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報原社長孫曉青懷念戰友

來源︰解放軍報作者︰孫曉青責任編輯︰劉航
2015-12-28 03:03

西陲哨卡的不息奔馳

——記犧牲在新疆邊防采訪途中的解放軍報主任編輯郭天一

■孫曉青

服務軍報30年,經歷的事很多,難忘的事也很多,而一位戰友的犧牲,始終讓我難以釋懷。

2007年11月14日深夜,時任總編輯的我正在辦公室審閱報紙大樣,總編室副主任張佔輝神色緊張地跑來說︰“不好了,不好了,郭天一出事了!”

“啥事?”“車禍!”“人呢?”“走了……”佔輝痛苦地望著我。我和社長王夢雲當即商定,由我帶佔輝等人明天一早先飛新疆喀什,處理善後。

郭天一是總編室二版組組長,主任編輯,一位非常優秀的中年骨干。十多天前,報社組織編輯記者下基層,采訪部隊學習貫徹黨的十七大精神情況,天一自告奮勇,前往新疆邊防部隊。

15日下午,我們趕到南疆軍區的時候,天一的遺體剛剛從山上運到喀什殯儀館。听軍區的同志講,他和新疆軍區聯勤部的新聞干事王倫軍是14日上午飛抵喀什的。此前,他們在北疆踏訪了12個邊防點位,采訪了百余名邊防官兵。到達喀什後,他們匆匆發回一篇通訊,當天下午便驅車出發,直奔駐守在帕米爾高原的某邊防團。在距離喀什187公里的慕士塔格峰腳下,他們乘坐的車因爆胎而翻下路基,那篇還沒來得及見報的通訊《西陲哨卡,寒冬里的“春天”》,成了遺作。

郭天一不是第一個犧牲在采訪途中的軍報記者。1993年5月4日,記者部記者楊學泉在內蒙古邊防采訪時遭遇車禍犧牲。1980年9月29日,《解放軍畫報》記者楊明輝結束在西藏邊防8個月的采訪,不幸于四川省茂縣翻車犧牲。

都說記者的工作常態是“在路上”。一個“在路上”,飽含多少酸甜苦辣,悲歡離合。那是一條艱辛的人生之路、奮斗之路,路途中不僅有絕美的風景,也會有潛伏的風險。楊明輝、楊學泉、郭天一,不同年代的3個軍報人,都犧牲在采訪的路上,令人唏噓。在處理天一善後的那幾天,我的新聞觀幾乎被“顛覆”︰多年來,我一直奉為圭臬的親歷式報道,我一直強調的編輯記者應該深入邊遠艱苦地區部隊的主張,究竟對不對?究竟值不值?究竟能不能、敢不敢承載它可能引發的慘痛代價?

護送天一骨灰回到北京的那天晚上,一進報社大門,我被眼前的景象震撼了︰夜空下,寒風中,軍報同仁列隊肅立,人人手持一支燃燒的蠟燭,像一條光斑點點的長龍,隨道路逶迤伸展到招待所門前。搖曳的燭光閃閃爍爍,既照亮了逝者回家的路,讓他感到溫暖,不再孤獨,也照亮了我的心,幫我堅定了一個信念︰在路上總會有代價,是軍人豈能怕犧牲!為了祖國和人民的利益,我們軍事記者走向戰場、走向邊關、走向高原、走向海洋的步伐,永遠是堅定的、執著的、義無反顧的!

令人欣慰的是,部隊官兵沒有忘記用筆謳歌他們的軍事記者。天一犧牲一年後,駐守帕米爾高原的某邊防團在他遇難的地方勒石立碑,並邀我撰寫碑文。碑文曰︰少年從戎,報國志昂;善良聰穎,品德高尚;筆耕勤勉,學海徜徉;新聞驕子,軍旅流芳;英才千古,思念無疆。

(作者系解放軍報社原社長)

編余感言

他們的追求還在路上

■邵 薇

戰士犧牲在戰位,記者犧牲在路上,都是用鮮血兌現諾言,用生命完成使命。

楊明輝、楊學泉、郭天一,這3位軍報記者的犧牲是旦夕禍福的偶然事件,也是軍事記者必須面對的職業風險。戰地前沿,救災一線,海島高原,萬里邊關,都可能潛伏著危險、覬覦著生命。然而,用手中的筆和相機,去記錄去謳歌奮戰和駐守在那里的戰友,讓更多人知道,給更多人激勵,是他們毫不猶豫出發、義無反顧奔赴的全部理由。即使他們清楚,采訪之旅也是危險之途,但危險不可能阻擋他們的腳步。

他們的生命終止了,但他們的追求還在路上。因為,軍報記者的沖鋒與無畏,薪火相傳,後繼有人。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