鄧清明:我國唯一未執行過飛天任務的現役首批航天員

來源︰央廣軍事作者︰楊宸 陳欣 李琳 謝芳責任編輯︰楊帆
2018-04-12 16:51

【等待】想飛的欲望

2017年8月17日,鄧清明等航天員在煙台進行海上救生訓練。朱九通

滿顏虹買了一束花,然後從衣櫃里翻出了那件許久未穿的紅色大衣。傍晚的時候,她要去機場接鄧清明回家。

神十一發射成功後,鄧清明當天便趕回了北京。“我準備了三年,多熟悉呀!”他需要很快投入地面支持工作︰“航天員上天了,我的備份沒有結束。任務完成了,他們回家了,我的任務才算結束。”

北京西郊機場,出站口,鄧清明一抬眼就看到了妻子。

每次接丈夫回家,滿顏虹都要穿上這身打眼兒的紅衣。她手捧著鮮花,像等待著英雄的歸來。

鄧清明覺得那紅色有點刺眼,有點讓他歉疚。十幾年來,一次次準備,一次次落選,生命中最寶貴的那些年華,似乎都獻給了漫長的等待。他等待著出征,她等待著歸來。

而還有一個人,卻等不來他的喜報了。剛加入航天員大隊時,母親來北京看望鄧清明,高興地說︰“你當上飛行員,我的第一個心願實現了,接下來我還有一個心願,就是希望你能飛到太空去。”50而知天命,母親也已帶著永久的遺憾走了,而鄧清明說,他還是有著和20年前一樣,想飛的欲望!他的命,他的一生,都為了這遙遠的太空而來。

桌上的三杯慶功酒也已經等了很久了,鄧滿琪坐在桌旁發呆。畢業後,子承父業,她也成為了一名航天人。父女倆雖然都在航天城,但一家人,已經很久沒有一起吃上一頓團圓飯了。

等會見了面要先說點什麼呢?她翻出了那篇寫給父親50歲生日的文章來看︰“三十功名塵與土,八千里路雲和月。我們的生活還在繼續,與您並肩奮斗的日子讓我迷戀。”這些年,她敬佩著,又心疼著。

她想,父親回來時,還是先給他一個擁抱吧……

後記

20年,7305天,175320個小時,做一件事; 68個日夜,4600余萬公里,繞地1069圈,尋一個夢。

這夢太遠,遠在九天銀河之外;這夢又很近,近在鄧清明上下求索的日日夜夜。

在建設航天強國的探索路上,在叩問蒼穹的飛天夢里,還有著無數個“鄧清明”,干驚天動地事,做隱姓埋名人,雖未請纓披甲,已是鞠躬盡瘁。他們懷揣星辰大海,托舉著龍的軌跡直上浩瀚蒼穹。

他們,仍在路上。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