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訓歲月|關于吃飯那點事兒,有種感覺忘不了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高懷昌 李林峰責任編輯︰武千妍
2017-11-05 03:07

從40年前到今天,兵之初,從來都是一段以奮斗為底色的美麗青春。所以,時間再長,走得再遠,都不妨常回想回想軍旅起步時的那份饑餓感。請關注今日《解放軍報》的報道——

漫畫、制圖︰劉 程  

今天兩位主人公,年齡上屬于兩代人,新訓時間相差整40年,但他們的新訓生活里卻有一段相同的有趣經歷——餓肚子。

有讀者可能會疑惑,都說部隊伙食好,咋還餓著了?

經歷過新訓的小伙伴會懂的,新兵連里的餓,那可是集合著胃腸的抗議、精神的亢奮和心里熊熊燃燒的勝負欲,真不是一般的感覺。

那麼問題來了,親愛的戰友,新訓時,你餓過肚子麼?

我餓過。但是現在想來,那段怎麼吃都不胖的美好歲月,真是讓人懷念。

這兩則故事,是回憶,也是激勵。

從40年前到今天,兵之初,從來都是一段以奮斗為底色的美麗青春。所以,時間再長,走得再遠,都不妨常回想回想軍旅起步時的那份饑餓感。

——編 者

新兵搶飯記

■高懷昌

1976年初春時節,我應征入伍。“悶罐子”火車一路駛過秦嶺,到了綿陽,又換乘卡車開赴嘉陵江邊的軍營。

坐在卡車車廂里的背包上向兩側張望,只見竹叢繁茂,油菜花泛起點點金黃。果然是到了天府之國。寒風中告別父母時的那種沉郁心情,一下為之開朗,心中充滿了對軍營生活的向往。

隨著山路的綿亙蜿蜒,到達軍營駐地時已近傍晚。公路兩旁榆樹上的一塊塊剝皮,雪樣白亮,亮得我心頭一驚,這是怎麼了?

帶兵的排長說,上年這兒遭了旱災,駐地群眾生活困難,有人就剝下榆樹皮充饑。部隊每人每天節約1兩糧,正在支援。

哦,原來是這樣。我們還未進軍營,便被省下1兩糧。

那時伙食費每人每天4角6分,糧1斤半,這就成了1斤4兩。

剛入伍的新兵,乍進熱烈而整肅的軍營,乍由地方轉向緊張的練兵場,大運動量與大體力消耗,飯量都特大,1斤4兩的定量不夠吃。又正值蔬菜淡季,每天除了菠菜就是牛皮菜。于是,吃飯時大家都鉚足勁兒快吃多吃,甚至出現了搶飯的情況。有個新戰友搶得急了,帽子都擠掉進了飯鍋里。遇上星期六吃饅頭,一群北方兵就搶得更熱鬧了。

沒想到當了兵還餓肚子,有人就開始叫苦,還說後悔當兵。指導員發現這個情況後,就開始教大家唱《毛委員和我們在一起》這首歌︰“紅米飯那個南瓜湯,挖野菜那個也當糧……”指導員邊唱邊給我們講紅軍時期的艱難困苦,鼓勵大家艱苦奮斗,幫助群眾渡過難關。

指導員還教我們唱《一壺水》,講戰友們團結友愛的故事︰驕陽似火的拉練路上,大家口渴難耐,連長拿出自己的水壺,讓戰士們喝,結果大家“我傳給你,你傳給我”,壺里的水硬是沒喝完——讓著喝,一壺水喝不完;搶著喝,百壺水不夠喝。

歌詞一講,歌曲一唱,大家誰也不好意思再說自己苦了,吃飯時更沒人去搶飯了。

“可以餓肚子,不能缺精神”,因為有了切身感受,這些光榮傳統教育給我們的印象就變得格外深刻。

20天短暫的新兵生活結束後,我們唱著指導員教過的歌,開赴軍區農場投入軍農生產。我們這批新兵很快就適應了老連隊農忙勞動、農閑訓練的艱苦生活。幾年後,我代職指導員時,仍然記得新兵連指導員的教育方式,也會根據戰士們不同的思想情況,教唱不同的歌。

如今,40年過去了,人民生活已經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現在的戰士再也不用從伙食費里省下糧食支援群眾,也不用天天只吃菠菜牛皮菜。我也早已經離開部隊好多年,但是新兵連搶飯的趣事、學唱的那些歌,卻依然鮮明地刻印在我的記憶中……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