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解|日本幾個動作昭示日美軍事一體化加速推進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袁 楊責任編輯︰任爽
2018-01-11 03:07

從派艦為美軍艦進行海上加油及執行護航任務,到決定從美國引進兩套陸基“宙斯盾”反導系統,日本的種種動作無不顯示——

日美軍事一體化加速推進

■袁 楊

在戰後日本的安全保障體系中,日美同盟的核心作用貫穿始終。日本自衛隊自成立以來,始終扮演著美軍的附庸角色。這也是日美軍事一體化的傳統和固有屬性。然而,當今意義上的日美軍事一體化,則是指日本自衛隊與美軍在地位對等條件下展開的體系高度融合的聯合軍事行動。就趨勢而言,日美軍事一體化的程度正在不斷加深。

動因——

相互利用,美國助長日本野心

隨著近年來中日經濟總量對比發生變化,日本的危機感陡然上升。在心態失衡背景下的政壇保守化情緒,直接傾瀉到中日關系領域,圍繞中國固有領土釣魚島及其附屬島嶼的主權爭議,因為日方的“購島”鬧劇等挑釁手段而激化。實質上,在日本的戰略設計中,當下其所追求的不單單是領土主權本身,還企圖以領土糾紛為借口,強化防衛力量建設,為其爭奪東亞地區主導權奠定力量基礎。而在這一進程中,日美同盟無疑是其最為倚重的一個平台。

美國因素在日美軍事一體化進程中的助推作用毋庸置疑。近年來美國推行的“亞太再平衡”戰略、“空海一體戰”構想以及“全球公域進入與機動聯合”概念,基本都是以中國為遏制對象提出的。在這一系列戰略構想中,最大限度利用盟國的力量是美國的主要策略之一。為此,美國在中日領土主權爭端中,以一種非平衡性策略偏袒日本,為日本撐腰打氣。美國在極力支持日本解禁集體自衛權的背景下,推動兩國軍事一體化幾乎成了必然選擇。盡管這種 “日美互助”只是對日本的單方面賦能,但卻造成了雙方均樂見其成的相互利用結局。

自安倍晉三第二次執政以來,日本的防務政策表現出越來越明顯的外向性色彩。2013年12月的“安保三箭”、2014年7月的解禁集體自衛權、2015年4月的日美“防衛合作指針”、2016年3月的“新安保法”施行,無不充分體現了安倍所謂“積極和平主義”外衣下的軍事安全野心。隨著2017年投機改選眾議院、重組內閣順利完成,下一步,安倍將向著修改憲法的目標邁進。在這樣的背景下,日本自衛隊走向國際軍事舞台,施展其軍事影響力,甚至包括以行使集體自衛權名義進行武裝干涉都已不再是什麼“可能與不可能”的問題。而在這一進程中,日美軍事一體化可以說既是因,亦為果。

現狀——

健全機制,融合程度越來越高

日美軍事一體化的現狀體現在四個方面︰

一是防衛協調機制基本健全。日美防衛合作的總體協調機制和防衛合作協調機制,自冷戰結束起就逐步趨于完善,主要職責是在“防衛合作指針”規定範圍內,對自衛隊和美軍間的共同行動進行協調和聯絡。參與總體協調機制的不但包括兩國防務部門的有關機構,還包括兩國政府的相關部門,主要任務包括共同制訂聯合作戰計劃和相互合作計劃。總體協調機制由“安全保障協商委員會”“防衛合作小組委員會”和“共同計劃研討委員會”組成。防衛合作協調機制由三個層次的四個機構組成︰“日美聯合委員會”和“日美政策委員會”位于頂層,負責政策性協調;“聯合協調組”是第二層,負責對自衛隊和美軍的活動以及需要兩國政府機構參與的事項進行協調;“日美聯合協調所”處于底層,由日美參謀部/司令部代表組成,是日美聯合軍事行動的重要職能機構,具體負責日美聯合行動的組織及編組力量實施作戰時的協同事宜。

