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眼楮閉上了,“中國天眼”睜開了

來源︰中國軍網作者︰龔琪 王登科責任編輯︰任爽
2017-10-10 17:47

10月10日,中科院國家天文台宣布,中國“天眼”發現2顆新脈沖星,這也是我國射電望遠鏡歷史上首次發現脈沖星,而這一天距離“天眼之父”南仁東老人逝世不足一月,他留下的“天眼”遺產終于開始誕生出璀璨的光芒,一個10至20年的射電天文黃金時代,將要在中國揭開大幕。

由南仁東老人主持修建,歷時22年之久,于2016年9月竣工的中國”天眼”—FAST,是世界上最大單口徑、最靈敏的射電望遠鏡,與在FAST之前號稱“地面最大的機器”德國波恩100米望遠鏡相比,其靈敏度提高約10倍。2017年9月中國科學院國家天文台FAST工程總工程師兼首席科學家南仁東教授,因癌癥逝世,享年72歲。而在他在留下的雄偉工程——”天眼”中,我們感受到了他所創造的、他所希冀的、他所憧憬的一個無比絢爛多彩的世界。

俱懷逸興壯思飛——這“天眼”眺望的征途是浩瀚的宇宙星空

斯塔夫里阿諾斯在其享譽世界的作品《全球通史》中,將世界文明史劃分為兩個部分,而這個分界點為1500年;無獨有偶,亨廷頓在其《文明的沖突》中,把人類文明的交流劃分為三個時期,他將1500年以前稱為遭遇時期,1500-19世紀末稱為沖擊時期。那麼1500年究竟發生了什麼,在諸多學者的內心佔據了如此重要的地位呢?

1500年前後,大航海運動開始了它劃時代的征程,在這次伴隨著無數血與火的文明踫撞中,無數國家的命運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而有些變化直到今日,仍然深刻地影響著世界格局。我們曾經錯過了“大航海時代”,而今我們絕對不能錯過“宇宙大航海時代”!

1993年在日本國際無線電科學聯盟大會上,科學家們提出要在全球電波環境繼續惡化之前建造新一代射電望遠鏡,但當時幾個重大的全球望遠鏡計劃都不允許中國人參與。

不讓中國人參與,那我們就自己踏出一條走向未來的道路。時任中國科學院北京天文台副台長的南仁東,做出了他一生最重要的決定,他要為中國打造出最強大的射電望遠鏡。

22年的嘔心瀝血,22年的披肝瀝膽,22年的漫長跋涉,在天文學歷史上具有里程碑意義的“天眼FAST”——由4450塊三角形接收面板拼裝而成,能接收137億光年以外的電磁信號,誤差不超過1毫米——終于在中國貴州誕生。這只全世界最大單口徑、最靈敏的“天眼”,觀測範圍可達宇宙邊緣,可以清晰地向中國描述這美麗的宇宙太空。

我們有足夠的理由相信︰在某個遙遠的未來,當地球文明開始與宇宙文明踫撞出火花時,中國將是這場偉大事業的開拓者和領航者,而我們永遠不能忘記,在這場偉大征程中,南仁東老人做出的杰出貢獻。

朝如青絲暮成雪——這“天眼”匯聚的光芒是燃燒的精神火焰

詩人顧城曾經留下這樣的詩篇︰黑夜給了我黑色的眼楮,我卻用它尋找光明。世界本給南仁東老人準備了“錢”途無量的未來,但是他卻選擇在中國一個偏僻遙遠的山村中,點燃一捧光耀世界的精神火焰。

放棄了三百倍的工資,躬身于14億人的事業,這筆賬,別人說他太傻,但是他卻用畢生來堅守自己的選擇。為了給“天眼”找到最滿意的安置地點,他放棄了日本300倍高薪的頂級科學家職位,衣著簡樸、手持竹竿開始在西南苗寨大山里翻山越嶺寒暑不息地探索,喝渾水、吃冷干糧,踏破鐵鞋,踏遍了上百個窩窞,先後對比了1000多個窪池,親手摩挲過幾百個“坑”,終于為”天眼”找到了它的安身之地。22年的風雨兼程,終于成就了今日全世界最大單口徑、最靈敏的“天眼”——500米口徑球面射電望遠鏡(FAST)。獻身科學,是南仁東先生留給世界的動力之火。

奉獻與堅守中蘊含感動之火,一往無前中淬煉無畏之軀。這一捧獻身科學的動力之火所折射出的偉大精神,將永遠地激勵國人一往無前的靈魂。正如中國國家天文台深切緬懷南仁東先生的訃告上所說︰“南仁東先生一生樸素寬厚,淡泊名利,待人誠懇,胸懷全局,鞠躬盡瘁。”這位老人不僅為我國天文事業的發展做出了突出貢獻,更為國人留下了寶貴的精神食糧,他是中國驕傲!

長風破浪會有時——這“天眼”憧憬的風景是騰飛的未來中國

FAST奠基時,南仁東老先生動情地寫下,“北築鳥巢迎聖火,南修窩窞落星辰”。如今,世界上單口徑最大的射電望遠鏡已向蒼穹睜開“天眼”,而為它將青絲熬成白發的那個人,卻永遠閉上了雙眼。也許,他只是太累了。也許,他只想化作星辰,與“宇宙”長伴。

2017年是令人悲痛的一年,數學泰斗吳文俊、哲學大師周有光、地球物理學家黃大年,加之南仁東老師,一位又一位閃耀的星辰隕落遠去, 但是他們生前為這個國家留下的寶貴遺產,將一如既往地推動著中國奔弛在前進的道路上,永不停歇;他們傳承下的精神財富,這種敢為人先的銳氣,上下求索的執著,將永遠地激勵著後輩青年。在一批批大師遠去的當下,于國有幸的是,新一代的國之棟梁正在抽芽拔高,國防科技大學的博士湯俊,27歲斬獲全球航空航天領域最高獎——威廉史密斯科學獎;80後博士楊璐菡使用CRISPR-Cas9基因編輯技術,解決豬器官移植到人體世界性難題;僅有23歲的劉明偵博士,成為在《Nature》上以第一作者身份發表論文最年輕的中國女學者……一代又一代的中國青年頂尖學者,正在接棒傳承老一輩大師肩負的重要使命。在他們上下求索的身影中,中國的未來正在茁壯成長;在他們頭腦風暴的思索中,中國的藍圖正在寫就。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