士官黨小組長和軍人委員會主任為啥當得“尷尬”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林晶  高冰  狄伯文  張磊峰責任編輯︰任爽
2017-03-01 17:58

士官黨小組長和軍人委員會主任,或許都是眾人眼里的“小官”。這里,我們卻想就“小官”做點“大文章”。本期《解放軍報》潛望鏡將關注的目光投向士官黨小組長和軍人委員會主任這個群體。一起去看看——

李子杰 繪

士官黨小組長為啥當得“尷尬”

■武警西藏總隊一支隊六中隊下士 林 晶

“這個黨小組長不好當啊,我想‘辭職’!”記者在武警西藏總隊一支隊采訪時,下士林晶的一句話讓人听著“刺耳”,也讓我們將本期關注的目光投向士官黨小組長這個群體。在黨內生活中,士官黨小組長面對領導干部、比自己兵齡長的老兵、自己的新兵連班長等小組成員,將會遇到怎樣的糾結,又有何種解決辦法,咱們一探究竟。

“辭職……”那天晚上召開完組織生活會,我再次拿起筆準備寫辭職信。從新兵訓練的佼佼者到走上班長崗位,我從沒有在困難面前低過頭,可這“黨小組長”當了快一年了,心里越來越不是滋味。

就拿今天的黨小組會來說吧,我作為黨小組長對行政職務為中隊副指導員的組員進行講評。在我講到他近期對中隊的管理工作時緊時松時,我發現他臉色一沉,看我的眼神也開始不自然。雖然,在會上他並沒有反駁,但直到現在我還在糾結,將來他會不會給我“穿小鞋”?下次的組織生活會我還“講不講”?

還有一次專題組織生活會上,支部書記在會前明確要求每名黨員都必須深挖思想痼疾,讓組織生活會真正起到“紅紅臉出出汗”的作用。可是,在我苦口婆心的開場白後,組員、一位四級警士長還是簡單幾句“思想穩定”“工作積極”就完事了,他一帶頭,後面發言的同志也是這樣草草了事。老班長比我兵齡長10多年,要是我真在會上批評他,面子上肯定過不去,我也覺得底氣不足,只能盡快結束會議,獨自一人郁悶了很久。

吐槽還沒完呢!組里有我的新兵連班長郭海洋,真不知道這是幸運還是不幸。剛入伍時,听慣了班長的口令,現在卻讓我講評起了自己的老班長。記得在一次組織學習上級文件精神時,郭班長記筆記不認真,我提醒他要注意,而他卻反過來告訴我不要盯著這些細枝末節,他以後會補上記全。

……

唉,幾次遭遇下來,工作訓練中從不服輸的我,逐漸“服”了。我這個士官黨小組長就是一個“擺設”,還不如當好我的班長來得痛快。

寫好辭職信,心里確實暢快了許多。那一晚,我睡得踏實多了,可就在我琢磨著找機會遞交“辭呈”時,支隊召開了黨小組會觀摩演示,以思想匯報、思想互動為重點傳授管用招法,並要求全體黨員樹立黨內人人平等的意識,不準帶著行政職務參加組織生活,支隊政治部門還專門制訂下發了《機關基層黨組織工作若干規定》。

“干部黨員要自覺擺正位置,接受黨小組長的監督和管理。黨小組長自身也要拋開思想顧慮,大膽履行自己的職責。”支隊政治部主任向光文在會上的一番話,又激活了我的斗志,先將“辭呈”收起來,看看周五的組織生活會開得怎樣再說。

會上,作為黨小組長,我第一個先講評了我的新兵連班長郭海洋。

“剛剛林晶同志指出我在帶兵方法上過于簡單,以及組訓方式過于老套等問題,我都接受,下一步一定改正。同時,我也要給林晶指出,你在工作中責任心很強,但有時還是有懶散現象,對班里戰士的關心還不夠。”听著郭班長給自己指出的問題,我感到一陣面紅耳赤,不過這種感覺很舒服,他是看著我成長起來的,能听進去我的建議,還指出我的不足,真好!

現在,那封遲遲沒有上交的“辭呈”早已被我扔進了廢紙簍。和我一樣,支隊其他幾名士官黨小組長都有了底氣,不過新的問題也隨之而來,制度有了,風氣正了,態度變了,可我們作為黨小組長組織黨內生活的能力似乎還沒跟上節拍。這,也是一種煩惱。

(本報記者張海華、通訊員高紅春、羅志強整理)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