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退伍前的最後一頓飯為啥是餃子?

來源︰軍報記者作者︰張輝 秦豆豆責任編輯︰武千妍
2016-12-07 10:43

南疆的大雪比起往年來得稀奇早,營區花壇里裸露出來的一片片黃土被凍得蠟黃蠟黃,突然間披上一層白雪就像被炸開的石頭沒什麼兩樣。營區里寒風嗖嗖的像是帶著刺直往人骨縫里鑽,連隊門口的水泥路,冷冷地躺著,只有送站的大巴像稻田邊的田雞,整齊地分列在營門口,不遠處村莊的煙囪升起裊裊煙霧,夾著雪花散落在營區上空,低低地壓在頭頂,讓人看著有點喘不過氣來。

炊事班剛來不足半年的幾位新面孔,正在飯堂操作間里揉面和剁餡,平常有說有笑的神情,今天卻顯得有些沉重,大家都在低頭認真干著手中的活,空氣中彌漫著別樣的情緒,像是洋蔥味刺了眼楮,讓人忍不住想落淚。這些入伍前在家從來沒有干過鍋上活的男子漢,眼下一個個也能學著老班長的樣子,頂起了火頭軍的差事,雖然手法還不是非常熟練,但對手上的一蔬一菜都非常認真。從他們身上和臉上的面痕就能看出來,這是他們第一次親手為朝夕相處的老班長們做最後一頓飯——“滾蛋”餃子。

這是部隊一個不成文的傳統!新兵入伍到部隊的第一頓飯是“迎新面”,面條細細長長,似乎有繩子的意思在里面,一個剛剛從遠方歸來的游子,家里人希望他吃了這碗面條可以把在外漂泊的心收回來,牢牢拴在家里,踏踏實實過日子。

而 “滾蛋”餃子,則是老兵們離開部隊最後一頓飯的稱呼,餃子在中國人的心里就代表著圓滿、團圓,一個人即將踏上旅途、遠走他鄉之時,家里人都會包一頓餃子為他送行,意思是盼望著他能夠早日回家和家人團圓。而部隊的這頓餃子,是送它的“孩子們”回家和親人團聚,送他們走向軍營外的另一片更寬闊的天空,給每一個老兵的軍旅生涯劃上句號。

餃子的香味從三尺八的行軍鍋中不時地飄出,陝西來的小李手持長柄鐵勺,蹲在鍋台上,口中念念有詞︰開鍋煮皮,蓋鍋煮餡,兩次涼水,餃子不爛。其他幾個圍在鍋台下認真地看著,這是他們幾個的一片心意,包含著內心的一片真情,不容出半點的過失。他們知道,自己身上的綠色都是班長們平時用一片苦心染成的,固然還很嫩,但那濃濃的兵味,已經植入骨血。終于,餃子出鍋了,但是他們誰也沒有食欲,要是在平時,早有人忍不住多嘗幾個再端出去。

熱騰騰的餃子被端上餐廳飯桌,連隊主官帶著已卸去領花、帽徽的老兵們走進飯堂,老兵們冷靜地坐下,誰也沒有動手中的筷子,幾位留隊的戰友繞著桌子給老兵們的碗里夾了幾個餃子,輕聲地說︰“班長,吃點吧……墊點肚子,回家的路上不餓……”老兵們低著頭,試著夾起一個使勁地咬了一口,這樣一個輕輕的動作卻似乎是下了很大的決心。

純瘦肉餡的餃子,細嫩的面皮,漸漸咀嚼的嘴巴,亮晶晶的淚珠掛滿老兵的面頰,負責保障的幾位戰友呆呆地坐著,找不到一句安慰的話。包餃子的幾個兵則在飯堂的內側站著,他們還不能參與這樣充滿依戀、寫滿辭行的飯局,只能遠遠地看著班長們吃下自己親手包的餃子,內心才會和煦一點。

老兵們一人也就吃了一兩個,有的只咬了一口,有的端著碗偷偷地跑到飯堂後面的空地,呆呆地仰望夜空,止不住地抽噎和哭泣。在吃完餃子回連隊的路上,他們自覺地排成一行,用齊步最後一次從飯堂踏到宿舍的門口,戈壁灘撿來的鵝卵石照舊那樣的平滑、密切,他們多想以後還能撫摩它呀!

當初,載著他們第一次來部隊的大巴,這一次卻要送他們離開早已熟悉的軍營和戰友。飄著雪花的夜晚,營區里一遍遍放著《送戰友》,老兵們與戰友一一擁抱、話別,淚水與雪花相遇即化,當汽車駛出營區大門的那一刻,哨兵、車內的老兵同時舉起右手深深地敬一個軍禮,這也是他們在這個軍營的最後一個軍禮。

前方的道路未知,望老兵肚中的那碗”滾蛋”餃子載著我們留隊戰友們的期望,在回鄉後的日子里再創佳績。一時戰友,一生兄弟!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