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防大學教授戴旭︰如何掌握網絡輿論斗爭主動權

來源︰國防參考作者︰陸 康責任編輯︰杜汶紋
2015-06-04 17:26

警惕敵對勢力傾覆我們黨的文化版圖

——國防大學教授戴旭談如何掌握網絡輿論斗爭主動權(上)

網絡時代的國防,一定程度上意味著“心”防。今天,在我國13億多人中,有多少仍是共產主義和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追隨者,又有多少是西方“普世價值”的擁躉?回答這個問題,需要我們從思想和信仰層面巡視一下我們的政治隊伍,認真檢視一下我黨現有的文化版圖。

——戴 旭

發生在意識形態主陣地上的網絡輿論斗爭,其本質是敵對勢力與我黨、我國爭奪人心的生死博弈

記者︰戴教授,我們知道您是最早使用網絡維護黨、軍隊和國家利益,打擊敵對勢力的軍隊專家之一。您率先提出了“堅守網絡上甘嶺”的鏗鏘口號。今天,想請您談一談怎樣掌握網絡輿論斗爭主動權的問題。

戴旭︰輿論斗爭的背後是思想戰爭,其實就是爭奪人心。“得人心者得天下”。今天,世界已經進入網絡時代,原有的領土、領海、領空的國防概念早已不知不覺地被全面突破了。蘇軍就是前車之鑒。俄羅斯人現在正在更新他們的戰爭學說,他們說,近代沒有哪個國家使用武力完全戰勝過俄羅斯,但是,“顏色革命”式的軟進攻卻肢解了蘇聯。

網絡時代,世界上所有國家和民族,被全方位地鏈接成一個整體,“人民”成為繼陸地、海洋、天空、太空等之外,各網絡技術強國攻防、奪佔的又一個公共資源。以前,冷兵器、熱兵器和機械化時代,一個國家只需要守住山川、海洋和天空,就可以保住自己領地上的人和物;現在則完全不行了︰一是資本世界流通,二是觀念世界流行。這兩種東西,都可以無孔不入、來去自如,它也可以給你帶來別國的人和財物,也可以卷走你的人和財物,讓你人財兩空,甚至奪去你的立足之地。看看近年來中東和中亞那些一夜之間垮台的政權就明白了。所以,網絡時代的國防,一定程度上意味著“心”防。這個時代,比拼的是文化,是思想,是信仰,也就是核心價值觀。

記者︰美國學界和戰略界認為,美國和西歐、日本是已經完成了現代化的國家,而中國、前蘇聯地區及中東伊斯蘭世界,是處于轉型中的國家,都處于不穩定狀態,是可以用西方價值觀改造,並按照美國的設計納入其領導體系的。要實現這一戰略,美國以文化帝國主義戰略為主,交替使用經濟帝國主義和軍事帝國主義。不過,它是以軟實力、巧實力和硬實力的名詞來表述的。對此,您怎麼看?

戴旭︰2014年世界政治領域發生的最重大的事件,是烏克蘭危機和俄羅斯危機。這是20年前蘇聯解體的後續“雪崩效應”。對于蘇聯解體,中國人的印象都很深刻,但俄羅斯眼下的能源危機和金融危機,還沒有引起中國更深層次的思考。這是美國和西方對俄羅斯的釜底抽薪之舉。從“蘇聯之死”再到如今的“俄羅斯之困”,在中國身邊,20多年間上演了大國間和平絞殺最慘烈的一幕︰那就是政治摧毀和經濟摧毀,取代了從前的軍事摧毀。其中,政治摧毀又是最主要的。