二是作戰指揮機構逐步向聯合靠攏。自2006年駐日美軍部署整編開始,日美聯合作戰體制的建立進入快速發展階段。經過一段時期的整合和部署調整,日本陸上、海上、空中自衛隊與美駐日三軍的指揮機構已經實現了同地部署。自衛隊中央快反集團司令部(將變身為陸上總隊司令部)與駐日美陸軍司令部部署在座間基地;航空自衛隊航空總隊司令部與美軍第五航空隊司令部一同部署在橫田基地;海上自衛隊聯合艦隊司令部與美第7艦隊司令部則繼續一同部署在橫須賀基地。這種指揮機構的並設格局,對于提高日美聯合指揮控制能力十分有利。就迄今情況看,盡管日美間設置的各類常設和非常設聯合協調機構尚不能滿足日美軍事一體化越來越強烈的實際需求,但畢竟已經具備了一定的聯合基礎,可為未來成立聯合作戰指揮所提供相對成熟的條件。

三是防衛合作分工日漸清晰。2015年的日美“防衛合作指針”,是在日本同盟地位上升、自主防衛意識空前強化的背景下出台的,對日美雙邊軍事合作的範圍、分工、方式與行動樣式等均作出了詳細規定,體現出日美加速推進軍事一體化的總體趨勢。其中關于合作機制與行動樣式提出的構建“無縫、強力、彈性、高效”的同盟協調與聯合應對機制,或可視作日美未來軍事一體化的總體圖景,其所謂的政策和運用兩大層面調整,將會使自衛隊和美軍在作戰體系的融合上更加走向深入。

四是聯合演訓融合程度越來越高。日本自衛隊與美軍間展開的各類實兵訓練和演習每年都機制化展開。近年來,這些演訓活動更是呈現出規模逐步擴大、融合程度越來越高、想定指向性越來越強等特點。此外,自衛隊聯同美軍參與的各類多邊聯合訓練與演習也在增加。這些日常演訓活動,毫無疑問會為日美軍事一體化提供重要的聯合行動基礎。

前景——

角色易位,日本更多走向台前

日美軍事一體化符合日美雙方的戰略利益訴求,未來發展趨勢將會越來越緊密、越來越強化。總體看,大致會有以下幾個方面︰

一是日本在軍事一體化體制中的作用與地位將進一步增強。日美軍事合作的發展歷程,大體經歷了從“單打”到“雙打”的過程,未來也有可能再恢復到主角易位的“單打”,但屆時日美雙方的融合程度則已完全與之前的“單打”不在同一個次元了。同盟關系初期,美主日從,自衛隊被視為美軍的“替補”力量,某種程度上講,是一個“板凳隊員”。隨著日美軍事合作的逐步加深,在軍事一體化背景下的雙邊合作越來越像兩名“雙打”選手。離開了“板凳”的自衛隊可以與美軍一樣完成各種動作,再無羈絆與限制。而就未來發展來看,自衛隊在美軍這一強大“替補”的支撐下,走上前台充任“單打”選手的可能性空前上升,日本場上與美國場下的協調配合將是日美軍事一體化的未來前景。由此,我們可以清晰看出自衛隊地位與作用的提高。

二是聯合作戰指揮控制的一體化程度將會越來越高。如果說當前的日美聯軍作戰指揮更多是行動上的合、指揮上的分,那麼未來的發展方向則是指揮與行動上的全面聯合。事實上,在近年的日美聯合演訓活動中,已經出現了由日本自衛隊指揮官負責指揮日美雙方實施相關聯合訓練課目的情況。如果在實戰層面能夠實現聯合指揮,那麼指揮控制機構的設立無非只是一個形式問題,尤其是在日美指揮控制系統基本兼容的前提下。

三是日美將制訂聯合作戰計劃和聯合行動手冊。早在上世紀七八十年代,日美就曾制訂過針對蘇聯和中東地區的相關計劃,進入21世紀後,日美更是制訂了更具針對性的想定“半島有事”的聯合作戰計劃。未來,作為一個已經列入議事日程的方向,日美以應對“西南方向有事”為背景的聯合作戰計劃也將會加緊推進。對于地區安全和我周邊安全環境而言,這無疑是一個值得高度警覺的動向。

(作者單位︰軍事科學院戰爭研究院外國軍事研究所)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