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大鳴︰修建一條道路所能改變的社會結構

來源︰新華網作者︰周大鳴責任編輯︰任爽
2018-08-08 15:27

4月12日,中山大學社會學與人類學學院教授周大鳴在華中科技大學做了題為“道路與聚落——路學視角下的城鄉結構變遷”的演講,他認為,中國突飛猛進的“交通革命”使得中國社會的時空距離被大大壓縮,城鄉之間的中間層級也隨之消減,大區域、扁平化的“並聯式”城鄉格局將代替傳統的“串聯式”格局,成為當代中國城鄉社會結構變遷的一種典型模式。

以下為周大鳴教授發言內容︰

2017年12月9日,貴州遵義一山間鄉道,從高空鳥瞰形同書法家用筆在山間寫下的草書。(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今天我講《道路與聚落︰“路學”視域下的城鄉結構變遷》。道路這個東西很有意思,我們每個人都離不開道路,但很少有人會去思考,更不會想著去從道路的視角做研究。一直以來,道路作為一種純工程、純設計的東西,沒有從人文社會科學的角度被研究,文獻檢索也查不到社會學、人類學或者其他的學科對道路的研究。這個對我們日常生活、工作有著重大影響的事情,竟然沒有太多人去關注,所以這些年我們開始做關于道路的研究。

道路和聚落是什麼含義?第一個,道路是“過去供人馬車通行所設計的路,兩地之間的通道”,它是一種實體;第二個是一個比喻,用來比喻事物的發展,或為人處世所遵循的途徑。聚落是人類個體居住地的總稱,是人類居住和生活的場所。就像我們現在要建“村村通”公路,道路總是要溝通各個聚落的。“路通財通”“要想富,先修路”,實際上我們並沒有把道路看成一個純粹的交通載體,而把它作為一個致富的工具。

當然,路對于城市的發展起至關重要的作用,對它們的修建可能會改變經濟的格局,引起人流、物流等流動。舉一個例子,我的家鄉湘潭,在河運時代是湖南省最重要的港口城市,在明清兩代也是最繁華的商業中心。因為那時用木船做交通,湘潭適合做碼頭,而長沙不適合做碼頭,所以河運時代的長沙只是政治中心,而不是商業中心。後來普通鐵路修建,興起了株洲。當時張之洞在武漢冶煉廠需要煤礦,在江西的萍鄉發現了煤礦,從萍鄉到武漢就需要一條鐵路,先把煤礦從萍鄉運到株洲,再從株洲下湘江運到武漢。後來粵漢鐵路(現為京廣線南段)的修建,也是修到株洲,因為鐵路的修建,株洲很快超過湘潭。再後來,到了高鐵時代,交通樞紐建在長沙,使長沙成為了湖南省無法取代的經濟和文化中心。

我想表達的是,交通的變化對城市的變化影響很大,比如湖南和江西。粵漢鐵路最開始的設計經過江西,但在晚清,湖南人在朝廷做官的比較多,所以很多官員向朝廷建議這條鐵路應該經過湖南。譚嗣同給光緒皇帝寫了好幾份折子說,鐵路經過湖南有怎樣的好處。可見,一條道路的修建其背後明顯有政治、權力的博弈。隨著粵漢鐵路的修建,周邊城市也逐漸興起,但江西卻被邊緣化了——過去江西是很重要的通道,但有了鐵路後,鐵路成了一個大動脈,像毛澤東的一首詞“茫茫九派流中國,沉沉一線穿南北”,這講的是長江和京廣線,從中可以看到鐵路的重要性。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