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維為︰改革開放40年,成功秘訣何在

來源︰環球時報作者︰張維為責任編輯︰任爽
2018-08-08 10:12

改革開放走過整整40個年頭,中國以西方不認可的模式迅速崛起,震撼了世界。中國按購買力平價已成為世界最大的經濟體,建立了世界上較為完整的產業鏈,形成了世界最大的中產階層,向全世界輸出最多的游客,成為世界經濟增長的最大引擎,還基本實現了全民醫保和養老。中國如何取得如此之成就?回答這個問題需要進行國際比較。

學習西方,亦堅持自我

首先,與發展中國家比較。過去數十年,發展中國家大致采用了兩種發展模式︰一種是全盤照搬西方,特別是政治和經濟制度幾乎完全照抄西方;另一種是全盤否定西方,舉民族主義之旗,走與西方隔絕之路。但兩者效果都不佳。全盤照搬西方的國家多數陷入政治機器空轉,部落、種族、宗教矛盾激化,百姓生活長期得不到改善。即使少數沒有陷入動亂的國家,也無力實現國家的工業化和現代化。而全盤否定西方的國家則大多陷入民粹主義泛濫,資金、市場和技術匱乏,民生艱難的境地。

中國避免了這兩種極端的選擇。從改革開放一開始,中國就決定學習和借鑒人類文明一切有益的東西,但在這個過程中絕不放棄自我。1988年5月,一位非洲總統訪華時曾問鄧小平,如何與西方打交道,鄧回答了四個字︰“趨利避害。”他希望鄧小平談談中國改革開放的主要經驗,鄧小平說︰“解放思想、獨立思考,從自己的實際出發來制定政策。不但經濟問題如此,政治問題也如此。”

回望這些年西方推動的全球化,本質上是新自由主義的全球化。包含了所謂的“自由化、私有化、市場化、民主化”等。中國認為經濟全球化是歷史大勢,中國應該順勢而為,但全球化也是一把雙刃劍,處理得好,給人民帶來福祉,處理得不好,會帶來災難,所以中國在對外開放的過程中采取了趨利避害的戰略。

中國明確把全球化界定為經濟全球化,而非政治全球化。中國不僅不放棄社會主義,而且還用社會主義的優勢來駕馭西方主導的新自由主義全球化,最終超越資本主義。這使中國在全球化進程中脫穎而出,絕大多數中國老百姓成了全球化的受益者。相比之下,許多發展中國家擁抱了全球化,卻經歷了一場接一場的危機,往往不是它們“利用”了外資,而是整個國家的經濟命脈都被外國資本控制,甚至老百姓財富被華爾街金融大鱷洗劫一空。

從實際出發,穩健改革

其次,與轉型經濟國家或社會主義國家比較。這些國家主要采用了兩種改革模式︰一種是“激進改革模式”,另一種是“保守改革模式”。前者的特點是“雙休克療法”,即以西方政治模式為藍本一下子把一黨制變成多黨制;以西方經濟學教科書為藍本,一夜之間完成了所謂經濟自由化和私有化。“雙休克療法”的結果幾乎是災難性的。前蘇聯領導人戈爾巴喬夫選擇了這種模式,結果蘇聯迅速解體,經濟全面崩潰,人民生活水平急劇下降。

“保守改革模式”在政治上和經濟上堅持原有體制,計劃經濟為主,輔之于極為有限的市場調節。這些國家對市場經濟、全球化和互聯網充滿恐懼,始終未能建立起真正具有國際競爭力的經濟和政治體制,人民生活水平的改善十分有限。

中國避免了這兩種選擇,中國采取的是“穩健改革模式”,其最大特點是大規模經濟改革,輔之以必要的政治改革,為經濟改革鋪平道路,最終落實到民生的顯著改善。以經濟改革為例,中國借鑒了西方的市場經濟之長,發揮了市場支配資源的效率,但也發揮了社會主義宏觀平衡的優勢,使中國成為世界上唯一沒有陷入金融危機和經濟危機、人民生活水平大幅提高的主要經濟體,現在還走到了世界第四次工業革命的前沿。

不斷探索,規避陷阱

最後,與西方國家比較。西方過去數十年向全世界推銷最多的就是民主化和市場化,亦可稱為“民主原教旨主義”和“市場原教旨主義”。大概忽悠別人的事情做得太多了,結果西方自己也真信這些東西,把自己一並忽悠進去。西方話語創造了無數的所謂陷阱,如“中等收入陷阱”“修昔底德陷阱”“塔西佗陷阱”等等。其實,過去數十年,最大的陷阱就是兩個,即“民主原教旨主義陷阱”和“市場原教旨主義陷阱”。凡是克服這兩個陷阱的就成功了,如中國。凡是陷入這兩個陷阱的就失敗或走衰,如不少西方國家和許多非西方國家。

“市場原教旨主義”使西方許多國家陷入了金融危機、債務危機和經濟危機,多數百姓的實際收入二十多年沒有提高。西方推動“民主原教旨主義”,把互聯網變成了對他國進行政權更迭的工具,結果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阿拉伯之春”變成了“阿拉伯之冬”,大量難民逃離戰亂涌入歐洲,造成歐洲今天最大的政治危機;美國政壇也出現巨變,一些人說這簡直是美國自己的一場“政權更迭”,在這場變革中新社交媒體發揮了關鍵作用。

相比之下,中國成功避免了這兩種原教旨主義的陷阱。在市場問題上,中國堅持“社會主義市場經濟”,把市場的作用和政府的作用有機結合起來,這個模式,雖然還在完善之中,但已經帶來中國的迅速崛起。在民主問題上也是一樣,雖然中國的探索還在進行之中,但我們可以說中國“選拔+選舉”的制度總體上優于只是依賴選舉的西方制度;中國從上到下普遍實踐的協商民主總體上高于西方愈來愈民粹的民主;中國的戰略規劃與執行能力及社會整合能力也明顯強于西方國家。

回望過去40年,真是感慨萬千。我們不是沒有磕磕踫踫,不是沒有犯錯誤,但在涉及國家發展道路的戰略抉擇上,我們做出了正確的選擇,中國也因此而全方位和平崛起,成為世界上為數不多地真正找到成功之路的偉大國家。(作者是復旦大學中國研究院院長)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