滿樓明燈照亮過多少軍旅人生?

來源︰解放軍報作者︰吳敏責任編輯︰黃楊海
2015-12-17 15:59

滿樓明燈見證奉獻

這是一個無法統計的數據——軍報辦公樓夜晚的燈光曾照亮過多少軍旅人生?自從《我與軍報》征文開欄,一位位作者飽含深情地追憶走近軍報、受益于軍報的往事,而在那一篇篇稿件背後,又隱藏著多少青春與夢想、現實與未來?作為解放軍報社記者隊伍中的一名新兵,軍報辦公樓的燈光猶如天邊的啟明星,指引著我前進。

2004年12月26日,作為中國國際救援隊第一批女隊員,我隨隊奔赴印度尼西亞執行印度洋強烈地震和海嘯災害救援任務。31日深夜,中國國際救援隊抵達印尼班達亞齊,未及休整便投入救援行動。我坐在余震不斷的機場跑道上寫完稿件,用海事衛星傳回國內。印尼與中國時差2個小時,傳完稿件已是北京時間的凌晨。令我沒有想到的是,這篇短短幾百字的消息竟然刊登在軍報一版,並加上了“綠色快報”欄頭。救援工作持續進行,我的稿件也一篇篇刊登在軍報一版。回國後,我捧著一張張報紙想要道聲謝,卻無人可謝。有人問我發稿訣竅,我只能回答︰“我根本不知道是哪位編輯編發的稿件。若說‘訣竅’,那就是在軍報編輯眼中,只有好新聞才能走綠色通道。”

2014年春節期間,我作為新記者參加“新春走軍營”采訪活動。一天晚上,我完成采訪已近子夜,手機鈴聲輕快地響了。政工部值班編輯打來電話,詢問我稿件選題和采寫情況,指點我面對規定題材如何另闢蹊徑。放下電話前,他補充道︰“我每天晚上9點到凌晨2點都在辦公室加班,如果有拿不準的問題,可以隨時來電話溝通。”那一刻,大西北的寒風猶在身邊呼嘯,我卻分明感受到來自編輯部的溫暖。在半個月里,我一路采訪一路寫稿,也一次次接到編輯部的深夜來電。值班編輯從政工部換到軍事部,從老編輯換成年輕編輯,變換的是面孔,不變的是嚴謹求實的工作態度和甘為人梯的奉獻精神。

2015年春天,我到總編室和時事部夜班實習。正值3月的兩會報道,編輯部夜夜如戰。一天晚上,時事部值班主任看到初拼大樣後感到,版面頭條稿件僅部分內容與軍隊建設相關,其他均為地方經濟建設內容,建議改刊本報記者的深度報道稿件。此時重新組織長篇通訊,無疑是自找麻煩。然而,當晚值班副總編在征求社主要領導意見後,隨即聯系兩會報道組立即組織人員寫稿。凌晨2點,前方傳回長篇通訊。那一天,大樣交付點印已是清晨5點。猶如打贏一場突擊戰,不論是值班副總編還是年輕編輯,每個人的臉上都寫滿欣慰。沒有親身經歷過軍報夜班的人,難以深刻體會軍報人為寫好每一篇稿件、編好每一個版面所做出的努力;沒有在深夜走進燈火通明的軍報大樓的人,難以理解軍報人所付出的心血。

我從一名最普通的基層通訊員成長為軍報記者,每當仰望那些燈光下默默無聞、辛勤耕耘的背影,都會被一代代軍報人求真務實、敬業奉獻的精神所感動。那一樓璀璨燈光照亮了我的軍旅人生,也照耀著無數官兵的夢想與未來。

(作者系解放軍報社武警分社記者)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