儀仗女兵|距離紅毯僅一步之遙,這一步要走多久?

來源︰解放軍報作者︰邱 婧責任編輯︰任爽
2018-04-12 10:46

對儀仗女兵邱婧來說,最折磨人的莫過于吃過苦中苦卻還只是個“旁觀者”。作為禮賓任務的預備隊員,她曾距紅毯僅有一步之遙、一牆之隔,可這樣的一步之遙究竟要走多久?請關注《解放軍報》的詳細報道——

儀仗女兵——

跨越一步之遙

■邱 婧

“無論如何,這兵,我當定了!”時至今日,腦海里仍不時閃回這一幕。我狠狠地摔上房門,沖進雨里。18歲,我不顧家人反對,毅然地選擇參軍入伍。

送別的隊伍排到了門外,我執意要自己走,一方面是賭氣,但更多的是害怕面對父母時內心的愧疚與不安。列車緩緩啟動,我猛然瞥見父親熟悉的身影,他眉頭緊蹙,身軀已不那麼硬朗。那一刻,我心頭一酸,“一定要干出個樣子。”

“邱婧!”“哎。”“叫你要答到!”“好。”“回答要說是!”“是。”

2014年9月30日,我走進了仰慕已久的三軍儀仗隊。可一切卻並非想象中那般如意,就連最基本的“說話”都成為一種困擾。當電視中的短裙馬靴、英姿颯爽變成了現實中無休止的武裝越野、戰術戰備,我更體會到了這樣一句話︰“理想很豐滿,現實太骨感。”

“為什麼又不及格?”“怎麼每次都是你!”從“尖子生”到“重點人”的落差,加上與同齡人多彩大學生活的對比,我曾質疑當初的選擇。

每天端著七斤半的禮賓槍原地踢腿幾個小時,冬天淚水和著汗水在額下結冰;雙手磨出層層老繭,腳腕腫得脫不下馬靴;胯骨被槍托磕得青一塊紫一塊,晚上雙腿疼得不敢靠床……我從未想過那無限風光的背後竟是這般難以言表的艱辛。

考慮到儀仗任務不分四季,為了適應不同氣候條件,保證任務場上不出差錯,即使在人們已經棉帽、手套、圍脖、口罩全副武裝時,我們也只能身著單薄的常服在寒風中練習站立。剛開始也是凍得瑟瑟發抖,漸漸地開始汗流浹背,頭發上結起冰錐。

我自認為在部隊大院里長大的孩子是不怕苦的,可最折磨人的莫過于吃過苦中苦卻還只是個“旁觀者”。2015年6月23日,比利時國王應邀訪華,莊嚴的人民大會堂外五星紅旗迎風飄揚。亮麗的紅毯讓人心生肅穆,可作為預備隊員,我只能躲在距它僅有一步的牆後。盡管那牆的高度不足兩米,卻足以將牆外的盛況擋得嚴嚴實實。

國歌響起那一刻,我屏住呼吸努力想象著自己接受檢閱的模樣。“向右看——敬禮”,听到口令我右手下意識地握緊背帶,迅速將槍提至胸前,同時猛地向右擺頭。可再次看到面前高高的磚牆時,我才意識到自己的可笑。盡管這里距紅毯僅有一步,可這樣的一步之遙究竟要走多久?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