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烈士盡孝的退伍軍人王貴武︰“一個兒子十個媽”

來源︰新華社作者︰劉濟美責任編輯︰任爽
2018-09-06 20:02

“一個兒子十個媽”

——記替烈士盡孝的退伍軍人王貴武

新華社記者劉濟美

“一個兒子十個媽”,20年前,退伍軍人王貴武千里尋親,要為在抗洪救災中犧牲的10位烈士盡孝。20年來,他用自己的行動詮釋著“烈士為國盡忠,我替烈士盡孝”的大愛大孝。

王貴武出生在天津一個普通農民家庭,入伍後,火熱的軍營塑造了他軍人的品格與作風。1980年退役後,王貴武經過10多年的努力,創建了天津銀座集團有限公司。

生活富裕了的王貴武說︰“我現在的一切都是黨和軍隊給的,有能力了就應該為軍隊和社會做點事,盡份責。”

1998年8月1日,長江流域洲灣堤段突然決口,時任空軍高炮某團一連指導員的高建成帶領全連官兵緊急搶險,在與洪水搏斗中高建成等17名勇士壯烈犧牲,有的戰士犧牲時年僅19歲。曾經也是空軍戰士的王貴武決定帶著企業員工的捐款去一趟洲灣,看看能做點什麼。“我也當過兵,烈士們都是我的戰友,烈士母親就是我的母親,我要替烈士們盡孝。”王貴武說。

當時,高建成烈士母親楊友秀已年過七旬,在得知兒子犧牲的消息後,楊友秀含著眼淚把家里養的豬和羊送給部隊改善伙食,還拿出僅有的積蓄給高建成的戰友們買了換洗的衣服。

“您的母親是一位偉大的母親,我不會讓她老無所依。”王貴武在高建成烈士遺像前做出鄭重承諾。

在陝西省禮泉縣馬斐烈士家里,馬斐父親馬謙明拉著王貴武的手,流著淚說︰“貴武娃,我們都是土生土長的農民,你這樣做圖個啥!”

“您只有一個兒子,還把國家給的撫恤金全部捐給了學校和抗洪前線,你們是國家的功臣,就讓我為你們做點事吧。”王貴武說。

就這樣,王貴武開車途經11個省市,行程8000多公里,在湖南、安徽、陝西和甘肅4個省,先後找到了其中10位烈士的母親。他承諾要像照顧親生母親一樣照顧她們一輩子。在此後的20年里,他一直忠實履行著最初的諾言,不僅從生活上幫助烈士的家庭,而且從情感上給予烈士父母極大的安慰。

湖南省衡陽市梁力烈士的母親周德蓮受不了喪子之痛,幾天不吃不喝,整天喊著找兒子。王貴武聞訊後拿出3萬元讓梁力烈士的父母買套新房,他說︰“換個生活環境,他們能慢慢走出喪子之痛。”那年春天,周德蓮和丈夫搬進了新房。

1999年,馬謙明承包了十幾畝果園。那年隻果大豐收,馬謙明每天要蹬著一輛三輪車,翻山越嶺把隻果運到30多里外的鎮上去賣。王貴武得知後馬上買了一輛客貨兩用運輸車,讓哥哥連夜送到馬謙明家。

為了讓烈士母親晚年生活能有保障,王貴武用企業員工捐贈的12萬元現金給每位母親都購買了一份養老保險,使她們在60歲以後每月都能領到一份生活補貼。

每年春節期間,王貴武都要去看望烈士的母親們,拜年、送年貨、嘮家常,20年風雨無阻。烈士的家分布在4個省,而且大部分住在偏遠山區,交通不方便。每當王貴武風塵僕僕來到她們面前時,每個母親都忍不住流下眼淚。

2007年8月1日,在烈士犧牲紀念日這天,王貴武把烈士母親們都接到了天津。在祭奠活動結束後,他陪著她們爬長城、逛故宮,游遍了京津的名勝古跡。“不是親兒,勝似親兒。”周德蓮流著眼淚說,“沒有貴武,我不會有幸福的晚年。”

20年來,母親們也以不同方式心疼著這個“天津兒子”︰陝西禮泉的龐媽媽戴著老花鏡為王貴武織粗布床單;甘肅平涼的楊媽媽寄來了當地最好的枸杞;湖南衡陽的周媽媽寄來了自家釀的米酒……

2008年汶川抗震救災斗爭中,原成都軍區某陸航團邱光華機組和“抗震救災英雄戰士”武文斌的英雄事跡再一次打動了王貴武。他來到烈士家中,把6位烈士的母親也認作媽媽。

如今,王貴武對原有的住房進行了改造,增加了相應的設施,在烈士犧牲20周年之際,他把部分烈士父母接到天津來養老。

多年來,王貴武在企業不斷發展的同時不忘回報國家和社會,積極支持社會公益事業。2009年9月,王貴武被國家民政部授予“全國優秀復員退伍軍人”榮譽稱號。

20年過去了,王貴武始終踐行著最初的承諾,“我會一直做下去,直到我走不動為止。”

(新華社北京9月6日電)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