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軍裝上街,你準備好了嗎?

來源︰“1號哨位”責任編輯︰陳婕
2016-01-12 10:27

這幾天的朋友圈被一篇《軍裝如此帥氣,憑啥不準穿著上街》刷屏了。

其實從小我就特羨慕軍人,羨慕那身軍裝。入伍後,無數次想過穿著軍裝回家,奈何一紙規定、難以如願。今天,當我在軍營迎來第9個寒暑的時候,翻開條例,看著那條曾讓我和我的戰友們郁悶不已的規定,心里卻不再僅僅是無奈。

首先不得不說的,這條規定確實是對軍隊集體形象的保護。

龍生九子、各有不同,其實這個道理大家也都明白,不可否認的是在我們的集體中,也還是有些許人,或許是長期的生活習慣使然、或許是在漫長重復的軍旅生活中放松了要求、亦或許是在上教育課時的一次開小差,導致了他們的並沒有具備一名軍人理應具備的行為和舉止。這樣的例子在我們身邊其實很多,從小處說起,譬如大家都懂的夏常服的下擺、褲腰上的鑰匙、黑皮鞋的白襪子、髒兮兮的領口、紅羽絨服下的綠軍褲等等。

相信所有希望穿著軍裝走上大街的戰友們心底都保留著那份對軍人職業的自豪,相信所有希望看到帥氣軍裝的人都不能容忍沐猴而冠。一屋不掃何以掃天下,這句從小學開始就被老師們嘮叨過N遍的話,是時候重溫一下了;入伍授餃時捧著軍餃當寶貝的那種榮耀感,是時候重溫一下了;一榮俱榮一損俱損的那種責任感,是時候重溫一下了——或許在不久遠的將來,當規則真正改變的時候,出門前,我們都應該對著鏡子里的自己問上一句︰“你,準備好做軍隊的‘形象大使’了嗎?”

其次,這或許也是對大眾的保護。

說起這個就不得不說前段時間很火的那個冒充“特種兵”表白的騙子。希望穿軍裝上街,自然是覺得軍裝帥,其實數十年前,“領口兩片紅、頭頂紅帽徽”的形象就早已成為全社會尊重的對象。

然而,隨著社會發展的復雜多變,確有一些心懷不軌的人盯上了軍裝這塊“金字招牌”,盯上了血濃于水的軍民情誼。打開百度,搜索“軍裝詐騙”,其數額從幾萬到幾千萬——從當年微博上那個27歲副師的女騙子,到如今捧著鮮花到處表白的假“特種兵”,看看街邊和淘寶上有些軍品店里的那粗劣的仿品、看看那些屢試不爽的騙局,他們無非是利用了人們對軍人的樸素情感。

因此,全面放開著軍裝上街,有誰能保證沒有“李鬼”出來作亂?有誰能保證那個捧著鮮花站在地方高校門口的“兵哥哥”確有其人?當然,這樣說的確令包括我在內的,渴望穿軍裝上街的戰友們感到無奈,但當一個完備而嚴格的監督、鑒別、處置體系健全之前,當那種“傾家蕩產、牢底坐穿”的懲罰機制完備之前,這條看似無情的“禁令”,或許可以避免許多無中生有的官司,避免不明真相的人們遭受損失,避免這塊子弟兵們用汗用血換來的口碑遭到污染。

最後,這絕對是對軍人個體的保護。

我們可以打開各大網站發布的軍隊新聞,當然重點是看評論,總有些人,你發布軍隊實戰化訓練他說是作秀,你發布邊防戰士飽嘗風霜他說是漠視士兵,你發布新裝備入列他又說什麼浪費納稅人的錢,更不要說某些門戶網站神乎其神的“標題黨”——為博眼球而黑,為造噱頭而黑,為不可告人的目的而黑,凡此種種、不勝枚舉。

今天,當自媒體時代風潮席卷,人人都有攝像機、人人都是報道員,長期處于封閉環境的軍人們,更因其職業的特殊性而成為輿論場中的“弱勢者”。提升媒介素養自然應成為“必修課”,但面對,平日里本就很少外出的軍人們,是否會因為一次不經意而成“千古恨”,是否會因為一次熱心扶了不該扶的踫瓷者而惹禍上身,是否會因為某些“巧合”而“躺著中槍”?那些唯恐天下不亂的“噴子”們,又會不會因此而多了些聒噪的資本?譬如網絡實名,譬如建立誠信檔案,譬如加大對造謠生事、圍觀起哄者的懲處力度……這些,都還需要時間去完善。

因此,在這樣的時刻,請報以耐心與信心,那麼多軍老虎都打了,一個為全軍將士所期待的榮譽體系,自然呼之欲出。

君不見那些身穿便裝卻在危急關頭挺身而出的休假軍人,君不見紀念抗戰勝利70周年閱兵式上那些耄耋之年仍軍姿筆挺的老兵……我想,即便是現在當大家換上便裝外出的時候,一定也經常會有人問︰“你們是不是當兵的?”其實對我們而言,軍人的樣子早已流淌進血液、閃爍在眼眸、凝結在心底。

在我看來,我們不僅是渴望穿軍裝上街的“帥氣”,我們更渴望這份靠著“守著清貧談富有、豪飲寂寞不言愁”換來的榮譽,為更多的人所肯定。

然而就像前面說的,僅僅是渴望還遠遠不夠,我們需要盡快建立一套完備的榮譽體系——這套體系不止建在總部的文件中,也不止建立在政委教導員指導員們的教案中,更應建立在每一名軍人的心里,進而通過這個榮譽的集體,讓這份自豪成為社會價值體系的重要構成。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