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實版“生化危機”︰基因武器將如何影響未來戰爭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曹詩洋責任編輯︰任爽
2017-11-12 08:52

據新華網報道,10月30日,俄羅斯總統普京親口證實,有人在有目的地采集俄羅斯人的生物樣本資料。此言一出,即遭爆炸性傳播。俄媒隨即報道,美國空軍在一份生物樣本采購招標中將目標鎖定俄羅斯人。有俄專家警告,俄羅斯民眾的生物樣本未來或將被用于制造細菌武器,應監控此類收集活動。美國空軍教育訓練司令部10月31日向俄媒澄清說,美空軍最大醫療部隊、第59醫療部隊的“先進分子監測中心”確實搜集了俄羅斯人的生物樣本,但目的並不是制造細菌生化武器。

基因武器是指通過基因編輯技術修改致病微生物的基因編碼,而研制出的新一代生物武器,能夠從基因層面對敵發動攻擊。簡單來說,基因編輯技術就相當于一把基因“剪刀”,可以按照主觀意願將一種生物的基因片段“剪接”到另一種生物上,從而改變其生理特征。基因武器正是通過這種方式修改基因獲得新的致病微生物,從而使對方的疫苗庫失效。美國情報機構因此把基因編輯技術列為潛在的大規模殺傷性武器。

請關注《解放軍報》的報道——

基因武器如何影響未來戰爭

■曹詩洋

殺傷力巨大的“生物原子彈”

安布雷拉、浣熊市、T病毒……這些游戲迷耳熟能詳的名字構建了一個被失控的生物武器撕裂的虛擬世界︰在秘密的科學實驗室里,參與研究的上百名遺傳學、生物工程學專家因感染病毒而變成了嗜血的“僵尸”,人一旦被他們咬傷或抓傷就會受到感染,立即變成同類。

實際上,從一戰時期德國的流感細菌武器,到二戰時期日本的731部隊,再到冷戰時期蘇聯規模空前的生物武器庫,每段關于生物武器的歷史都不可避免地泛著血腥,令人不寒而栗。進入21世紀以來,基因編輯技術蓬勃發展,人類基因組圖譜順利完成,生物武器的研究也進入了基因武器時代,一場現實版的“生化危機”或將拉開序幕。

20世紀70年代至80年代,分子遺傳學迅猛發展,使研制基因武器成為可能。基因武器建立在對基因信息的載體——脫氧核糖核酸進行重組的基礎之上,借助基因工程的方法可以實現基因分離和重組,形成復合脫氧核糖核酸,並在此基礎上借助微生物實現基因轉移,制成可改變遺傳物質的生物武器。

由于基因武器是“剪”出來的新病毒、新細菌,遺傳密碼只有設計者才知道,對方很難及時破譯並研制出新的疫苗與之對抗。即使更新了疫苗庫,仍有源源不斷的新的基因武器“整裝待發”。研制疫苗的速度必定趕不上“投毒”的速度,這樣一明一暗的“較量”,顯然對防守的一方極為不利。

特別是隨著基因組學的迅速發展,越來越多的致病微生物的完整基因序列已被發現,這些微生物可能都是引發“生化危機”的始作俑者。只要找到基因密碼的突破口,就很容易將它們改造成殺傷力巨大的“生物原子彈”。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