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盟友”到“仇敵”,美土關系滑向歷史低點

來源︰環球軍事雜志作者︰王宇責任編輯︰任爽
2018-08-22 09:17

近來,美國和土耳其角力升級,兩國關系沿著持續惡化的軌跡加速下行。因就釋放美籍牧師布倫森一事協商未果,美著手查封土政府官員在美資產,開啟對北約盟國實施制裁的先例。之後,特朗普直言“美土關系一點都不好”,在經濟領域“痛下殺手”,將土鋼鐵和鋁產品進口關稅提高一倍。土耳其則強硬回擊,祭出一系列“ 報復性”反制措施。在此期間,土耳其經濟形勢全面惡化,里拉對美元匯率暴跌,長期積累的隱患集中顯現。與此同時,美國可能的後續制裁,給土耳其經濟“回血”的努力平添更多不確定因素,兩國自二戰後建立起的傳統盟友關系面臨空前危機。

政治糾紛引發制裁

2016年7月,土耳其發生未遂軍事政變是美土關系從“相好”到“交惡”的轉折點。同年10月,在對政變的後續清算期間,土政府以涉嫌“從事間諜活動”及“替恐怖組織實施犯罪”為由拘捕美籍牧師布倫森。美國曾多次要求土方釋放布倫森,但收效甚微。

今年7月,美國總統特朗普借北約峰會之機,同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協商此事,僅換來土方將布倫森由監獄轉到住所內監禁。而幾天後,土法院駁回了釋放布倫森的上訴。美國遂于8月1日以布倫森長期遭到土當局不公正拘押為由,宣布對土司法和內政部部長實施制裁,凍結其在美資產,並禁止美國企業和個人與二人進行交易。4日,土耳其針鋒相對,對美國兩名部長級高官施加同等制裁,並在15日再次駁回布倫森的上訴。

除政治上不斷施壓外,美國還向土耳其舉起經濟制裁的大棒。特朗普于8月10日宣布,將土鋼鐵和鋁產品的進口關稅分別上調50%和20%,並對其銀行和金融領域施壓。此舉加劇了土市場的混亂及恐慌情緒,觸發土貨幣里拉對美元匯率在短時間內暴跌。

在制裁壓力下,土耳其推行了一系列止損措施。央行積極提供流動性支撐,限制對里拉的做空交易,並對信用卡分期付款交易進行嚴格管控,暫時遏制了里拉持續“探底”的勢頭。土政府爭取到卡塔爾150億美元的經濟援助,並努力修復同法、德等歐洲國家的關系,在一定程度上收到平復市場的效果。與此同時,土耳其8月15日頒布總統令,決定對從美國進口的包括汽車、酒類飲品和煙草在內的22種商品,征收相當于5.33億美元的額外稅收,回應美方制裁。但外界認為,美土之間形成的“螺旋式”相互制裁無疑會使土政府“長期承壓”,未來土耳其經濟走勢還有待觀察。

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

“里拉危機”折射頑疾

針對國際輿論普遍關注的美國加征關稅對土經濟造成的影響,白宮發言人表示,美方的舉動是“出于國家安全利益考慮”,而土耳其經濟問題“由來已久”,並非美方施壓所致。對此有分析指出,美國的辯解雖是有意“撇清干系”,但也客觀反映出土耳其在適應國際宏觀經濟環境變化、抵御金融風險能力等方面的脆弱性。特別是美國加息疊加美元升值,全球資本回流美國,土耳其不得不承受資本外流、匯率貶值、外債高築等多重打擊,繼而導致系統性金融風險的出現。因此,土耳其爆發的“里拉危機”本質上是根源于其經濟結構性頑疾的綜合性經濟危機。

據了解,自埃爾多安2003年上台後,土耳其經濟實現連續的高速增長,特別是近幾年國內生產總值增速保持在7%以上。但增長的背後是長期低利率經濟刺激政策、不計後果的舉國借貸、過度依賴外部投資和融資,最終導致了積重難返的結構性失衡和深層次矛盾。

多重矛盾加深隔閡。

“9•11事件”後,美土關系進入轉型期。特別是埃爾多安上台執政後,土政府提出“戰略深度主義”外交政策和2023年“百年願景”目標,標志其正逐步調整先前全面追隨西方戰略的路線,開始強調發展道路的自主性。未遂軍事政變後,埃爾多安開始站在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的對立面,不斷鼓動民族主義情緒,美土矛盾呈現出多維性。

首先,美土兩國戰略互信缺失。雖然土耳其是北約成員國,但其伊斯蘭教傳統同西方政治制度和基督教價值觀差異明顯,與美國在北塞浦路斯、亞美尼亞種族大屠殺、人權和新聞自由等問題上分歧嚴重。此外,西方輿論大多對土政府及埃爾多安本人持負面看法。

其次,土俄走近影響北約整體防務。未遂軍事政變將埃爾多安推向俄羅斯,土俄兩國“重歸于好”,共同推動阿斯塔納和談,搶奪美國在敘利亞問題上的話語權。土耳其還不顧美國反對,向俄訂購S-400防空導彈,導致北約防務鏈條上形成一個重大缺口。

第三,土在中東事務上同美“唱反調”。土耳其長期與以色列頻繁發生外交摩擦;將美國支持的敘利亞庫爾德武裝視為重大安全威脅,並對其實施越境打擊;在伊朗問題上,土耳其拒絕對伊朗實施制裁。

雖然美土關系滑至谷底,但從目前看,美土徹底撕破臉的可能性不大。陷入困境的土耳其經濟無法承受美國持續的制裁,完全脫離西方資本、技術、市場以及北約的防務合作也不切實際。而特朗普也不願看到土耳其繼續同俄羅斯走近,不會“逼得太緊”,美土關系還有回調的空間。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