漲姿勢!細數八路軍、新四軍的識別標志

來源︰中國軍網作者︰徐平責任編輯︰任爽
2017-10-10 19:10

編者按

1937年全面抗戰爆發後,國共兩黨第二次合作,中國工農紅軍改編為八路軍、新四軍,納入國民革命軍序列。

為紀念八路軍、新四軍成立80周年,中國軍網微信特推出專家系列稿件,從不同視角去介紹歷史上的八路軍和新四軍。

紅軍改編八路軍、新四軍後,部隊編制、機構設置、人員配備和服裝、標志基本都與國民黨軍隊相同。說起八路軍、新四軍的識別標志,很多人都能想到臂章和帽徽,可是你知道八路軍、新四軍都戴過哪些臂章嗎?另外,八路軍、新四軍的胸章及領章是怎麼回事?

八路軍、新四軍統一佩戴國民革命軍陸軍帽徽

紅軍改編國民革命軍後,八路軍、新四軍都佩戴國民革命軍陸軍帽徽,即“青天白日”帽徽。

就是這個“青天白日”帽徽,當時在八路軍部隊中引起很大反響,以致出現了一次令人頭疼的“換帽子風波”。

八路軍總指揮朱德

紅軍改編,在部隊中引起很大震動。許多干部、戰士思想上想不通,對改編不理解,尤其是對紅軍改名和穿國民黨軍服、戴國民黨帽徽意見最大,不能容忍紅軍的紅五星換成“白軍”的青天白日十二角星。他們說,過去我們戴著紅帽徽為窮人鬧翻身,國民黨軍隊打了我們多少年,如今卻要摘下紅五星,換上他們的帽徽,想不通!這是要干什麼?打日本鬼子為啥非得戴國民黨軍帽,穿國民黨軍服?在建國後出版的許多將帥回憶錄中,都提到了那次“換帽子”,足見此事對紅軍將士的影響之大。

面對這些問題,紅軍進行了普遍深入的統一戰線教育,使廣大紅軍指戰員充分認識我黨我軍在抗日戰爭中的地位和作用,黨的統一戰線政策與階級斗爭的關系,民族解放與階級解放的關系,八路軍同國民黨軍隊的本質區別以及國共合作、實現全國以至對日作戰的重大意義等。朱德、賀龍、劉伯承、羅榮桓、左權等高級將領帶頭做干部戰士的思想工作。1937年9月3日,一二師抗日出征誓師大會,賀龍師長說︰“10年前我們為什麼丟開白帽子戴紅帽子,今天為什麼收起紅軍帽子戴國民革命軍帽子。過去因為國民黨叛變革命,今天為了抗日,我們戴國民革命軍帽子沒有關系,只要是為民族解放的事,老子穿花褲子都可以的。”

八路軍第一二師師長賀龍

那麼,八路軍、新四軍什麼時候不戴青天白日帽徽了?有一種說法,1941年“皖南事變”後,八路軍和新四軍取消了帽子上的青天白日徽。事實上,八路軍、新四軍一直到抗戰結束,也沒有取消青天白日帽徽。皖南事變後,確實有新四軍官兵出于義憤不戴國民黨帽徽,但是八路軍、新四軍領導機關並沒有明令取消帽徽。因為在第二次國共合作期間,八路軍、新四軍納入國民革命軍序列,當時還需要這個名分,這是非常重要的。而帽徽是我軍合法化的標志之一,不取消帽徽,就是為了不給國民黨造成口實。即便是抗日戰爭結束後,八路軍、新四軍也沒有立刻取消帽徽。抗戰勝利後,國共兩黨即舉行重慶談判,先後簽訂“雙十協定”“停戰協定”,並于1946年1月31日通過“政協決議”,國民黨接受了中共和平建國基本方針。決議規定實行“軍隊國家化”,中共武裝納入“政府軍”。這種形勢下,八路軍、新四軍不可能取消國民黨帽徽。

新四軍第二任軍長陳毅

1946年6月,國民黨統治集團撕毀停戰協定,全面內戰開始。八路軍、新四軍番號相繼取消,並不再戴帽徽。但也不是一下子全部取消,直到1947年,還有戴國民黨帽徽的。有一張照片,可以清楚地看出,1947年10月晉察冀野戰軍發起清風店戰役,野戰軍領導人聶榮臻、肖克、羅瑞卿等人仍戴著青天白日帽徽。

