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上紅肩章的他們,成了紅色聖地“播火者”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孫進軍責任編輯︰于美玉
2018-08-22 03:25

在離中共一大會址不遠的上海市靜安區老成都北路7弄30號,是中共二大會址。這里是第一部黨章誕生的地方,也是第一次提出“中國共產黨萬歲”的地方。這里誕生了太多的“第一”。

徐少楠曾是十中隊的一名士官,也是中共一大、二大會址的講解員。去年年底轉業時,他被上海一家知名公司“搶”去,當了董事長助理。但工作之余,他總愛故地重游,一來看看徒弟們的表現,二來想了解下這里何時向社會招收志願者。

6月9日,在徐少楠引領下,我第一次走進中共二大會址。一進黨章展廳,頭頂LED屏上一組鮮紅的數字立即映入眼簾︰35020。徐少楠介紹說︰“這個數字,表示黨章誕生天數,每天都在更新。”頓時,我像是穿越了時空,一下子被拉回到那個烽火連天的歲月。

在這里,徐少楠向我講述了一對父子冒死保護第一部黨章等黨史文物的故事,令我動容。這對父子,就是張人亞(又名張靜泉)和他的父親張爵謙。

1927年底的一個午後,在上海發動罷工斗爭的共產黨員張人亞,悄悄潛入位于寧波霞浦鎮霞南村的家中,將一包書報文件交給父親說︰“這是一些非常珍貴的文件,一定秘密妥善保管。”交代完後,張人亞當即返回上海。

傍晚,張爵謙將文件悄悄拿到自家的菜園,塞進停放張人亞亡妻棺材的草棚。幾天後,他向鄰居佯稱,靜泉常年在外不歸、杳無音信,恐怕早已死亡。接著,張爵謙在村東頭的山崗上,為張人亞和他的亡妻修了一座墓穴合葬。張人亞一側的衣冠冢,放置的是用油紙層層包裹的書報文件。為防別人生疑,墓碑上故意少刻了一個“靜”字。

張爵謙在白色恐怖中煎熬了20年,上海、寧波都解放了,兒子還是沒有回來,他預感到兒子是凶多吉少。“共產黨托我藏的東西,一定要交給共產黨。”1951年,年近八旬的張爵謙挖開墓穴,打開棺材,拿出那包書報文件,委托在上海工作的三兒子張靜茂,將其交給了上海市人民政府。

打開一看,工作人員頓時驚呆了︰里面共有珍貴文物36件,光一級文物就有20多件,如《共產黨宣言》(中譯本)、中共二大決議案、中國共產黨第一部黨章等。後來,張爵謙通過一份報紙刊登的消息得知,兒子張人亞于1932年12月由瑞金赴福建長汀蘇區途中因積勞成疾病逝。臨終前,張爵謙欣慰地說︰“靜泉是為黨的事業犧牲的,值!”

這個故事,感動了一批批前來義務講解的官兵,每天也在感染著成千上萬的中外游客。有一次,一個日本老人听了張人亞父子的故事後,走上前拉住徐少楠的手,用生硬的漢語說︰“你講的這個故事很感人,明年我要帶著全家再來听一遍。”第二年4月,這位老人果然帶領全家老少13口人,專程來到上海,現場聆听了這個故事。

“身處紅色聖地,播撒信仰的‘火種’。通過我們的講解,讓更多的人受到教育、受到鼓舞,是我們最大的心願。”徐少楠深有感觸地說道。有一次,一位坐在輪椅上的老阿姨,對牆上的圖片資料很感興趣,幾次掙扎著想站起來湊近看都未成功,急得直跟家人發火。

徐少楠見狀,趕緊走上前,將老人輕輕扶起,背起老人一張圖一張圖地看,一個版塊一個版塊地介紹。1個多小時的參觀結束後,望著汗流浹背的徐少楠,老人含著淚說︰“在這里,我不僅看到了過去共產黨人紅心向黨、不怕犧牲的革命精神,更看到了今天的人民子弟兵忠誠奉獻、一心為民的高尚情懷。”

今年“七一”那天,徐少楠被中共一大、二大會址招收為講解員志願者,他興奮地說︰“我會帶領公司更多的人,加入到這個光榮的群體。”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