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空,未來大國博弈的高邊疆

來源︰中國軍網作者︰謝洋責任編輯︰任爽
2018-01-02 10:29

太空,未來大國博弈的高邊疆

國防科技大學國際問題研究中心 謝洋

“明月幾時有?把酒問青天。不知天上宮闕,今夕是何年。”

2017年10月4日,農歷八月十五,我國傳統的中秋佳節。同時,今年的10月4日,也是人類從事太空活動一個值得紀念的特殊日子。60年前的今天,人類第一顆人造地球衛星“斯普特尼克”闖入太空,瞬間將人類頭頂那古老的寂靜打破,由此拉開了人類太空時代的帷幕。浩瀚的星河,寄托了人類浪漫的迷思。深邃、靜謐的無垠太空,千百年來曾高懸穹頂,不可接近。然而,短短百年的科技,一顆顆俯視大地的衛星凝成繞地環行的“星座”。“邊疆”追隨火箭,向著高空無限蔓延。隨著地緣政治競爭在太空領域的延伸,這片“無主之地”漸漸成為群雄逐鹿的焦點。

現今在莫斯科航天博物館展出的“斯普特尼克”號全尺寸模型(法新社)

早在50多年前,時任美國總統肯尼迪就預言︰“誰控制了太空,誰就控制了地球。” 俄羅斯則稱“優先發展空間信息支援系統 ,確保有效地支持部隊行動,是國家安全和維護世界戰略穩定所必須的”。杜黑在《制空權》里有一句名言︰在空中被擊敗,就是戰敗。現在我們則可以說,未來,在太空被擊敗,就是永遠的失敗。

那麼,太空是如何發展為美、俄等國維護國家利益所必須關注和佔據的戰略“制高點”?如今各國是怎樣奪取和守住這新時代的“高邊疆”?太空戰對未來作戰有什麼影響?

一、歷史回顧

空間技術同其他科學技術發展一樣,其最新成果也往往首先應用于軍事領域。冷戰時期,激烈的太空競賽在美、蘇兩個超級大國之間展開,你爭我奪、此起彼伏,極大地推動了以軍事為核心的太空科技發展。據俄羅斯《莫斯科時報》網站2014年11月18日發表題為《蘇聯讓人驚掉下巴的五大軍用太空項目》的報道稱,當時蘇聯的五大太空項目分別是R-7洲際彈道導彈、“神風”衛星、米格-105“螺旋”、“鑽石”空間站和“極地號”戰斗空間站,並從60年代初就制定和實施“太空防御計劃”,到70年代末,相繼實驗成功了天基激光武器、共軌攔截器以及截擊衛星等一系列太空武器,起步早發展快成效高。美蘇爭霸第三階段,與蘇聯針鋒相對的美國也于1982年提出了“高邊疆戰略”,第一次將太空安全與發展提升到國家戰略層面,形成集政治、軍事、技術、經濟為一體的總體戰略。1983年,里根政府推出“星球大戰”計劃,提出建立多層導彈攔截系統,全面發展太空武器,極大拉動了美國國防科技發展,為此後其軍事稱霸奠定了重要基礎。

20世紀70年代以來,航天技術在開發和應用方面不斷取得突破性進展,航天活動的規模不斷擴大,人類對太空的探索活動逐步從探索實驗階段過渡到實際應用階段,進而進入爭奪控制階段。一些發達國家逐步拓展航天器的攻防性能,並成立相應的軍事航天機構和部隊。如美軍1985年9月成立聯合航天司令部,正式組建軍事機關和航天部隊,以統一軍事行動。俄羅斯2001年從屬于戰略火箭軍的軍事航天部隊和太空導彈防御部隊抽調出部分力量,構成一個新的獨立兵種——太空部隊。

二、現實存在

隨著空間技術發展和空間武器的出現,空間作戰正在從傳統的信息支援向空間攻防對抗和天基對地打擊方向發展,加快形成信息、火力、機動三位一體,戰略、戰役、戰術全面覆蓋的獨立體系,有力促進了空間力量的發展,推動了軍隊戰斗力生成模式轉變。如今,美國憑借太空科技優勢,欲構築全球戰略關鍵基石;俄羅斯欲搶佔“制天權”,率先發展空天軍事力量;印度進軍太空,斥巨資打造空間堡壘;日本則虎視眈眈,從法律上突破限制,野心勃勃。