清風店戰役後,聶榮臻、肖克、羅瑞卿等和被俘的國民黨軍第三軍軍長羅歷戎談話。

八路軍臂章主要有“八路”和“18GA”兩種

八路軍、新四軍的臂章為長方形,佩戴在軍衣左袖上臂部位。人們最熟悉的八路軍、新四軍臂章莫過于“八路”和“N4A”了,但實際上八路軍和新四軍都有過多種版式的臂章。

最早的八路軍臂章規格為8.5×6.5厘米,白色麻布底,藍色印制,中間有“八路”名稱。稍後佩戴的臂章,也僅有“八路”名稱,可是中間套了一個橢圓型框。八路軍1938年佩戴的臂章,下方有“中華民國二十七年度佩用”字樣,背面加蓋有所屬部隊的印章。八路軍1939年佩戴的臂章,規格為8.6×5.8厘米,雙層白布底,印藍色字,正面中間印“八路”兩個大字,下面印“中華民國二十八年度佩用”,背面印“盡忠職務、嚴守紀律、實行主義、完成革命”。八路軍臂章佩戴年度也有印公歷“一九四 年度”的,也有不印佩戴年度的。早期“八路”的的字體都是楷體,後期多為美術體。書寫順序最初為左書,後改為右書。

各種“八路”臂章

1937年9月11日,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按全國戰斗序列將“第八路軍”改番號為“第十八集團軍”,朱德為總司令,彭德懷為副總司令。9月14日,朱德、彭德懷發布關于“第八路軍”改為“第十八集團軍”的通令。此後便制作中文數字“十八集團軍”臂章,其規格大小、圖案設計與1938年度八路軍佩戴的臂章基本相同,僅將中間的“八路”二字改為“十八集團軍”,背面有師別、職別、姓名、編號等欄。在抗戰中後期,八路軍許多部隊佩戴當時國民革命軍統一的標志,在臂章中采用阿拉伯數字和符號表示“十八集團軍”,即“18GA”(GA表示集團軍)。還有一種簡易的“18GA”臂章,不帶藍底和橢圓形白框,只有“18GA”字樣和配用年度。書寫順序,中文數字一般為右書,阿拉伯數字的均為左書。

“十八集團軍”臂章

“18GA”(十八集團軍)臂章

佩戴“18GA”臂章的八路軍干部

除了上述統一配發的“八路”和“第十八集團軍”臂章,八路軍所屬部隊也制發了多種臂章。這些臂章樣式一般都與八路軍臂章相似,藍字藍底,橢圓形白框。如“十八集團軍115師”臂章、“第八路軍120師”臂章。

十八集團軍115師臂章(D為師的代號)

第八路軍120師臂章

1938年12月以山東人民抗日武裝起義部隊為基礎組建的“八路軍山東縱隊”,曾制作佩戴“山縱”臂章;1939年11月20日,國民黨軍範子俠部接受共產黨領導,改稱“八路軍平漢抗日游擊縱隊”(簡稱“平漢縱隊”),曾制作佩戴“平縱”臂章。1940年6月7日平漢縱隊改編為八路軍新編第十旅,便開始佩戴統一的“八路”臂章。中共掌握的山西新軍決死隊也佩戴“決死隊”臂章。這些臂章都與八路軍臂章形制相同。

八路軍“平縱”臂章

山西新軍“決死隊”臂章

抗日戰爭勝利後,八路軍番號並沒有立刻取消,八路軍臂章繼續使用。到東北的八路軍部隊,1946年1月改稱東北人民自治軍,很快又改稱東北民主聯軍,改戴東北民主聯軍臂章,其式樣、格式與八路軍臂章相同,只是改為“東北民主聯軍”字樣。1946年以後,各地八路軍番號取消,八路軍臂章不再使用。

東北民主聯軍臂章

新四軍常見臂章為“N4A”和“新四軍”兩種

有人說新四軍有過兩種臂章︰先佩用的是漢字“新四軍”臂章,1941年皖南事變以後改為字母數字“N4A”臂章。這是不準確的。第一,新四軍不止兩種臂章,“N4A”和“新四軍”臂章只是常見的兩種;第二,皖南事變之前新四軍就用過字母數字臂章,皖南事變之後也用過漢字臂章。

