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米高空如何完成生死迫降?听川航英雄機組講述

來源︰央視新聞客戶端責任編輯︰楊帆
2018-05-20 09:31

獨家專訪川航英雄機組︰萬米高空如何完成生死迫降?

近萬米高空,風擋玻璃突然爆裂。強風,低溫,失壓,缺氧,整架飛機急速下墜……機艙內一百多位乘客,飛機下方崇山峻嶺,英雄機組如何完成迫降奇跡?央視新聞《面對面》,獨家專訪了川航3U8633航班機組。

記者︰當時執行這個任務的時候那天早上有什麼異常嗎?

劉傳健︰沒有什麼異常,那天我是在公司住的,按時到準備室做一切準備,資料是我的二機長和前台進行溝通拿的資料,我閱讀了所有資料,天氣非常好都沒有什麼問題。

記者︰在上了飛機之後按照常規的一種方式,你們的正常程序是什麼?

劉傳健︰對飛機的外部檢查和對飛機的內部檢查。

記者︰這是機長每次要履行的?

劉傳健︰每次都要做的必做的,這次我都進行了檢查,沒有問題。

大概四十分鐘後,飛機已經抵達青藏高原的東南邊緣,高空能見度不錯,能看到飛機下面的層巒疊嶂,飛行高度為9800米。從2006年到川航工作這趟航班劉傳健飛過不下100次,按照以往的做法,在這個高度上,飛機要飛行一段時間。

記者︰當時你和副駕駛的狀態?

劉傳健︰都挺好的,非常輕松,天氣非常好,感覺今天完成任務是非常愉悅的一件事情,是這麼一種心情。

但驚變,總是在猝不及防時發生。早上7點零6分左右,平穩飛行中的飛機突然發出一聲巨響。

劉傳健︰在第一聲爆炸之前整個前期沒有任何異樣。

記者︰你說出現了一聲爆炸?

劉傳健︰對,巡航過程中發生了一聲爆炸。

記者︰突發的爆炸聲來自哪里,你當時第一判斷是什麼?

劉傳健︰當時的第一判斷就是發生了一聲爆炸,爆裂的聲音,我和副駕駛同時發現爆裂的時候有異樣,我們馬上會做檢查就感覺不正常,同時發現副駕駛前擋風玻璃裂紋了。

記者︰當時爆炸聲音有多大,給我們描述一下聲音的感覺?比如過去爆米花那些東西是那種聲音嗎?

劉傳健︰對,爆米花這個聲音,至少有這個聲音。

記者︰聲音那麼高,在密閉的空間,這個分貝非常大了。

劉傳健︰對,當時一下,很驚愕的一種狀態,所以我的動作後面非常快。

記者︰但是在這種應急反應下,對你而言作為機長你第一個要采取的措施是什麼?

劉傳健︰摸,用手感受我們玻璃的情況,就像我剛才前面講的一樣,我們玻璃有好幾層,各層的結構不一樣,如果外層,中層,它有三層玻璃,如果是里面,書上寫了,有裂紋,告訴我們它的受力層受到破壞了。

記者︰您當時用手摸玻璃當時感受的狀態是什麼?

劉傳健︰有劃手的感覺,我是用手指輕輕摸的。

記者︰就是有裂紋嗎?

劉傳健︰對,有裂紋,就是劃手,割手的感覺,我知道肯定是里面一層壞了。

記者︰內層壞了,對你而言意味著什麼?

劉傳健︰意味著飛機的承受能力下降了,但並不一定壞,我的教科書告訴我,它承受力會減少。

記者︰你和副駕駛有交流嗎?

劉傳健︰沒有交流,這時候我第一下,拿著話筒同時下高度,我跟我們空管說我要下高度返航成都。

記者︰為什麼會做這樣的決定?

劉傳健︰它承受力受到破壞,可能飛機就有故障要發生。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