美俄兩國都已經進行了一系列爭奪太空戰場的攻防技術試驗和演習,最為著名的便是由美國空軍航天司令部所屬的“空間創新與發展中心(SIDC)”組織實施的“施里弗”系列演習。雖然太空作戰演習一直飽受爭議,涉嫌引起新一輪軍備競賽,但是美軍仍一直在進行,演習的內容逐步系統化。演習從最初的驗證先進的太空技術,發展為探索政策、策略問題及外交、經濟、軍事和情報活動,也越來越深入到太空和網絡電磁空間中,影響著美軍及其盟國的太空作戰能力。太空的爭奪由原來的和平開發與利用競爭,轉變為以軍事對抗為主要手段的佔領與控制。雖然真正意義上的太空戰還沒有發生,但從近期幾場局部戰爭來看,太空已成為繼陸、海、空戰場之後又一個新的重要戰場。

“十二五”期間中國戰略高技術水平持續提升,有力提升了國家競爭力,極大振奮了民族精神。載人航天和探月工程取得舉世矚目的成就,嫦娥探月“繞”“落”“回”三步走戰略穩步推進。天宮二號和神舟十一號實現太空對接,天舟貨運飛船成功向太空“送快遞”,突破關鍵性技術,未來幾年我國或將是世界上唯一擁有太空站的國家。而成功發射由我國完全自主研制的世界首顆量子科學實驗衛星“墨子號”,更是可能從根本上、永久性解決信息安全問題。基于北斗導航系統的開發應用也廣泛服務于測繪、城建、水利、交通、旅游和應急救災等領域,北斗三號全球定位系統正式啟動建設。一個蓬勃發展的航天大國正在崛起,向著“發展航天事業、建設航天強國”的航天夢奮勇進發!

中國走了一條不同于西方國家征服太空的道路,中國始終將和平利用太空作為發展航天事業的宗旨。在中國政府每年例行發布的《中國的航天》白皮書中明確指出,中國政府把發展航天事業作為國家發展戰略的重要組成部分,始終堅持為了和平目的探索、開發和利用外層空間。一再申明和平發展的原則,也向全世界表明了中國發展航天事業堅持走中國特色的和平發展道路的決心。

三、未來太空

近年來,美國X-37B空天飛機和多種型號的高超聲速飛行器被認為是未來太空戰斗機的雛形。可以在1小時內打擊任何地面防御體系,對任何國家現有的防空能力來說,無疑都是一個巨大的噩夢。空天飛機甚至尚在論證研究的“空天母艦”這種未來太空作戰的“超級明星”的出現及大量運用將對未來戰爭產生深刻的影響,未來戰爭將面貌一新。早在2007年6月,美國空中作戰司令部就為五角大樓的決策者們進行了一次與眾不同的演習——“空天母艦”扮演主角的未來全球戰爭。在假想的演習中,“敵國”的核導彈準備就緒即將發射的一剎那,在地球亞軌道上游弋的美國“空天母艦”釋放出太空戰斗機,在短短5分鐘內就向對手投射了精確制導炸彈,準確地摧毀了它們的地下指揮所、地面防空火炮陣地、核導彈發射場的控制中心等目標。經過這群“開路先鋒”的“狂轟濫炸”,美空軍常規戰機隨後不間斷地突入“敵國”上空,剎那間就取得了制空權。

空間攻防武器的發展與成熟使得太空必將成為未來作戰名副其實的主戰場。維護戰略威懾中的太空、反導和核武系統的互動穩定,促進太空軍備控制的安全戰略溝通,加強太空復合相互依存中的多元領導與有效協調,既事關太空和平與國際安全,也是大國維護自身安全利益的必然選擇。

中國一貫奉行防御性的國防政策,堅決反對太空軍備競賽和太空軍事化。但是也必須看到,當今世界並不太平,霸權主義和強權政治依然盛行。面對日益激烈的太空競爭,中國要有效維護自身安全,不能“自廢武功”,要防患于未然,切實提高防範太空空襲的能力,利用我國現有的航天技術,大力發展各種民用通信、導航、探測、氣象等衛星和宇宙飛船等航天器,防御來自太空的打擊。只有在太空佔有一席之地,才能維護國家的太空安全,否則國家主權的“高邊疆”就會失防,國家安全防務就會出現漏洞。因此,進軍太空,維護太空安全,是中國的必然選擇。

黑格爾說︰“一個民族有一些關注天空的人,他們才有希望;一個民族只是關心腳下的事情,那是沒有未來的。”

習近平總書記強調︰“星空浩瀚無比,探索永無止境,只有不斷創新,中華民族才能更好走向未來。我們正在實施創新驅動發展戰略,這是決定我國發展未來的重大戰略。航天科技是科技進步和創新的重要領域,航天科技成就是國家科技水平和科技能力的重要標志。”

60年太空發展歷史和國際風雲變幻充分證明︰強國必鑄強于太空,強軍須爭勝于太空。我們曾錯過大海,絕不能再忘卻星辰。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