概括他的一生,就用“戰”和“寫”兩個字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陳劍飛責任編輯︰任爽
2017-11-13 09:25

我1923年出生于一個小手工業者家庭,9歲母親病故。1937年淞滬會戰爆發,學校關閉,加上父親病故,我被迫輟學到上海華東皮鞋公司當學徒,曾親眼目睹日寇侵華的種種暴行。請關注今日出版的《解放軍報》的詳細報道——

從為革命而戰到為革命而寫

■陳劍飛

人物小傳

陳劍飛,上海人,1923年7月出生,1938年9月入伍,1938年12月入黨,歷任文書、干事、指導員、教導員、政治處主任、大隊政委、師副政委、分區副政委、陸軍學院研究員。參加過晉東南、魯西、湖西反掃蕩,淮海、渡江、解放貴陽等戰役戰斗,1983年7月離休。

前段時間,我將剛完成的《晚霞光輝夕陽記》初稿送給來家訪的干休所政委盧軍,想讓他幫我提提建議。盧政委接過書稿,笑著問我︰“老首長,您都94歲高齡了,勁頭咋還這麼足?”我說︰“我的一生可以概括為‘戰’和‘寫’,離休前為革命而‘戰’,離休後為革命歷史而寫,為前輩戰友而寫,為奉獻社會而寫,為夕陽生輝而寫。我寫書,一是感恩,二是總結,三是傳承,就是要把軍隊的光榮傳統、優良作風寫出來,力爭給後人多留些精神財富。”

聊得興起,我又跟盧政委介紹我為自己制定的“一二三四”生活目標。一副對聯——快快活活過日子,健健康康增年齡。兩個目標——百歲是近距離目標,“百二”是遠距離目標。三個堅持——堅持共產主義理想信念,堅持緊跟以習主席為核心的黨中央,堅持發揮余熱做好力所能及的公益小事。四個只管——小車不倒只管推,發展不停只管學,離而不休只管為,生命不息只管寫。除了剛完成的書稿,我還計劃撰寫《雲南鐵路發展史》《貴州秀麗山水魅人》等書,爭取2022年前出版。

說起書寫的習慣,可以追溯到戰爭年代。我1923年出生于一個小手工業者家庭,9歲母親病故。1937年淞滬會戰爆發,學校關閉,加上父親病故,我被迫輟學到上海華東皮鞋公司當學徒,曾親眼目睹日寇侵華的種種暴行。抱著對日寇的無比仇恨和樸素的愛國思想,懷著對苦難同胞被壓迫、被欺凌、被奴役的深深同情,我毅然攜筆從戎,輾轉萬里北上延安參加革命。戰爭中,我身兼數職,既是指揮員、戰斗員,還兼戰地記者。我有積累資料的習慣,打一仗就寫一點,有一點新鮮事就記一點,有戰友陣亡了,我就盡量把他的先進事跡記下來。

這個習慣我一直堅持到離休之後。我立下“生命不止、學習不停、筆耕不輟”的宏願,堅持活到老、學到老、寫到老、樂到老。在不斷書寫的過程中,我自我感覺越寫越好,越寫腦子越活,越寫越想再寫。遇有疑惑或難解之處,我經常查閱資料,甚至到書店、圖書館里尋根究底。為此,老伴劉玲常嗔怪地說︰“都這麼大歲數了,還那麼認真干嗎?你能把它吃到肚子里不成?”2010年10月,為悼念老伴,我賦詩道︰“老夫老妻度日月,劉玲說我寫百歲,如今愛妻仙逝走,殷殷囑咐記心中。寫書寫到一百歲,奉獻社會不計酬,要寫書目真不少,艱苦奮斗是法寶。”

30多年來,我先後自費出版《八年抗戰組詩》《一三九團抗日征戰記》《萬里歷險從軍記》《鐵血拼搏抗日記》等書,發表各類文章50余萬字。我筆下有關抗日戰爭、解放戰爭的許多史料,被收入原北京軍區、沈陽軍區、成都軍區和原第14集團軍軍史。

人活百歲不是夢,創新學習無止境。只要身體條件允許,我將一如既往寫下去!

(宋良軍、黎俊杰整理;照片由作者提供)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