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軍報,老兵的精神家園

來源︰解放軍報作者︰游成章責任編輯︰黃楊海
2015-11-23 16:15

我在軍隊服役36個春秋,其中從事新聞報道、軍事宣傳工作33年,軍報一直陪伴著我、滋養著我、指導著我在戰士、干事、解放軍報記者、新疆軍區政治部宣傳處副處長、處長等崗位上盡職盡責。從1970年9月首篇通訊在軍報上發表,到2014年10月最後1篇詩歌被軍報刊用,與軍報神交45年。軍報還于1971年1月宣傳了我戍守邊防的事跡,篇幅雖然不長,但卻令人終生難忘,所以我對軍報有著特殊的感情。

2003年秋,我服役到齡退休。雖然我離開了部隊,但對軍報的感情沒有變;雖然我退休了,但幾乎每天閱讀軍報的習慣沒有變。近幾年,我在海南三亞市連續過了3個冬天,因為住地訂不上軍報,難以及時閱讀。于是,我每隔八九天,就乘公交車到10公里外的三亞圖書館閱讀軍報。當我翻閱未讀的軍報時,感到如遇春風、如飲甘露,擠車勞頓忘得一干二淨。高爾基說︰“我撲在書上,就像饑餓的人撲向面包一樣。”看到軍報時,我也如同高爾基看書的心情一樣。

軍報是我了解軍營的“窗口”。軍營是我燃燒激情、綻放青春的陣地,是我報效國家、頑強拼搏的疆場,也是我兩位親人獻出年輕生命的地方,這就是我移交地方後,卻仍然想念它、關注它、難割難舍的原因。軍報成了我心系軍隊的最好載體。今年8月27日的軍報刊出習主席簽發授予新疆軍區天文點邊防連“團結戰斗模範連”榮譽稱號命令的消息,我看到後很激動,因為1968年5月至1970年5月,我所在連隊就先後駐守在海拔5380米的神仙灣哨卡和海拔5170米的天文點哨卡。這兩個冰峰哨卡都留下了我巡邏的腳印……上個世紀80年代,神仙灣哨卡已被中央軍委授予“鋼鐵哨卡”榮譽稱號。而今,天文點哨卡又被授予稱號,令我十分欣慰。我為新戰友們創造的成績感到自豪,並馬上向在這里戰斗過的老戰友報喜。

軍報是我老有所為的精神“補品”。退休之後,我曾想過輕松、悠閑的日子,不再動腦動筆寫文章了。可是,當我從軍報上看到許多為強軍目標努力拼搏的官兵榜樣,以及一些退休老干部發揮余熱的事跡後,如同吃了“補品”一樣,增添了揮筆再戰的動力和激情。特別是從軍報上獲悉軍報的老領導楊子才及編輯部楊玉辰、陳先義等退休後,仍然筆耕不輟、佳作不斷的信息後,便萌生了繼續寫作的念頭。缺乏新聞素材,我就另闢蹊徑,尋找新路,在寫文學作品和撰寫、編輯書籍方面下功夫。退休10多年來,我先後在《解放軍報》《新疆日報》《新疆民兵》等報刊、雜志上發表作品100多篇,出版4部著作,還有兩部書稿已經完成,計劃明年出版。新疆維吾爾自治區軍隊離退休干部安置管理服務中心肯定了我不服老、不停筆的做法和成績,評選我為優秀共產黨員。

我年近古稀,卻與軍報有著半世紀的情緣。回顧相伴的歷程,使我感到軍報改變了我的人生,提升了我的人生品位,充實了我的老年生活。雖然我已退休,但軍人的基因已在頭腦中深深扎根,老兵的身份將伴我永生。我要一如既往地把閱讀軍報當作一種自然而然的生活方式,一種放不下的生活習慣,從而使晚年生活過得優雅、快樂、健康。

(作者系新疆維吾爾自治區軍隊離退休干部安置管理服務中心退休干部)

(《解放軍報》2015年10月20日 10版)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