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憶海防民兵王繼才︰開山島上不滅的燈塔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貝驍 單慧粉 蔡曉峰責任編輯︰任爽
2018-08-10 03:05

人的生命只有一次。在面積僅有兩個足球場大的小島上,一個定格于58歲的生命,在這里無悔燃燒,照亮了海天間的哨所,也照亮了許多人的心。7月27日,王繼才執勤時突發疾病,在他堅守32年的江蘇省灌雲縣開山島上,永遠閉上了眼楮。習主席近日作出重要指示強調,王繼才同志守島衛國32年,用無怨無悔的堅守和付出,在平凡的崗位上書寫了不平凡的人生華章。我們要大力倡導這種愛國奉獻精神,使之成為新時代奮斗者的價值追求。生前,王繼才常說︰“我要永遠守在開山島,守到守不動為止!”他用生命,兌現了這一樸實的諾言。請關注今日出版的《解放軍報》的詳細報道——

開山島上不滅的燈塔

——追記海防民兵王繼才

■解放軍報記者 貝驍 中國國防報記者 單慧粉 蔡曉峰

人的生命只有一次。在面積僅有兩個足球場大的小島上,一個定格于58歲的生命,在這里無悔燃燒,照亮了海天間的哨所,也照亮了許多人的心。

王繼才,一位普通的海防民兵,生前受到習主席親切接見,其先進事跡受到習主席高度評價。

7月27日,王繼才執勤時突發疾病,在他堅守32年的江蘇省灌雲縣開山島上,永遠閉上了眼楮。習主席近日作出重要指示強調,王繼才同志守島衛國32年,用無怨無悔的堅守和付出,在平凡的崗位上書寫了不平凡的人生華章。我們要大力倡導這種愛國奉獻精神,使之成為新時代奮斗者的價值追求。

生前,王繼才常說︰“我要永遠守在開山島,守到守不動為止!”他用生命,兌現了這一樸實的諾言。

“我是民,也是兵,身為民要守護家園,作為兵要保衛祖國。我只是盡了一個民兵的基本義務”

開山島位于黃海前哨,距離最近的陸地灌雲縣燕尾港12海里,戰略位置十分重要。1939年,侵華日軍就以這個小島為跳板侵佔連雲港。

開山島曾由海防部隊駐守,1985年部隊撤編後,設立開山島民兵哨所。這座小島無電無淡水,不適宜人長期居住,先後上島的10多位民兵都不願長期值守。1986年7月,時任縣人武部政委找到26歲的基干民兵王繼才,問他是否願意上島守哨。

听清任務,王繼才首先想起曾參加過解放戰爭的舅舅對他說過的一番話︰“你們這代人一定要守住領土。如果國防需要你出力,你得上!”于是,他一口答應下來,瞞著家人上了島。

王繼才上島48天後,事先不知情的妻子王仕花找上了島。看到丈夫獨自一人守在連植物都難以存活的孤島上,她心疼地勸他回去。

王繼才說︰“你回去吧,我決定留下!你不守我不守,誰守?”他把妻子送下島,沒想到20多天後,王仕花辭去小學教師的工作也上了島。就這樣,王繼才夫婦開始了“一座島、兩個人”的守島生活。

開山島素有“石多泥土少,台風時常擾;飛鳥不做窩,漁民不上島”之稱。島上夏天格外濕熱,沒有電扇空調的日子,他們就睡在房頂上吹海風;冬天冷風刺骨,他們就住進防空洞里避風。天長日久,倆人都患上風濕性關節炎和嚴重的濕疹,醫生說,只有離島才能根治。

遇上台風,船只停航,小島就成了孤島。有一次大風一連刮了17天,島上的糧食吃完了,只剩下半桶淡水,他們用背包帶拴在腰間,頂著狂風在礁石上撿海螺充饑,就這樣撐了3天,才等到送給養的船只上島。

2000年後,“夫妻哨所”的故事逐漸廣為人知,開山島成為省市縣的國防教育和愛國主義教育基地。上島的參觀見學者總會問王繼才為什麼能堅守小島這麼久?他常說︰“我是民,也是兵,身為民要守護家園,作為兵要保衛祖國。我只是盡了一個民兵的基本義務。”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