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用人工智能:人機組合唱主角離我們還有多遠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周小程 高冬明 袁 藝責任編輯︰任爽
2018-10-19 10:06

今年4月,美國戰略和預算評估中心發布了美軍未來地面部隊平台力量發展的“路線圖”。該“路線圖”指出,未來地面部隊人機組合作戰將在機器人、人工智能和增強技術的影響下,成為未來地面部隊的主要作戰樣式。無人力量何時會完全取代有人力量,目前我們還不得而知。但可以肯定的是,人機組合的模式正在深刻影響未來作戰方式,在很大程度上改變著當前的作戰力量編成,或將成為未來戰爭中的主角。

請關注今日《解放軍報》的報道——

人工智能技術將推動無人作戰平台與有人作戰系統有機融合——

人機組合唱主角離我們還有多遠

■周小程 高冬明 袁 藝

今年4月,美國戰略和預算評估中心發布了美軍未來地面部隊平台力量發展的“路線圖”。該“路線圖”指出,未來地面部隊人機組合作戰將在機器人、人工智能和增強技術的影響下,成為未來地面部隊的主要作戰樣式。

無人力量何時會完全取代有人力量,目前我們還不得而知。但可以肯定的是,人機組合的模式正在深刻影響未來作戰方式,在很大程度上改變著當前的作戰力量編成,或將成為未來戰爭中的主角。

人機組合的實現在很大程度上得益于軍用人工智能技術的快速發展。當前,軍用人工智能技術已成為人機組合力量發展的重要推手,推動其在指揮決策、編成部署、裝備運用、作戰支援、軍事訓練、後裝保障等軍事領域全面應用。基于軍用人工智能技術的人機組合將有力促進軍隊戰斗力大幅提升,催生新的戰爭樣式,改變戰爭制勝的內在機理。

在信息感知與處理領域,美、俄等國的軍隊已裝備了具有智能化信息感知與處理能力的數字化單兵系統,為士兵實時準確地掌握復雜戰場情況,快速高效地處置戰場上出現的各種問題提供了幫助。同時,一系列智能化無人偵察裝備的部署應用,大大提高了戰場透明度,使信息獲取和處理的時間大為縮短。

在無人作戰平台建設方面,以智能化無人車、無人機和無人潛航器為主體的智能化無人作戰裝備逐漸在軍事應用中嶄露頭角。基于人工智能技術開發的各種輔助決策系統可構建功能強大的柵格化網絡信息體系,增強情報分析、指揮決策的能力,從而大幅提高人機組合的指揮與決策效能。

人機組合通常由有人力量與無人力量構成。其中,有人力量是指揮中樞,無人力量接受有人力量的指揮和控制,根據有人力量的指揮控制執行作戰任務。人機組合的三種基本形式可以概括為人-機器人組合、人-AI組合和人員增強,三種形式將極大地提高未來軍事力量的可部署性、殺傷性和可持續性。

人-機器人組合是指人與機器人之間的合作伙伴關系,旨在提高執行特定任務的人與各型機器人編隊互動的能力。2017年,美國空軍在“海弗-空襲者Ⅱ”演習中,展示了有人機和無人機編隊,無人僚機自主執行對地攻擊的任務。自主控制的無人僚機能夠根據戰場環境變化做出價值判斷,按照新的行動方案開展行動,並成功實現預期結果。同年,法國達索飛機制造公司成功實現了“神經元”無人機與“陣風”戰斗機的數百千米飛行,為無人僚機的研究發展積累了技術經驗。

人-AI的組合主要表現為人的武器化和武器的人化,應用于戰略分析、作戰規劃和指揮決策等方面,這需要開展與人-機器人組合相關卻又與之不同的專門分析研究。去年,“臉書”宣布進軍非侵入性的腦機界面研究領域。美國國防部高級研究計劃局也宣布資助多家研究機構,開展神經工程系統設計項目,開發可植入人腦的腦機接口,實現人機間高速通信。

人員增強旨在利用機械的、可穿戴和可植入的外部力量來增強作戰人員現有的作戰能力。比如當前開發的注入模塊化可拓展的單兵防護裝備、增強型戰斗頭盔、單兵外骨骼和可穿戴數據記錄儀等設備,突出了以人為本的理念,達到了增強人員防護能力、提高戰場感知能力和提升單兵戰斗力的目標。

未來,人機組合將改變傳統的作戰模式,催生新型作戰力量,模糊戰爭與非戰爭界限,對未來戰爭產生深遠影響。其發展趨勢主要集中在三個方面︰

一是向綜合多任務作戰能力方向發展。隨著未來作戰的需要,人機組合正向具備偵察打擊、指揮控制、作戰支援等綜合型、多任務能力方向發展。多任務需求,將使人機組合成為未來作戰的關鍵節點。提高綜合多任務作戰能力是人機組合發展的必然趨勢。

二是向分布式組網、跨域集群和協同作戰方向發展。人機協同作戰技術將成為研究重點,依托人工智能、數據融合與數據管理等相關技術支撐,由無人作戰節點、有人作戰節點進行分布式組網,實現人機組合的集群作戰,形成廣域的作戰能力,達到協同作戰的目的。

三是向體系、智能、模塊方向發展。體系化建設不斷加強,針對不同的戰場環境和作戰需求,提高人機組合的體系作戰能力,提升體系作戰的智能化水平,提高無人力量執行任務時的自主性和交互能力,完成有人力量無法勝任的作戰任務。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