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想“應試答題”怎能應對戰場難題

來源︰解放軍報社•解放軍新聞傳播中心融媒體作者︰張順亮責任編輯︰任爽
2018-10-19 18:14

只想“應試答題”怎能應對戰場難題

——在嚴抓練兵備戰中推動積弊糾治走深走實ゞ

放眼全球,如果說哪一個地方最“熱鬧”,大多數人可能都會想到中東這塊“熱”土。

俄伊爾-20偵察機被擊落,誰是罪魁禍首?S-300對抗F-35,誰將佔得上風?伊朗空襲幼發拉底河東岸,意欲何為?美國增派隱形戰機助陣,勝算幾何?土耳其軍事基地遭導彈襲擊,誰人所為?……最近一段時間,中東這個火藥桶再次被點燃,戰斗不斷升級,大戰一觸即發。

這就是戰場,這就是戰爭。局勢風雲變幻,環境波譎雲詭,各方精銳盡出,節奏瞬息萬變,博弈空前激烈。你來我往,斗智斗勇,來不得半點虛假,容不得些許閃失。兵來將擋,水來土掩,沒有按部就班,也沒有被動應付。一招不慎,就可能全盤皆輸。

戰場需要戰場思維,戰爭不容“應試答題”。誰想更勝一籌,誰就要先敵一招、以變制變;誰想贏得先機,誰就要先發制人、見招拆招。可以想見,在這樣劍拔弩張的對峙里,在如此勢均力敵的對壘中,如果還想著走程序、拉流程、演套路,期待“押題取勝”,堅信“臨陣磨槍”,怎能應對這些錯綜復雜的戰場難題?

我們常說,軍事訓練是未來戰爭的預演。未來戰爭“長”什麼樣?未來已來,敘利亞戰場就是一幕最真實的戰爭活劇。從技術到戰術,從謀略到戰略,要素齊全,立體呈現。訓為戰,練為戰,演為戰,這就是參照系,這就是目標圖。耳際時刻回響戰機轟鳴,胸中時常翻滾戰場風雲,就會懷著應戰的心態走上練兵場,著眼戰場需求練、瞄準作戰對手練、針對自己弱項練,真正把“練為戰”“考為戰”落到實處,讓考核的“指揮棒”劍指未來戰場。

“考考考,老師的法寶;分分分,學生的命根。”如果只想著“應試答題”,腦子里裝的就是應試而不是應戰,把自己當考生而不是戰士,就會一門心思想著得高分、爭名次、拿獎牌。“應試者”往往不把敵人當對手,而把考官當對手;不把打贏當目標,而把過關當目標。這些人只重視與考場相連,而忽視了與戰場對接,對考得多的課目重點訓,對考得少的內容簡單練,把信息化當口號,把一體化當標簽。如此這般,練兵偏科漏項,備戰浮皮潦草,打起仗來何來勝算。

更有甚者,一些指揮員為了少扣分、得高分,違反用兵原則,違背作戰常識,鑽規則空子,想虛假招數,甚至用“人肉盾牌”掩護“鋼鐵拳頭”,蠢化敵人,自我設計。有的為了好看動听,演練中提出“側切楔入、套筒攻擊、連續突貫”“削足拖腿、斷臂擊肋、鎖喉斬首”等戰法概念。這些“四六句”標新立異、令人費解,看起來工整對仗、讀起來朗朗上口,但用起來不知所措、打起來毫無用處。如此用兵,如此謀戰,即便贏得高分,也會輸在戰場。

“考場思維”之下,看似氣氛緊張、場面熱鬧、成績喜人,但實戰效果不佳,損害部隊戰斗力,最終過不了戰爭這一關。某連在一次跨晝夜對抗演練中,“敵機”進入射界後,因航路偏高、射距較遠,指揮員在打與不打之間猶豫不決,最終錯失良機,全連被直接判定“陣亡”。個別官兵抱怨︰“一次不中怎麼不給二次補考機會?”敵情變了,思維不變,這樣的“考生”走上戰場,不是當“靶子”,就是被“罰下”。

一頭霧水的戰法概念,一廂情願的戰法設計,一成不變的戰法運用,將實兵對抗當演戲,把作戰行動當兒戲……這些“應試思維”“答題心態”,為什麼久治不絕、屢禁不止?說到底,就是沒有把戰斗力標準放到最重要的位置上,對實戰化認識深度不夠、行動自覺不足。訓練課題與使命任務相一致,訓練內容與作戰需要相一致,訓練編組與作戰編組相一致,訓練想定與戰爭情況相一致,方能洗去虛浮革除陋習、看清差距補齊短板、剔除功利緊盯打贏,徹底根除“練為演”“練為看”“練為比”的思維癥結。

“四海頻傳風浪險,西極帳峙狼煙高。”前不久,某國一艘戰艦闖入我島礁12海里,我軍艦緊急出動、警告驅離,一度逼近至41米距離。這“41米”,從某種程度上講,就是我們離戰爭的距離。這“41米”,也足以警示和警醒每一名官兵︰既然刺刀已經抵到了胸前,我們就要以應戰姿態做好一切準備,召之即來、來之能戰、戰之必勝。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