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五八”一個老兵才懂的代號,離別噙滿兩眼淚

來源︰中國軍網作者︰馬一菲 欒緒悅 喬可等責任編輯︰任爽
2017-09-05 22:22

從戎方可壯遠志,熱血奉獻固國防。今別帳前掩面淚,他時功成錦還鄉。戰友戰友,亦能苦難亦分憂!

——《別辭》  

“老兵不死,只是逐漸凋亡”,這是一個二級士官的微信簽名。從軍第八年的他,在自己帶的兵快退伍的時候發出這樣的感慨,而自己在今年也將離開部隊。鐵打的營盤流水的兵,每年到了這個時刻,都是老兵最難過的時候,無論是退伍還是留隊,都將面臨和戰友的離別。“二五八”是一個傷感的代號,是一個只有老兵能懂的代號,更是兩行依依不舍的熱淚。無論自己服役期間過得苦還是累,不管是笑多一點還是辛酸苦辣更難忘,對于老兵來說,這些都只能在記憶中永遠封存。“二五八”又是種責任的擔當,不管身在何處,都會記得自己是個兵,自己曾是新中國國防堡壘的中流砥柱,得對得起軍人兩個字。對于部隊,他們有太多的情懷,關于部隊的這些問題,看看他們怎麼答。

王雨濤

上等兵,第二年待退伍,河北武安人。我在部隊呆了兩年,修過豬圈種過菜,參加過輪訓也干過文書。雖然時間不長但經歷也算豐富。我退伍後想要繼續學習提升自己,也想把一直夢想的駕照考到手。希望學業完成後能找到一份喜歡的工作,用在部隊學到的責任心把工作做到最好,安安穩穩過一輩子。

宋曉龍

上等兵,第二年爭取留隊中,河北廊坊人。我在部隊學會趕羊,也學會修隴,也有外出學習的經歷。我哭過鼻子後悔過自己的選擇,但也都堅強的挺了過來。我希望能繼續留在部隊,我想當個班長,帶出一群令人豎起大拇指的尖子兵。要是留不下,就想著能回家多陪陪家人,學點手藝做點生意,能和家人在一起開心的過日子就好。

段鵬

一級士官,第五年待退伍,湖北宜昌人。我在部隊是個老班長,帶新兵當通訊員都不在話下。我可以本本分分當好一名普通的小兵,也可以完成好一名班長的使命。退伍之後,我想著能盡快考到駕照然後成為一名司機,挑起養家的責任,希望能遇到喜歡的女孩,擁有一個幸福的小家。

李秋康

二級士官,第八年待退伍海南人。我在部隊八年,當過泵站站長也為干部講過課,作為連隊的技術核心骨干參加過多次演習。部隊給予了我很多寶貴的做人理念和難忘回憶。如今要離開了,我會將這份難得的經歷好好珍藏在心中。在部隊學到的吃苦耐勞的軍人品質會一直伴隨著我。在部隊我是一個好兵,退伍後我希望自己也會是一個好丈夫好爸爸。

關于“二五八”︰“二五八”是對在部隊滿兩年服役期的上等兵、滿五年服役期的一級士官、滿八年服役期的二級士官等滿服役期士兵的統稱。

策劃︰馬一菲 欒緒悅 喬可

文案︰丁瀟瀟 李聖雪

視頻: 張毅翔 屈凱明

圖片︰許棟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