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校版“深夜食堂”,你所不知道的那些事兒……

來源︰中國軍網作者︰衛卓齊 鮑宗楠 劉琦責任編輯︰武千妍
2018-01-03 00:51

圖片來源于網絡

軍校的伙食雖然比不上滿漢全席上的山珍海味,但要說讓學員三餐有滋有味,還是綽綽有余的。不過問題也就出在一天只有三餐,那些習慣了加班加點備考的青年們,總會在精疲力盡的夜晚不知不覺就談起了夜宵的事情。

其實軍校里面也是存在夜宵的。雖然沒有外賣與深夜食堂,但讓人欣喜的是,從部隊中考學過來的戰士學員們帶來了標配一般的“泡面+香腸”模式,並以此為基礎延伸出了一系列菜式。這時,再加上“黑科技”的支持,“深夜食堂”也能偶爾開張了。

那天,剛結束了挑燈夜讀的鏖戰,解放了文化科的佔領區,卻又要立馬名副其實地進行一場奔襲,強攻體能極限的高地。兩個小時的夜訓,無限循環的山地負重,讓小木拖著疲憊回到寢室。此刻他沒有帶月荷鋤歸的美感,因為連身上的汗水與熱量也已被一路的冷風“舔舐”干淨。不僅是他,全宿舍的人也都是氣喘吁吁,此起彼伏般地喝著水竟也喝出了節奏,權且當它是軍校的熱血夜曲吧。但突然一聲“咕嚕嚕”的鳴響卻打破了小眾的和諧。雖然這聲音也在不久前的“紙上談兵”時露出過馬腳,但如此明目張膽還真是頭一回。看來是有必要張羅一次“深夜食堂”了。

小陳熟練地拿出熱水壺與臉盆,準備做的主食是部隊特色的“大盆面”。雖然大家拿出的料包既有江浙習慣的海味,也有川蜀鐘愛的麻辣,更有陝西聞名的老壇酸菜,但來自廣東的小丁毫不在乎地將他們雜糅到一起,美名曰“部隊大熔爐”,並在其他人驚愕的目光中挑起了第一筷子。“真不錯!知道嗎,在廣東還有外國人不理解我們的雜食,但他們不知道在美國流行的恰恰是‘李鴻章雜碎’,甚至他們的軍營里供應的還有杭州的黃燜雞米飯,就是不知道味道有沒有我們餐廳三樓的給力。”看著小陳上一秒大義凜然的樣子,下一秒卻眯著眼流著口水偷偷拿起筷子,眾人合力將他請回到床頭櫃前,意思是︰先交“糧票”再吃大鍋飯。

木嘉偉是江蘇人,作為宿舍的老二,他先一步往鍋里加入了佐料,那可是鼎鼎大名的高郵鴨蛋。半片半片地入鍋,蛋黃在沸水中如同融化的太陽,泄出誘人的紅油。“現在我們在舊時的戰場上建立起了養殖場,起初我擔心‘沉睡’的先烈們會不會被外面聒噪的我們吵醒,但想著他們竭盡全力去奮斗為了讓更多的人有飯吃,而現在人民的日子也越來越好,他們也就安心了。”

“我同意!還有,如果再加上一把花椒那就更完美了!”小麻的插話將主動權由江蘇移至四川,不知道那年那場戰略後撤中,又有多少河水如湯底一般被染成鮮紅。十萬川兵九萬魂,大山中樸實的川軍不奢望手中有多麼精良的武器,後方有多麼充足的補給,他們靠內心不滅的信仰還有那出門前兜里放的最後一把辣椒,燃燒著永不磨滅的戰意,支撐著中國走過了一段又一段艱難的時期。

“不過辣子加夠了就趕緊停手吧,不然這面沒法吃了!”“等等,你那包麻辣牛肉的牛肉可以留下!”此刻班長打開了自己的“小糧倉”,全宿舍人都笑著說“小糧倉”里會有“Bi ngbi ng面”,沒想到卻是甜食——軟米油糕。或許外地人都不會覺得這能成為一個游子帶著的特色口糧,但又有多少人知道它曾經養活了中國的希望,紅軍勝利會師後補充的第一劑能量,就是它。大家都停下了筷子,再次用粗糙的手抓起粗糙的糕點,放入干澀的嘴中咀嚼著從苦難中絕境逢生的味道。比起過去救亡圖存、披荊斬棘的先輩們,我們遇到的小困難又算什麼呢?誰都知道這條路艱險,但總有人挑起重擔,無悔無怨,勇往直前。

就在大家集體陷入沉思的時候,“沒心沒肺”的小陳鑽出來,不知道從哪里搞來了一套迷你的電磁鍋。“好家伙,竟敢私藏電磁鍋!”小陳連忙解釋道這是他從學員餐廳借過來的,說要有“黑科技”這夜宵才給力呢!

話說回來,這家“深夜食堂”本來就是為了提升戰斗力和凝聚力而存在的,一切還不都是為了能打贏嗎?不過如果能從思想上不戰而屈人之兵,這才是完成一系列任務的完美形態吧。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