新四軍曾佩戴過多種圖案和文字的臂章。1937年10月新四軍成立後不久,軍長葉挺和副軍長項英指示設計新四軍臂章。美術工作者呂蒙等人設計的新四軍臂章上一個身背斗笠、左手持槍右手指向前方的戰士,並在左下角標明“抗敵”二字,以表明南方各省紅軍游擊隊改編為新四軍開赴前線抗日的決心。此臂章得到葉挺等新四軍指揮員的認可,用木刻當印版,著藍色印在白布上,發給指戰員佩戴。這就是最初的新四軍臂章。

最早的新四軍臂章

過了一段時間,隊伍發展了,原來印制的臂章不夠用了,葉挺軍長又指示設計新臂章。為反映新四軍挺進大江南北開展抗日游擊戰,新臂章以行進中的一隊新四軍為圖案,上方標有新四軍英文縮寫“N4A”︰N是英文NEW(意為新)的開頭字母,4(代表中文“四”字),A為英文軍(Army)的開頭字母(也是軍的代號)。右下方標明“中華民國二十八年度用”,即1939年使用。

1939年的“N4A”臂章

此後,新四軍開闢皖南、皖東、江南、蘇北等抗日根據地,隊伍進一步壯大。1940年版畫家馬達又設計了新臂章,正中是一戰士雙手持槍拼殺,上方加了“打倒日本帝國主義”的字樣,左下方為“抗敵”二字,右上方標明“1940”。

1940年“抗敵”臂章

1941年初,皖南事變發生後,新四軍軍部在鹽城重建,在魯藝華中分院任教的美術工作者莊五洲受命重新設計新四軍臂章,借鑒1939年“N4A”臂章,並參考八路軍臂章樣式,“N4A”底襯白色橢圓,在上方左右兩角各加了一個五星,中間標明“1941”,整個臂章為黑白兩色,莊嚴肅穆,以紀念皖南事變中的死難烈士。

1941年“N4A”臂章

不久,1941年的“N4A”臂章被簡化為僅有“N4A”字樣的藍白色臂章。這種臂章用石版印刷,線條簡潔流暢,配以白底藍字,醒目有力,深受新四軍官兵喜愛。新的“N4A”臂章很快就在新四軍中廣泛使用,也成為人們最熟悉的新四軍臂章。

簡化後的“N4A”臂章

其實,新四軍也有中文“新四軍”字樣的臂章,與當時國民革命軍臂章形制、圖案一致。而且不僅在抗戰初期,在抗戰中後期都佩戴過。

“新四軍”臂章

1940年“新四軍”臂章

1942年“新四軍”臂章

抗戰勝利後不久,國共兩黨進行重慶談判,並鑒定了“雙十協定”。根據“軍隊國家化”的協議,中共軍隊將整編為政府軍。為配合這一形勢,新四軍英文縮寫臂章不再使用,啟用中文“新四軍”字樣的臂章,此臂章一直使用到1947年新四軍番號撤銷。

1945年“新四軍”臂章

1946年“新四軍”臂章

八路軍和新四軍的胸章

八路軍除統一佩戴臂章外,還發過一種布質胸章,是佩戴在左胸的識別標志,長方形,尺寸與臂章差不多,一般上書部隊番號、姓名、配用年度。

楊成武上將在回憶錄中寫道︰“那天,我和大家一樣,也領到了一套嶄新的灰布軍裝和一頂圓軍帽。一看就知道,這是閻錫山部隊的軍裝。另外,還有一塊胸章和一塊臂章。胸章上印著︰國民革命軍第十八集團軍。臂章上赫然三個大字︰八路軍。這是我們區別于國民黨部隊的標志。”戰士們“對那兩塊胸章、臂章特別感興趣。圍成一堆一個字一個字地認,認明白後便開始往軍裝上釘。開始時,他們連位置也搞不清楚,有的把臂章釘到胸前了,有的把胸章釘到右胸上了。”看來,當時臂章和胸章是一起發的。

