名經驗豐富的艦長來帶領全艦走向大洋。將近花甲之年的馮纘樞不辭辛勞,來到鄭和艦任職。

“花甲艦長”馮纘樞將畢生心血傾注于鄭和艦,為海軍人才建設趟出了一條新路。臨終前,他親筆寫下遺言——“艦听我的話,我听黨的話,保衛海疆保祖國”。

“鞠躬盡瘁,死而後已”的背後,是馮纘樞對黨和國家最深厚的忠誠和熱愛,還有對勝戰、對培養打仗型指揮人才的不懈追求。他鑄就的精神高峰,成為融入鄭和艦官兵和學員血脈的紅色基因。

“愛國是對軍人的基本要求,出訪外國,更能讓學員們體會到祖國強盛、民族復興的分量。”鄭和艦政委孟建林介紹起數次出訪的經歷——

鄭和艦訪問馬來西亞時,參觀人數超過1萬人,人們排起400多米的長隊,讓官兵們深刻感受到祖國的偉大和軍人的自豪;

在新西蘭,一位70多歲的華僑拄著拐杖上艦參觀。他淚流滿面地向國旗鞠躬的瞬間,讓很多官兵明白了祖國二字的含義……

強烈的愛國情懷,最終都內化為鄭和艦官兵刻苦鑽研、嚴謹務實的訓練作風和治學作風。

在填寫航海日志的考試中,學員李作虎把5鏈錯記為8鏈。被教員發現後,他的考試被判為0分。

李作虎不服。教員毫不客氣地回應︰“3鏈的誤差足以導致一場敗仗,別忘了甲午海戰的教訓!”

教員的話如一記重錘,李作虎頓時面紅耳赤。

在剩下的航程中,李作虎知恥後勇,加班加點地學。在最後的考核中,他一舉奪魁。

“海軍學員如同幼年‘鯊魚’,需要千錘百煉才能闖蕩大洋”

學員王育才顧不上擦額頭的汗,只能全力測算、繪圖。

“我艦受不明電磁信號干擾”“無GPS、無北斗導航信號,改用路標定位確保航行安全”“規避不明障礙物”……西太平洋某重要海峽水道,鄭和艦正開展海圖作業考核。一條條“高危”信號不斷傳來,隨艦實習的海軍學員感到“戰斗硝煙彌漫”。

“這個考核太‘燒腦’,不過很帶勁!”參加完考核,學員王育才都快虛脫了。這樣緊張的訓練和考核,是鄭和艦隨艦實習學員的常態。

“遠海和重要海峽水道,才是未來海戰最可能發生的區域。”高正龍艦長談道,“在這些海區組訓,設置復雜的戰場條件,可以大幅提升實戰化訓練質效。”

在鄭和艦,這種近似實戰的演訓和考核場景,曾在托雷斯海峽、台灣海峽、釣魚島海域、馬六甲海峽等地屢屢上演。

鄭和艦是學員對接部隊的關鍵環節,不僅關系著他們能否迅速適應基層崗位,也關系到海軍戰斗力建設。

鄭和艦一直在尋找提升訓練質效的最佳途徑。為了縮短學員從院校到基層艦艇崗位之間的距離,鄭和艦探索出了混編統管的訓練模式,把學員輪流編入艦上的不同部門,嵌入崗位 ,與艦員一起值更,參與艦上的各種部署,使學員在實戰化訓練中摔打,迅速成長為合格艦員。

那年11月,鄭和艦遭遇強勁的西伯利亞寒潮。

“當時的浪有六七米,艦體橫搖達28度。”說起當時的場景,傅寒野依然記憶猶新。雖然學員們全都出現嚴重暈船癥狀,但他們依然堅守崗位。很多人把嘔吐袋掛在脖子上,繼續開展各種操作。

