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俄羅斯兩場戰事看現代戰爭新發展

來源︰解放軍報作者︰李橋銘責任編輯︰劉航
2016-08-16 03:02

現代戰爭始終處于發展態勢。在2014年3月至2016年3月的兩年間,俄羅斯先後在克里米亞和敘利亞使用軍隊。這兩次出兵,是俄羅斯充分利用國際形勢有利因素,推動俄國家戰略進程、檢驗軍改成效的大膽試水。目前看,俄基本實現戰略企圖。而分析俄軍這兩次軍事行動主要戰法與特點,既有助于把握現代戰爭發展特點,也可為我軍建設提供參考。

俄羅斯軍事行動基本作戰樣式

俄羅斯在克里米亞和敘利亞采取的兩次軍事行動,均可劃分為四個作戰階段,其作戰重心依次為︰征兆期奪控信息優勢,初期奪取政治優勢,關鍵期確立軍事優勢,後期保持戰略優勢。

征兆期,多維聯動奪取信息優勢。每次戰事發起前,俄均以外交攻勢、主導輿論為主要手段,著眼奪取制網電權,多維聯動,掌控先機。就發動外交攻勢而言,入敘作戰前俄展開密集外交,爭取國際社會支持。俄總統相繼與美、日等國首腦會晤,並在聯合國大會呼吁協調解決敘利亞問題。在俄反復敦促下,美表態歡迎俄參加美主導的聯合反恐。就奪取制網電權來說,出兵克里米亞前,俄搶控克里米亞網絡和通信設施,並對烏克蘭實施高強度網絡攻擊,其強度是2008年俄格戰爭期間的12倍,從而獲得克里米亞的制網電權。為佔領輿論陣地,俄精心設計實施輿論戰,搶佔道義、心理高地。出兵克里米亞前,俄發布官方民調,指出“75%的克里米亞人希望加入俄羅斯”。俄官媒大力宣傳俄烏兩國同宗同祖的歷史淵源,深刻批判“顏色革命”危害,贏得國內、烏東部地區廣泛民意。入敘作戰前,俄媒體指責美國中東政策的失誤導致恐怖主義蔓延,催生難民問題殃及歐洲國家。

初期,多元力量奪取政治優勢。俄在充分考慮作戰地區民族關系、派系矛盾、社會熱點的基礎上,注重在敵、我、友、中間勢力等各力量間的博弈中,尋找切入點與發力點,以爭取獲得最大多數政治派別的支持。在克里米亞采取軍事行動時,俄有計劃地揭露西方撕裂俄烏兩國斯拉夫民族的用心,激發俄羅斯族群危機和回歸意識。俄羅斯恩威並施活用經濟籌碼,一方面承諾親俄將獲得投資和援助,另一方面警告“脫俄”將迫烏償還欠債,並停止天然氣供應。克里米亞公投前一周,烏前總理季莫申科利用個人政治影響力,整合、統領反俄主要力量。俄情報機構適時公布了季莫申科“烏境內的800萬俄羅斯族人毫無用處,直接用核武器弄死算了”的電話錄音,立刻引起軒然大波,克里米亞入俄呼聲一面倒。入敘作戰中,俄迫美厘清與“勝利陣線”等敘反對派組織的關系,導致美控制的敘利亞政治勢力分裂;吸引伊朗、伊拉克、黎巴嫩等國,形成以俄羅斯為首的多國聯盟,支持者佔據絕對多數。

關鍵期,高效作戰確立軍事優勢。政治優勢是“勢”,軍事優勢為“力”。俄兩次戰事再次表明,軍事打擊仍是戰爭勝負的關鍵。尖刀、強盾並舉。入敘作戰時俄直接參戰裝備為數十架戰機,兵力4000余人,置于里海和黑海地區的戰略打擊兵力則充當縱深威懾力量。正規作戰與奇兵出擊兼用。在克里米亞用兵時,俄特種兵潛入烏國防部篡改烏軍命令,下發對親俄民兵武裝“禁止使用武器指示”,烏前線軍隊在未開火的情形下即被分割包圍,繳械投降。入敘作戰,俄軍采取遞進增效打擊方式,持續提升作戰強度與打擊效果;采取海空聯合戰法,首次使用了Kh-101隱形遠程空基巡航導彈、“口徑”巡航導彈等大批新型武器裝備。

後期,進退裕如保持戰略優勢。俄軍吸取蘇阿戰爭和美發動阿富汗戰爭、伊拉克戰爭的教訓,極力避免陷入戰爭泥潭。入敘作戰,俄取得豐碩戰果後果斷撤軍,避免纏戰生變和觸動多方利益,達成了軍事上撤而不退、政治上以退為進的戰略效果,為未來在中東地區的戰略爭奪埋下了伏筆。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