八路軍一二零師師長賀龍的胸章

八路軍、新四軍的胸章,與當時國民革命軍的胸章相同,布質,長方形。將官胸章的邊框為紅色,沒有兵種色帶,左側的三角數量與領章上的三角數量相同,當時在國民黨軍中有“見紅就立正”的說法,就是指見到紅色邊框的將官。賀龍是八路軍一二零師師長,中將銜,所以他的領章就是紅邊。

新四軍準尉胸章

新四軍華中軍區電話訓練隊學員胸章

校官的胸章為黃色邊,尉官的為藍色邊;左側一豎杠為兵種色,紅、黃、藍、白、黑分別代表步、騎、炮、工、輜重5個兵種;黑色三角表示階級(軍銜),數量與其領章上三角數量相同。新四軍準尉和電話訓練隊學員胸章就是藍邊,表示尉官,準尉的兵種色為黃色,表示騎兵。

八路軍士兵的胸章

士官和士兵的胸章都是白底黑字,沒有色框,士兵的軍銜是在黑三角後加兵種色杠,其它內容與軍官相同。上圖八路軍士兵胸章紅色豎杠代表步兵,3顆黑三角為軍銜,1顆為二等兵,2顆為一等兵,3顆為上等兵。

八路軍和新四軍機關的金屬證章

除了布質胸章,八路軍總部機關人員還配發過一種圓形金屬徽章(也稱胸章、證章),銅質,直徑3.2至3.4厘米,有“陸軍第十八集團軍”(或“第十八集團軍”)和“總司令部”字樣,有的還有“第八路軍”四字或“青天白日”圖案。這種金屬徽章是一種識別證章,佩戴在左胸前,也稱之為胸章,一般為司令部等機關人員配發。

不同圖案的第十八集團軍(第八路軍)金屬徽章

另外,新四軍司令部、抗日軍政大學和第十八集團軍總部隨營學校等也頒發過圓形證章。

國民革命軍新四軍證章

陸軍新編第四軍司令部證章

部分八路軍部隊佩戴過領章

提起八路軍的臂章,人們再熟悉不過了。但是一說八路軍的領章,很多人可能都沒听說過。互聯網上更是說法不一,有的說有,有的說沒有。如︰“歷史上八路軍戰士都有領章帽微臂章,但電視抗戰片無領章。”“抗日神劇驚現八路軍配紅領章,這是混搭的節奏啊!”

其實,這兩種說法都有失偏頗。第一,八路軍的確有領章,而且有照片為證。第二,不是所有八路軍都有領章,只是部分人員戴過領章。

毛澤東和兩個小八路(新華社攝影記者石少華攝)

這張著名照片拍攝于1939年5月26日延安楊家嶺抗大門前,照片題名也叫“毛澤東在延安和兩個小八路親切談話”。照片中的兩個小戰士大個兒的叫安定寶,小個兒的叫劉長貴。可以清楚地看到兩個小戰士都穿著八路軍服裝,戴著領章。有些人以為是兒童團,其實他倆可是正規部隊,當時都在抗大(中國人民抗日軍政大學)當通訊員。抗大學員和工作人員均穿著八路軍服裝,所不同的是還佩戴一副抗大領章。領章是黃銅做的,紅底金字,“抗大”兩個字凸出來,分列左右。

佩戴抗大”領章的抗大副校長羅瑞卿

照片中,羅瑞卿時任抗大副校長,他就佩戴抗大領章。不光是抗大有領章,一些八路軍其他學校也有領章,如八路軍軍政學院、八路軍炮兵學校,也都有領章。

戴領章的八路軍女戰士

1944年,美國著名戰地記者哈里森•福爾曼在延安拍了很多照片,從照片上看,八路軍官兵既有臂章,也有領章。

佩戴紅領章的三五九旅旅長王震

當時在延安的八路軍部隊為留守兵團。1944年11月,三五九旅南下之前,留守兵團轄三八五旅、三五八旅、三五九旅、警一旅、警三旅、獨一旅、新四旅等部,總兵力52000余人。留守兵團部隊均有領章,從照片中可以清楚地看出。但除此之外,一般八路軍部隊是沒有領章的。

哈里森•福爾曼所拍攝的1944年延安一支八路軍隊伍,可以看出指戰員們都有領章。

同一記者拍攝于1944年,八路軍戰士都沒有佩戴領章,應該不是延安的留守兵團部隊。

(作者系軍史專家)

中國軍網微信(zgjw_81)出品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