運-20首席試飛員鄧友明:“鯤鵬”萬里不是夢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張天南 馬彥軍 楊元超責任編輯︰任爽
2018-08-10 03:10

“沒有試飛員,再好的設計圖也無法真正變為飛機。”試飛,是人類對航空未知領域的探索。試飛員是飛行試驗的直接執行者和監控者,也是試飛結果和結論最重要的裁決者之一。它的未知性、危險性,讓許多人望而卻步;它的開拓性、挑戰性,則吸引著勇敢者欣然向往。運-20首席試飛員鄧友明用勇闖極限、不怕犧牲的無畏精神,為運-20飛向藍天探路。請關注今日《解放軍報》的報道——

運-20首席試飛員鄧友明

“鯤鵬”萬里不是夢

■解放軍報記者 張天南 通訊員 馬彥軍 楊元超

“鯤之大,不知其幾千里也;化而為鳥,其名為鵬。鵬之背,不知其幾千里也。怒而飛,其翼若垂天之雲。”

早在2000多年前,莊子便在《逍遙游》中展開了想象的翅膀,幻化出神鳥“鯤鵬”。

“鯤鵬”,是運-20飛機的別名。從2007年正式立項,到2013年1月成功首飛;從2014年11月亮相中國航展,到2016年7月正式列裝空軍部隊……“鯤鵬”翱翔藍天的背後,是我國自主創新研發大飛機的奮進航跡。駕駛中國人自己造的“大飛機”,是一代代空軍飛行員的夢想。

“沒有試飛員,再好的設計圖也無法真正變為飛機。”試飛,是人類對航空未知領域的探索。試飛員是飛行試驗的直接執行者和監控者,也是試飛結果和結論最重要的裁決者之一。它的未知性、危險性,讓許多人望而卻步;它的開拓性、挑戰性,則吸引著勇敢者欣然向往。

運-20首席試飛員鄧友明用勇闖極限、不怕犧牲的無畏精神,為運-20飛向藍天探路。

“難度再大,也要把失速課目飛出來”

30多年前,鄧友明大學畢業。懷著一腔報國熱血,他選擇參軍入伍。那時候,“為國爭光”是他心底最樸實的想法。

眾所周知,試飛是一項風險系數極高的工作。試飛員的每一次飛行,都面臨生與死的考驗。

盡管無數次與死神擦肩而過,但說起那次“極限飛行”,鄧友明至今歷歷在目。

23年前,鄧友明擔任某型運輸機的試飛員。為了能夠順利通過顫振和失速課目,保證試飛任務的權威性,有關部門聘請了國際知名試飛員貝克。58歲的貝克,飛過多型戰斗機、運輸機,安全飛行上萬小時,而年輕的搭檔鄧友明,飛行時間不足1000小時。

那天,鄧友明坐上1號位,松剎車、加油門、向後拉桿……飛機在鄧友明操縱下,進入了預定空域。飛機漸漸抬頭,機身顫振突然加劇,並在空中開始翻轉。剛剛還輕盈如燕的飛機一下子變得“暴怒”起來,進入失速狀態。

失速是試飛的一道鬼門關,而運輸機的失速,可能使飛機在短時間內空中解體。當時,只有美國、俄羅斯等少數航空大國成功試飛過。

達到既定任務目標後,坐在2號位的貝克指示改出失速狀態。鄧友明覺得機會難得,下定決心要挑戰極限。

10度、15度、20度……滾轉角度不斷增大,飛機好似發狂的野馬,高速滾轉著沖向地面。貝克這下坐不住了,大聲喊道︰“改出!改出!”鄧友明掃了一眼儀表,隨即順勢推桿,緩緩加油門,飛機正常改出,呼嘯著沖向天空。

走下飛機,抑制不住激動情緒的貝克,一下子把鄧友明擁入懷中,連連祝賀。這次,鄧友明駕駛某型運輸機飛出了最低時速和最大失速滾轉角度的數據。

是否具備飛失速的能力,是檢驗一支試飛員隊伍水平的試金石。

“小飛機講尾旋,大飛機講失速。”在運-20試飛過程中,飛失速被視為難度最高、風險最大的課目。

試飛小組下定決心︰“難度再大,也要把失速課目飛出來!”

自信源于能力,藝高方能膽大。鄧友明說︰“開飛前,我們進行了充分的試驗驗證,操控技術、飛行經驗都已經積累到位。”

首個飛行日,運-20試飛員4次進入失速,成功改出。在之後的試飛過程中,他們數百次進入失速,不斷逼近極限,逐步摸清了各種狀態下的數據,攻克大飛機失速的難關。

困難,弱者避之不及,強者卻踩在腳下。像大側風等以前民用運輸機試飛中不得不依靠“外援”的高風險課目,被鄧友明和戰友們一項項攻關下來,取得了一系列大型運輸機試飛“零”的突破。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