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越來越近了,更加想念媽媽做的紅燒肉

來源︰“東部戰區”微信公眾號作者︰李聲權責任編輯︰武千妍
2018-02-06 15:32

記得從初三住校起,直至進入部隊多年後的現在,每當我回家時,媽媽總會燒上一鍋色澤誘人、香氣撲鼻的紅燒肉,犒勞著她日夜牽掛的孩子。

上學時,媽媽做的紅燒肉是解饞滋養的美味佳肴。出鍋前,媽媽總是先挑好的肉給我盛上一碗。饞貓一般的我,則會站在灶台一旁,一邊大快朵頤地享受著魂牽夢繞的紅燒肉,一邊津津有味地听媽媽訴說著家長里短。

等上了大學後,我差不多每半年才能回家一次。媽媽為了迎接風塵僕僕歸來的我,會花上大半天的時間,張羅著做上一桌豐盛的菜肴,我最愛的紅燒肉自然不會少。開飯時,媽媽總是先不忙著吃,而是樂呵呵地看著我肆意忘情地享受著飯菜。

大四畢業去部隊報道的前夕,我順路回了一趟家。在飯桌上,媽媽不停地往我碗里夾著她精心烹飪的紅燒肉,再三囑咐我到部隊後老實做人、踏實做事。當時心情甚是復雜的我,在抬頭與媽媽對視的一剎那,忽然發現她已不再年輕,眼角的魚尾紋叢生,面部的皮膚松弛暗黃,扎眼的白發不知何時已爬上了雙鬢。我的心為之一顫,意識到媽媽開始老去,自己已悄然長大,今後的路需要用心去走。

進入部隊後,回家的頻率基本固定為每年一次。時間老人在媽媽身上顯露了他的無情和殘酷。似乎一眨眼的功夫,媽媽踏上了衰老的“快車道”,讓我這個在外歸來的游子驚慌得不知所措。看著步履稍顯蹣跚的媽媽,仍執意灶上灶下忙活著做我最愛吃的紅燒肉時,我的內心五味雜陳,久久不能自已。

年少時,紅燒肉是媽媽對我的無盡疼愛;現中年,紅燒肉蛻變為我對媽媽的深深思念。如今的我,雖已不會沉醉于媽媽做的紅燒肉所帶來的口腹之愉,但遠在軍營的我,依然想念著媽媽做的紅燒肉,因為,紅燒肉的背後蘊含著難以割舍的親情。

下雪了,降溫了,一貫省吃儉用仍在他鄉務工的雙親,他們舍不舍得給自己燒上一碗熱氣騰騰的紅燒肉呢……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