“海軍學員如同幼年‘鯊魚’,雖說都是千挑萬選的青年精英,但多數沒有經歷多少挫折,也沒上過戰場,需要千錘百煉才能闖蕩大洋。”在談到人才培養時,鄭和艦政委孟建林對記者說。

一次,鄭和艦在某海峽與一支外軍艦隊不期而遇。外軍艦機對鄭和艦抵近偵察。鄭和艦艦長高正龍按照戰備要求迅速采取應對措施,並要求隨艦學員測定外軍艦艇的運動要素,進行艦艇機動繪算和戰斗航海作業。當天晚上,他又組織學員剖析外軍艦艇性能,探討未來海戰的制勝辦法。

采訪中,記者在高艦長的電腦中看到,應對外軍反偵察部署、取證部署、防空部署等方案一應俱全,學員和艦員的職責分工、具體戰位以及組織流程一目了然。

“這些年,鄭和艦常態化執行出訪和遠海實習訓練任務,被外軍艦機跟蹤監視很平常。”高正龍解釋說,“不過這些免費‘陪練’越多,實戰味道越濃,學員成才越快!”

“大國海軍的軍官應該把世界裝入心中,有縱橫四海的眼光”

海軍學員胡櫻芝感覺全身都在發抖,汗水順著衣角淌到了甲板上。而她依然咬緊牙關,猛收小腹,一個接一個地做著仰臥起坐。現場爆發出陣陣加油聲。

在鄭和艦組織的這場“海上吉尼斯”體能競賽中,韓國海軍特戰隊員余振善在各個課目上,都對她緊追不舍。

在胡櫻芝看來,這已經不是兩個選手之間的較量,而是兩國海軍精神的對決。就在她感覺全身都快要被撕裂的時候,比賽結束的哨音響起,胡櫻芝被戰友扛了起來——贏了,她以絕對優勢贏得了競賽。

在鄭和艦,與各國海軍的交流和較量從未停止。記者在鄭和艦上看到了一摞特殊的畢業證,上面印刻著外國海軍學員的名字,他們分別來自美國、加拿大、印度、巴基斯坦、日本等18個國家。

在與各國學員的交流中,鄭和艦的學員真切地感受到了未來競爭的壓力,也激發出全艦官兵更大的好勝心。

采訪期間,一本《出訪官兵啟思文鑒》引起了記者的興趣。翻開目錄,《外軍艦艇的設計特點》《外軍女艦員管理調研報告》等文章令人耳目一新。

女學員曲研諾告訴記者,這些調研報告被逐級上報,報告中有的意見建議已經被裝備生產單位和部隊采納、應用和推廣。

“海軍是戰略性、綜合性、國際性軍種。大國海軍的軍官應該把世界裝入心中,有縱橫四海的眼光。”海軍某訓練艦支隊政委宣連軍與鄭和艦結緣20多年,在艦上當過戰士,任過槍帆長、艦政委。他對記者說︰“鄭和艦就是拓展學員國際視野的關鍵平台。引導學員在放眼世界的過程中找到能為我所用的經驗和規律,才能真正催生戰斗力。”

記者了解到,鄭和艦服役不到兩年,就于1989年代表人民海軍首次訪問美國珍珠港。近年來,鄭和艦每年都走出國門,航跡遍布太平洋、印度洋和大西洋的主要海區和港口,讓學員的視野伴隨著鄭和艦的航跡,向遠海大洋延伸。

“通過出訪,把學員帶到國外開闊視野,直觀感受外軍發展建設的現狀,在比較中外差別中強化使命感、責任感,尋找強軍之策,這是鄭和艦育人的核心要義。”宣連軍政委總結到。

“長風波浪會有時,直掛雲帆濟滄海。”如今,鄭和艦培養的學員已經成為海軍各條戰線的中堅力量。鄭和艦這艘老當益壯的“功勛艦”,還將活躍在世界大洋,與戚繼光艦、鄧世昌艦等訓練艦艇一起,肩負起海軍人才培養重擔。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