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與兒子|第107醫院一名醫務工作者的親情自述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董紅娜 王昆責任編輯︰任爽
2017-12-27 04:10

那年,結束了56天的抗擊非典任務,我從小湯山醫院返回家中,剛一推門,只見3歲的兒子看見我扭頭便跑。我想追上他,他卻嚇得號啕大哭,仿佛我是童話中的陌生怪物。在奶奶的懷抱里,他一邊哭一邊不停地嘟囔︰“讓她走,讓她走……”請關注今日出版的《解放軍報》的文章——

道是無情卻有情

——解放軍第107醫院一名醫務工作者的親情自述

■董紅娜口述 王 昆 整理

今年12月4日,兒子的18歲生日。清晨上班前,兒子謝絕我的特意安排,神秘地說,今天他要給我一個大大的驚喜。會有什麼驚喜呢?

傍晚下班後,我匆匆趕回家,輕輕打開房門,一下驚住了︰兒子身著圍裙,竟然自己動手做了一桌飯菜,其中不乏酸辣土豆絲、炒山藥、炸蝦仁等我的最愛。看著我目瞪口呆的樣子,兒子自豪地說︰“媽媽,今年的生日我不喊朋友了,就咱倆過。”那可不,自從老公轉業進入駐地刑警隊,我們全家就很少有機會湊在一起吃飯,今晚他照例有公務在身,不能參加兒子的生日宴會。

“為啥今年不喊朋友了呢?”面對我的驚訝,兒子忽閃著長長的睫毛回答說︰“我覺得媽媽平時太辛苦了,以前是我對媽媽有誤解,今年的生日只想好好陪陪您。”听罷,我轉過臉去假裝換拖鞋,在模糊的淚眼里我的思緒一下飛回14年前。

那年,結束了56天的抗擊非典任務,我從小湯山醫院返回家中,剛一推門,只見3歲的兒子看見我扭頭便跑。我想追上他,他卻嚇得號啕大哭,仿佛我是童話中的陌生怪物。在奶奶的懷抱里,他一邊哭一邊不停地嘟囔︰“讓她走,讓她走……”直至最後毫無力氣地睡著了。

是夜,我許久不能入眠,看著一旁熟睡的兒子,我突然覺得似曾相識。56天前的小湯山,曾經就有這樣一個長睫毛的孩子和我有過溫馨的交流。

小雪冰是當時小湯山醫院年齡最小的一個病人,入院時她和父母分住在不同病區。一天晚上,小雪冰在病房呼叫害怕,我趕緊跑進病房將她緊緊抱起︰“小雪冰不怕,有阿姨在呢。”小雪冰望著我身上厚厚的三層防護服和護目鏡,怯怯地問︰“阿姨,我會死嗎?”看著她忽閃忽閃的長睫毛,我心疼地說:“不會的,你要和阿姨一樣堅強。”我知道小雪冰在想她的父母,而那一刻我也無比想念兒子。

9年後,類似的一幕再次重演。2012年初,一紙命令把我派到遙遠的南蘇丹參加維和行動。當我結束了一年的維和任務回到家中,兒子已由1米65的小男孩長成1米76的大小伙了。不久後兒子生日那天,作為母親,我想給他些許感情補償︰“兒子,這個生日你打算怎麼過,媽媽完全听你的。”兒子的回答干脆利落︰“我已經和同學約好一起在外面過。”“怎麼感覺你跟同學比媽媽還親呢。”兒子說︰“那當然了,您不在家的這一年,不都是同學在陪我嗎?”看著兒子在一聲“拜拜”中淡然走出家門的身影,我的心瞬間被擊痛了,兒子真的與我疏遠了。

那段日子里,我一邊工作一邊細心觀察著兒子的變化,很快便發現,兒子沉溺上網,學習成績直線下降……對我來說,原本不可能出現的這些問題統統都來了。我很惶恐,又無法責怪孩子,身為軍中醫護人員,我知道兒子的叛逆期來了,而在這個重要時期我卻沒能陪伴在他身邊。

從那之後,業余時間我把更多的心思用在兒子身上。從小湯山孤獨無依的小雪冰到非洲食不果腹的兒童,從眼前的知識學習到未來的人生展望,一次次交談、一次次溝通,使曾經橫亙在母子心靈間的冰層逐漸融化了。唯其如此,才有了開頭的這幕“驚喜”。

一年前,我被調整到門診部任護士長。也許因為有了這段特別的經歷和感受,我深知軍人和軍屬的不易,姓軍為戰、為兵服務的理念在我心中深深扎根。在門診部,我們成立了 “共青團志願服務隊”,不分正課時間還是雙休日,對軍人和軍屬實行全程導醫、全程陪護,被官兵親切地譽為“為兵服務天使團”。

“好孩子,你終于長大了,祝你生日快樂!”“感謝媽媽的養育之恩,祝媽媽永遠健康美麗!”照相機“啪”的一聲自拍,記錄了我們的幸福時刻。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