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燕生︰擴大開放是進入新領域新層次的開放

來源︰新華網作者︰張燕生責任編輯︰任爽
2018-08-08 13:11

4月8日至11日,以“開放創新的亞洲,繁榮發展的世界”為主題的博鰲亞洲論壇2018年年會在海南博鰲舉行。11日,博鰲亞洲論壇“實體經濟與金融力量”思客會舉行,本次活動由新華網思客、清華大學中國與世界經濟研究中心聯合主辦,新華網海南分公司承辦。

在本次思客會上,中國國際經濟交流中心首席研究員張燕生接受思客的專訪。他認為,中國的擴大開放是進入到一個新的領域、新的層次的開放,是一個新的開放方式;中國在擴大開放的過程中,為了創造更好的投資環境、更好地與國際接軌,需要改變一些規則;放寬市場準入的過程中,中國肯定會面臨多個重大風險;擴大開放面臨的挑戰和前40年相比,會更難。

中國國際經濟交流中心首席研究員張燕生接受思客的專訪。新華網 郭建偉 攝

擴大開放是進入到新領域新層次的開放

首先,擴大開放是進入到一個新的領域、新的層次的開放,是一個新的開放方式。放寬市場準入意味著現代服務業、金融、保險、資本市場的開放。這意味著對外開放到了市場經濟的體系中間,到了高端市場。這些領域都是知識密集型、技術密集型、人才密集型、全球性的,如果你要開放就意味著這些開放領域的體制機制要在高端市場上,在知識經濟、科技創新、人力資源方面同國際通行的規則接軌,然後才能實現全球合作,與國際無縫連接,這對中國的市場準入體制機制和管理、政策的要求非常高。這要求中國有一流的大學、一流的直接融資體系、一流的人才和科技創新能力,我們要進行這樣的開放,一方面體現了我們40年改革開放培養起來的信心,另一方面代表了我們面對未來的高質量發展,面對未來的現代化經濟體系的建設,面對解決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發展之間的矛盾,我們已經開始打攻堅戰了。

第二,進一步改善投資環境。投資環境實行負面清單管理和準入前國民待遇。負面清單管理和準入前國民待遇就是法無禁止皆可為。中國的投資環境會與國際高標準的投資環境接軌。怎麼接軌,我的理解就是第一“引狼入室”,第二“與狼共舞”,第三“培養狼性”。充分改善和開放的投資環境,凡是跑不過狼的羊就會被淘汰,要想存活就必須玩命地跑,玩命地跑就意味著自己必須非常有效率。這樣,中國經濟、中國投資環境會變成一個高度開放、高度透明、高度可持續和高效率的投資環境。這個時候會不會像加入WTO那樣帶來外資投資中國的高潮?民資投資創新、綠色、民生、新型城鎮化的高潮?很有可能,它就會增加新的增長動力。

第三,知識產權保護。一方面,中國承諾下一步在知識產權保護方面會加大力度,會提高違法的成本。另一方面,中國也希望外國政府同樣要保護中國的知識產權。像美國現在不允許中國的華為通訊設備進入美國,把華為的手機全面下架,毫無疑問,這不但不尊重知識產權,而且完全不尊重起碼的市場經濟規則。

第四,擴大進口。中國要擴大進口,一個方面是滿足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他們需要多樣性的消費、高品質的消費、個性化的消費,所以他需要買全球的貨物,消費全球的服務和商品。這種情況下,中國在今年的10月會舉辦上海國際進口博覽會來滿足這樣的需求。過去30年開廣交會,未來30年開上博會,上博會就意味著中國是真正的大國。它夯實自己的內需基礎,然後促進消費中心的形成,同時它會為全球帶來需求,給全球帶來動力,給全球帶來和中國全方位合作的契機。

在擴大開放的過程中需要改變規則

在我們創造更好的投資環境與國際接軌的時候,肯定要改變一些規則。因為首先負面清單管理和準入前國民待遇本身就是規則的革命性變化。過去我們是正面清單,什麼東西可以做,什麼東西不可以做,什麼東西限制做,我們都是用清單規定得很清楚。外商投資的指導目錄現在是實行負面清單,法無禁止皆可為,是把不能做的規定下來。不能做的東西先是盡可能地多,上海自由貿易試驗區的清單,2013年是190項,2014年是139項,2015年是122項,後來不斷地縮小。我們相信這個清單最後會變得非常短,到只有四五十項,那就意味著國家出于安全、出于經濟命脈、出于敏感考慮而要有所限制的投資領域會變得非常少,大部分都會對外資開放、對民資開放、對國資開放。

中國要想解決融資難、融資貴,就需要讓混合所有制的效率得到提升。不是說民營就有效率,也不是說外資就有效率,也不是說國資就有效率,而是市場競爭,讓它充分競爭,市場會選擇有效率的,有效率的組織融資成本就低,融資的便利化和效率就高,就不會融資難,就不會融資貴。解決問題的關鍵核心就是“引狼入室”,把外資放進來,把民資放進來,讓它們充分競爭,讓沒有效率的退出,不管是國企還是民企還是外企,讓市場在資源配置中起決定作用。這些規則的改變都是革命性變化,它也是與國際接軌的,只是現在才剛開始。我相信今後中國在這個方面會在法制化、市場化、國際化方面邁出堅實的步子,並且會走得非常快。

擴大開放放寬市場準入面臨兩個重大風險

放寬市場準入的時候,主要有兩個風險。

第一個風險就是要防範和化解國際的重大風險。

第二個就是中國正面臨著一個從過去40年轉向未來40年的發展階段變化,從高速增長到高質量發展轉變,從傳統的經濟體系轉成現代化經濟體系,主要矛盾發生深刻變化,能不能夠完成這個轉型,進入到新的軌道,這是另外一個重大的風險。

擴大開放面臨的挑戰和前40年相比會更難

過去40年實際上是從計劃經濟到市場經濟的轉變,未來40年是從傳統社會到現代社會的轉變。未來40年會比過去40年更難,因為從計劃到市場,中華民族五千年文明中充滿了市場經濟的因素,從宋朝開始,我們就有資本主義的萌芽,就有市場經濟。

過去中國無論是計劃經濟還是市場經濟,我們都有農貿市場,農民會把自己的雞、雞蛋、米以及自留地自己種的東西拿到集上去賣。中國對市場其實不陌生,你只要讓他做,他就能做。市場的發展階段就像人的成長一樣,有3歲的農貿市場,有處于10歲的商品市場,有處于18歲的要素市場,有處于23歲的金融市場,然後處于35歲的衍生品市場。這是我們過去40年所面對的環境。

那未來40年呢?未來40年我們要實現人的全面發展,社會的全面進步和經濟的全面繁榮,要實現現代化。不僅要滿足人民日益增長的對物質、文化、生活品質的需要,我們還要滿足人民對民主、法制、公平、正義、安全和美好生態環境的需要,這些東西不是我們五千年文明都有的。

比如說民主、法制、公平、正義、安全和生態環境,這些任務對中華民族來講是一個現代化的挑戰。這一代人走好了過去的40年,能不能走好未來的40年,就看年輕一代能不能夠上下求索,求索出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發展道路。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