記者︰我們注意到,習主席在2013年全國宣傳思想工作會議上提出了“互聯網是意識形態斗爭的主陣地”的新論述,正是著眼于網絡時代的新特點。

戴旭︰習主席對網絡意識形態斗爭重要性的論述高屋建瓴。此後,習主席又提出三個“高度警惕”。要把習主席的指示落到實處,執行部門如何掌握網絡意識形態斗爭主動權十分關鍵。從互聯網進入中國,可以說我們的文宣部門和網絡管理部門,一直沒有完全掌握網絡意識形態斗爭的主動權,否則,網絡意識形態領域就不會亂象叢生。外資和私營網站迅速坐大,事實上控制了中國的網絡話語權,一些商業網站和新媒體平台成為西方敵對勢力反共、反政府和反華大本營,近年來連續掀起數起圍攻政府和正義人士、抹黑領袖和英模人物的輿論事件,掀起歷史虛無主義的狂潮,妄圖全盤否定新中國和中國共產黨的光輝歷史,十分明顯地顯露出顛覆中國的險惡圖謀,但遺憾的是,這些現象和問題一直都沒有得到有關部門的足夠重視。

記者︰您認為原因在哪里?

戴旭︰一是對網絡輿論斗爭性質的嚴重性還認識不足,沒有主動為黨而戰、為國分憂的意識;二是目前網絡管理部門的有些做法只治標,不治本,還沒有抓住問題的要害;三是主力軍還沒有上場。習主席說,互聯網是意識形態斗爭的主戰場。主戰場要有主力軍。這個主力軍,就是黨和國家、軍隊的政治工作系統,以及廣大的民間愛國力量組成的“網絡愛國義勇軍”。這些網絡意識形態斗爭體系要盡快形成,發揮作用。

記者︰在您看來,網絡輿論戰的本質是什麼?

戴旭︰網絡輿論戰從政治話語體系講是“斗爭”,從軍事角度看其實是網絡時代的一種新的戰爭樣式,我稱之為網絡時代的“心”戰。表面上是網絡輿論戰,實質上是信息思想戰。黯淡了刀光劍影,遠去了鼓角爭鳴,但它的毀滅性甚至超過核武器,更不用說機械化武器了。

記者︰從殺傷效果看嗎?

戴旭︰從整體毀滅效果看。蘇聯解體、華約組織瓦解,用核武器能做到嗎?僅蘇聯就有3萬多枚核彈頭,可以把以美國為首的西方炸成粉末。它還有399萬裝備著先進武器的正規軍,也能把歐洲攪個天翻地覆。但是,最後蘇聯就像《水滸傳》里的秦明一樣“可憐霹靂火,落地竟無聲”!突尼斯國家政權被推翻,從起事到完成只有幾天,什麼樣的機械化戰爭能達到這個速度?更觸目驚心的是,進攻方居然兵不血刃,不費一槍一彈。真正的不戰而勝,收益率無窮大。我把這種通過網絡輿論直接攻心的信息思想戰,稱之為“非金屬戰爭”,以強調其與以往戰爭外觀和本質的根本不同。我認為,世界已經進入非金屬戰爭時代,這是一場最新的軍事革命。

記者︰1991年的海灣戰爭,被稱為世界新軍事變革的開啟之戰。中國軍隊關于軍事革命的提法是從那時才開始的。您認為那場軍事革命已經過時了嗎?

戴旭︰2013的烏克蘭戰爭包含的新戰爭特點,足以對現行的以精確制導、自動化指揮為內核的信息化軍事革命的含義,帶來顛覆性的革新。

記者︰烏克蘭戰爭?世界普遍稱之為“烏克蘭危機”。

戴旭︰烏克蘭國家被肢解,全國陷入內戰,世界上最大的政治和軍事力量集團因此展開對峙,這僅僅是危機嗎?古巴導彈危機時是兩個超級大國在外交層面上角力解決,並沒有直接交手。但烏克蘭的情況僅僅是在外交層面進行的嗎?北約的軍事專家已經在總結這場戰爭的新特點了。我也在思考這場戰爭對我軍軍事改革有哪些啟迪意義。

記者︰如您所說,這場烏克蘭戰爭有何新特點?

