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25軍的“生死血路”︰軍政委帶頭沖鋒

來源︰新華社作者︰張嘯、李兵峰、馬藝責任編輯︰任爽
2018-03-14 13:24

今天,當人們走進豫西伏牛山區,來到名不見經傳的河南省方城縣獨樹鎮,要不是七里崗上那把25米高的變形刺刀——紅25軍血戰獨樹鎮紀念碑,許多人或許不會知道,80多年前的這里,紅軍與國民黨軍發生了一場殊死血戰。

1934年11月,根據中共中央指示,在鄂豫皖根據地堅持斗爭的紅25軍,開始了艱苦卓絕的長征。

在軍長程子華、政委吳煥先、副軍長徐海東等人的率領下,他們采用聲東擊西的戰術,跳出了敵軍在桐柏山區的包圍圈,計劃越過許(昌)南(陽)公路,進入伏牛山區創建新的根據地。

國民黨第40軍軍長龐炳勛判斷紅軍“似有經象河關及葉縣方城間獨樹鎮、保安寨西竄模樣,仍為西竄企圖”。據此,他命令其第115旅在紅軍的必經之地方城縣獨樹鎮七里崗和硯山鋪一帶截擊,同時令其騎兵團南下保安寨配合堵截,騎兵第5師等也撲向這里“圍剿”。

11月26日,國民黨軍第115旅和騎兵團搶先到達獨樹鎮一帶,佔領有利地形構築工事,準備攔截紅軍。

初冬時節,恰遇寒流襲來,北風呼嘯,寒風凜冽,風雪交加。紅軍戰士身著冰冷濕透的單軍裝,凍得渾身哆嗦。當日13時,正當先頭部隊按計劃準備跨過許南公路時,突然遭到敵人的猛烈襲擊。

敵人預有埋伏,而紅軍官兵因天氣嚴寒,手指被凍僵,拉不開槍栓,加之能見度低、地形開闊、無陣地依托,一時陷入混亂,被迫後撤。敵人乘勢發起攻擊,並實施兩翼包圍,情況危在旦夕。

危急時刻,吳煥先從後面趕上來,大聲疾呼︰“同志們,就地臥倒,堅決頂住敵人,決不能後退!”看到軍政委沖上來了,紅軍官兵立即臥倒在泥水里頑強抗擊敵人。

吳煥先從交通員身上抽出一把大刀,高聲呼喊︰“同志們,現在是生死存亡的時候,決不能後退!共產黨員跟我來!”戰士們熱血沸騰,上好刺刀、拔出大刀,爬起身來跟著吳煥先沖上去,與敵人展開肉搏戰。經過激戰,紅軍初步穩定了戰局。

這時,徐海東率後梯隊跑步趕到,投入戰斗。官兵們點燃一處小草垛,輪流烘手烤槍,幾十挺機槍、數百支步槍這才一齊怒吼起來,終于打退了敵人的猖狂進攻。隨後幾番激戰,紅軍仍未能打開突圍缺口,雙方形成對峙局面。

天黑以後,風雪交加,狂風大作,敵情仍然嚴重︰前、左、右均有圍堵敵人,後有敵騎兵第5師等部隊即將撲來。我軍孤軍作戰,且又在地形平坦、人生地疏的地區,稍有不慎就會全軍覆沒。

為避免腹背受敵,軍領導決定連夜突圍。部隊連夜冒雨穿過敵人縫隙,繞道急行,在當地群眾的引領下,從保安寨沈莊附近越過許南公路,進入伏牛山區,終于跳出敵人包圍圈。

獨樹鎮一戰,紅25軍傷亡十分之一。這些烈士遺體後來都埋在七里崗戰場西北的一個大坑中。上世紀60年代,當地修路時,老百姓從這里移出了滿滿一大坑烈士遺骨。

紅軍戰士的鮮血,染紅了七里崗的山坡和土地,開闢了一條紅25軍的“生死血路”,鑄就了紅軍的不朽威名。1935年9月,這支從血戰中沖殺出來的英雄部隊先期到達陝甘革命根據地,為迎接黨中央和主力紅軍北上發揮了重要作用。

今天,數百名紅軍烈士長眠在七里崗,他們用鮮血鑄就的那柄變形的刺刀,永遠高高矗立,為後人吟唱出革命英雄主義的史詩,也在昭示來者永遠不忘那段艱苦卓絕的歷史。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