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一代軍報人的風範是什麼?

來源︰解放軍報作者︰李啟科責任編輯︰黃楊海
2015-11-30 09:54

我曾在解放軍報社工作過13年,調離軍報也已整整30年。多年過去,老一代軍報人的風範和軍報的好傳統、好作風,一直深深地滋養、激勵、鞭策著我。回想往事,最難忘的是40多年前,我第一次到軍報時的所見所聞。 

那是上世紀70年代初,作為一名戰士報道員,我第一次奉命到軍報送稿。走進軍報辦公大樓,我有點誠惶誠恐不知所措,好在我還知道,我的這篇稿子是報道師黨委“一班人”與駐地農村基層黨支部成員共同學習新黨章的事跡,應該送給政工處的編輯處理。可那時軍報的編輯我一個也不認識,只好隨手推開政工處的一間辦公室,壯著膽子走進去。屋里坐著一位編輯,約莫40來歲。沒等他開口,我先喊了聲“報告首長”。沒想到這聲喊,竟把他逗笑了。他熱情地站起來,又是搬椅子又是倒水。見我太緊張了,他親熱地和我聊起天來。當得知我是川東人時,他說,你的家鄉我去過,我當時的所在部隊在你家鄉那一帶剿過匪。接著,他還講了一串我家鄉的方言土語,邊講邊哈哈大笑。我也被他逗笑了,慢慢地放松下來。他這才自我介紹說,他姓陳名濟,讓我以後別叫他“首長”,就叫“陳編輯”。他問我送的是什麼稿子,為什麼要寫這篇稿子,寫作中還有些什麼考慮,等等。一邊問,他一邊把我遞過去的稿子瀏覽了一遍,然後說你算找對人了,這稿子正屬于我分管的宣傳內容。 

說起這篇稿子,我至今還有點臉紅。說是工作通訊吧,文章開頭分明寫著“本報訊”;說是消息吧,拉拉雜雜寫了4千多字。讓我想不到的是,陳編輯看完稿子後,並沒有笑話我,而是真誠地對我說,稿子寫得粗了些,不過內容還比較充實,放在這里我再仔細看看。說罷,他讓我喝兩口水,然後起身送我出門,一直送到樓梯口。臨別時他對我說︰你從基層來北京一趟不容易,這兩天可以去轉轉,兩天後再來我辦公室听稿子的消息。 

兩天後,我早早趕到軍報辦公大樓。陳編輯一見到我就笑容可掬地說,稿子已編完,昨天下午出小樣了。他邊說邊取出小樣遞給我,還加了一句︰“你看編得行嗎?”我迫不及待地埋頭看了兩遍,連說“太好了!”我那篇4千多字的“四不像”變成了一篇800多字的消息,主題更鮮明了,層次更清晰了,文字更精粹了。見我激動的樣子,他又跟我講起今後遇到類似題材,應該如何提煉主題、挖掘素材、寫作導語、選用事例、錘煉語言等等。他還給我推薦了幾篇值得學習的範文,並鼓勵我回到部隊後,要多下苦功,勤奮寫作,爭取在新聞事業上有所作為。 

回到部隊一周後,軍報在頭版頭條位置刊登了那篇稿子。幾天後,我還收到陳編輯寫來的一封信。信是用毛筆寫的,飄逸的行書讓我大開眼界,親切的話語讓我如沐春風。後來,我也調到軍報工作,成了陳編輯的同事,不過,他在我心目中,始終是值得信賴和敬重的好老師、好兄長。 

其實,在部隊,受到過軍報編輯鼓勵和幫助的基層報道員,豈止我一個;在軍報,這樣既有深厚學養又有滿腔愛心的老報人,又何止他一個?軍報的好傳統、好作風,是老一代軍報人用行動、用心血培育起來並發揚光大的。在他們身上,我們看到了只有新聞大家才具有的風範!我也堅信,這種風範,一定會在軍報一代代傳承下去。 

(作者系濟南軍區前衛報社原社長)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