戴旭︰這是最新爆發的一場“顏色革命”,時間之短暫、動蕩之激烈,影響之深遠是前幾年中東、中亞“顏色革命”以來前所未有的。這場危機包含了最新的軍事變化。

在烏克蘭危機中,美國采取的戰略戰術是以“文化戰略”作指導,長期布局,以“第五縱隊”突然發難,掀起政變和社會動亂,然後美國、歐盟和北約立即進行政治、經濟、軍事全面干預,同時還派出了特工、特種部隊和雇佣軍等進入烏克蘭。美歐沒有想到的是,普京“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這是我們需要關注的。多年來,普京一直在烏克蘭進行“反顏色革命”,就是在可能對自己不友好的國家,秘密扶持親近自己的組織。這是一種文化戰略,是新時代具有重大意義的國策。依靠烏克蘭境內的親俄羅斯力量,俄羅斯突然之間就把克里米亞收回了,只一招就改變了戰略博弈的不利態勢,嚴厲地懲罰了對手,警告了美歐,同時激起了俄羅斯民眾巨大的愛國熱情。這個收益太大了。美國一直以來都是煽動“顏色革命”對別國發起進攻,沒想到俄羅斯也使用“顏色革命”式的手段進行反攻,這種情形類似于“以火滅火”的原理,或者說,如同中國兵法中的“以戰止戰”。

在這種文化戰略的博弈中,呈現出軍事層面的戰爭新特點。北約和中亞一些國家的學者認為︰烏克蘭戰爭證明,在現代戰爭中,戰斗的主要空間存在于頭腦之中,由信息和心理行為所主導。他們認為,這種新戰爭形式已不能用傳統意義上的新軍事行動來定義了,俄羅斯將影響力置于操作計劃的核心,將會在其未來的變革(2020年俄羅斯軍隊現代化計劃)中包含這樣的元素,重大軍事部署將縮減到必要的最小限度,對傳統軍事力量的運用已不再像從前那樣了。這是唯一一次兩個大國之間都沒有動用傳統軍事力量,只使用編制外的“第五縱隊”就結束了的一場戰爭。所以說,文化戰略的重要性;“第五縱隊”的戰略性、長期使用;傳統軍事力量的威懾性使用;核武器的暗示性使用,以上幾個方面才是烏克蘭戰爭給我們的重要啟示。

由此,讓人不能不聯想到美國對中國網絡意見領袖的戰略性重視現象,早已展現出美國對華戰略及大國博弈的新特點。美國和西方早就把微博(西方的推特)稱之為“革命的推特”,不僅利用本土的社交網站對要顛覆的目標國民眾進行煽動,還以商業資本注入的方式,在對象國開設網站,然後在網站上設立各種文史時政欄目,對對象國的意識形態領域進行攻擊。這不僅是一種巧妙的滲透,也是一種隱蔽的入侵。利用資本運營的手段不斷發展壯大,最後“因糧于敵”,成為攻克對方政權的“文化炮台”。他們用這類網站,培養出大批與對象國政府唱對台戲的“意見領袖”,在思想領域誤導民眾,而它則在幕後以美國的文化價值觀和巨額資金,掌控著這些“意見領袖”。在中國,這些“意見領袖”被稱為大“V”。

克里于2014年2月訪問中國時,曾專門抽時間會見了中國的部分網絡“意見領袖”。這個事情看上去很小,但如果結合前面的一些事情看,就不能不引起重視。在克里訪華前後,中國正在進行大規模的網絡整治,抓了一批散布謠言的網絡大“V”和網絡犯罪分子。這里在中國互聯網上粉絲量排名靠前的大“V”,很多人背景復雜。期間,台灣、香港也出現了亂局。香港的非法“佔中”活動,喊出了“港獨”的口號,打出了“港英”殖民時期的旗幟。這實際上就是“顏色革命”的變種,或者說是“顏色革命”的一種路演。由此觀之,美國準備重建其對華“第五縱隊”(它培植的這股勢力在2014年被中國民間“網絡義勇軍”和國家網絡執法部門清剿了),重新開始通過網絡在中國制造社會動亂,以此顛覆中國。《戰國策》中有言,“綿綿不絕,縵縵奈何;毫毛不拔,將成斧柯”。當前,中國網絡意識形態領域的斗爭已不是見微知著、防患于未然的問題,而是到了“顏色革命”已兵臨城下,我們必須備戰的嚴峻態勢!當然,這種網絡輿論戰爭和傳統的常規戰爭不一樣,這是一種“心”的戰爭,我方備戰也主要是在思想領域展開。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