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報記者楊學泉︰犧牲前的最後一刻仍在提問

來源︰解放軍報作者︰郭建躍責任編輯︰劉航
2015-12-28 07:26

北疆戈壁的無盡追尋

——記犧牲在內蒙古邊防采訪途中的解放軍報主任記者楊學泉

■郭建躍

1993年5月4日,西北部大漠深處,一條通往烏力吉蘇木的沙石路上,一輛越野車在疾馳。車外,正午的驕陽似火,車內,一位瘦削黝黑的人正抓緊采訪邊防某團團長海力斯︰“海力斯團長,你再說說改造惡劣環境的思路。”此時正是下午1點50分,突然,一聲巨響,汽車右後輪胎突爆,致使疾速行駛的車身向右連續翻滾,車內有一個人被重重摔出車外,腦顱骨嚴重損傷,殷紅的鮮血灑在戈壁大漠上……

他就是直到生命最後一刻,仍在進行采訪工作的解放軍報主任記者楊學泉。

有人說,軍事記者是天崩地裂,水深火熱,硝煙彌漫,急難險重,生死一線,無處不見。此言誠矣。楊學泉當軍報記者整整15年,一次次的血火經歷、生死考驗在他身上交疊,而他,笑迎艱險,全身心地去感受去謳歌。

那個“五一”假期,大家都沉浸在節日的歡樂中,他卻在自然環境艱苦的內蒙古阿拉善邊防某團采訪。登上阿拉善邊防部隊的第一座哨樓,他握著指導員劉成啟的手說︰“你們太辛苦了,我是來報道你們的,更是來學習你們的!”邊防官兵看他連日奔波勞累,勸他休息一天,可他僅在團部休息了20分鐘,就驅車趕往被北京軍區授予“艱苦奮斗模範連”稱號的邊防四連。一到連隊,他就到戰士宿舍挨屋轉,逐個找官兵采訪。夜深了,隨行的人都已休息,他還在整理筆記看材料。哨兵回憶說︰“楊記者屋里的燈光一直亮到凌晨一點多。”在內蒙古邊防期間,他平均每天的行程400多公里,短短幾天,先後采訪過40多名干部、戰士和家屬,每天休息不到6個小時。

犧牲前一年的“五一”,他也是在南海島礁上與守島官兵共度的節日。他訪遍了我南沙諸島礁,坐在礁堡平台上,听圍成圈的戰士講他們守礁的故事。一天,他拖著病體登上南沙東門礁,望著戰士們在擋海浪的牆上擺放的36盆太陽花,觸景生情,寫下《致太陽花》的小詩,並在與官兵的聯歡會上含淚朗誦。水兵被深深打動,摘來幾朵盛開的太陽花獻給他說︰“謝謝楊記者,你看懂了太陽花……”

有人曾說︰楊記者太不幸了,臨別沒留下一句遺言。其實,他留在海島、留在大漠、留在官兵心目中的太多太多。一如他在犧牲前寫下的一段文字︰23年前,風雪彌漫的冬日,攝氏零下30多度。科爾沁草原的一條崎嶇小道上,一個“大頭兵”好說歹說央求開拖拉機的老鄉捎他去邊界的哨所采訪。不久,他又夾著筆記本,風風火火回返。除夕那夜,萬家燈火、鞭炮滿巷,而他卻在空無一人的招待所“爬格子”……那年那個兵,便是我!23年來,從大漠邊塞到烏蘇里江畔,從老山前線到深圳沙頭角,從恢宏莊嚴的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到搶險救災第一線……我腳步匆匆,行筆草草。我真誠地感謝生活,將來,不管怎樣,我將永遠記著,只有一如既往地用整個身心擁抱生活,我的生命才會永不枯竭!

是的,倒在他所傾心摯愛的事業里,倒在他所躬耕報效的國土上,他的生命永不枯竭!

(作者系解放軍報高級記者)

編余感言

他們的追求還在路上

■邵 薇

戰士犧牲在戰位,記者犧牲在路上,都是用鮮血兌現諾言,用生命完成使命。

楊明輝、楊學泉、郭天一,這3位軍報記者的犧牲是旦夕禍福的偶然事件,也是軍事記者必須面對的職業風險。戰地前沿,救災一線,海島高原,萬里邊關,都可能潛伏著危險、覬覦著生命。然而,用手中的筆和相機,去記錄去謳歌奮戰和駐守在那里的戰友,讓更多人知道,給更多人激勵,是他們毫不猶豫出發、義無反顧奔赴的全部理由。即使他們清楚,采訪之旅也是危險之途,但危險不可能阻擋他們的腳步。

他們的生命終止了,但他們的追求還在路上。因為,軍報記者的沖鋒與無畏,薪火相傳,後繼有人。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