舌尖上的軍營︰火箭軍部隊地下龍宮有美味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胡鈞柏 張楠  趙雷 等責任編輯︰劉秋麗
2018-11-16 03:01

舌尖關乎刀尖。

我軍在戰爭年代“飲食不足”,新中國成立後飲食保障實現“溫飽型”,進入21世紀達到“營養型”,直至今日“功能型”,可謂一年一小變,幾年一大變。特別是最近10年來,軍隊伙食標準不斷提高,軍人的盤中餐愈加豐富科學營養,為增強部隊戰斗力和凝聚力提供了有力支撐。

下面,讓我們一同走進陸軍和火箭軍部隊,繼續探尋舌尖上的軍營,看看他們在飲食保障上發生哪些變化。

請關注今日《中國國防報》的報道——

舌尖上的軍營︰飲食保障大變遷(下)

由左至右依次為︰采購新鮮食材,實行社會化保障。高明俊攝 炊事大廚為燜魚上色澆汁。楊國軍攝 官兵在野外訓練間隙食用單兵即食食品。張楠攝 將分裝冷藏的食材取出。李發坤攝

陸軍部隊備戰打仗,豐盛舌尖潤心田

■胡鈞柏 張 楠 中國國防報特約記者 趙 雷

常言道︰兵馬未動,糧草先行。可見,自古以來,飲食保障就關乎戰斗力。隨著改革開放綜合國力的增強,伴隨著改革強軍興軍的鏗鏘步伐,部隊的飲食越來越科學營養精細,為提升戰斗力添油加能。

從“填飽肚子”到“營養套餐”

“這是好東西,管夠嗎?”

前不久,北部戰區陸軍某合成旅開展革命傳統教育,特意邀請一位參戰老兵前來輔導授課,吃早飯時,老人家剝著雞蛋打趣說。

“從1935年當兵,到1949年新中國成立,這15年間,加在一塊都沒吃過15個雞蛋……”老人家邊感嘆邊回憶︰那個時候,只有在戰場上表現特別優秀的戰斗員才能吃到雞蛋,那代表著榮譽。

革命戰爭年代,由于缺乏後勤補給,有時將士們只能以黑豆、粗糠充饑,而雞蛋是激勵鼓舞官兵士氣的獎品。

朝鮮戰爭時期,國內物資匱乏,補給線長,志願軍以油炒雜糧粉與糊糊充饑,長期營養不良讓不少官兵患上了腸胃炎、夜盲癥等疾病。為此,軍委下達“每人每天吃一個雞蛋”的指示,從那時起,關于我軍伙食的營養問題正式提上日程。

但是,由于當時條件有限,伙食費較低,“雞蛋指標”在大多數單位難以落實,這一現狀直到上世紀80年代中期才得以改善。在一次視察部隊時,原軍委的一名領導發現雞蛋通常用來炒菜,雞蛋“個數”難以確保。為了讓每名官兵都能得到必要的營養,全軍統一規定︰雞蛋要煮著吃。于是,官兵笑稱有了“敲開蛋殼的權利”。

從“榮譽蛋”到“編制蛋”,從炒雞蛋到煮雞蛋,一枚普普通通的雞蛋折射出的是陸軍官兵伙食營養的改變。

上世紀90年代,隨著我國國防經費的大幅提高,我軍專門制定了《伙食費標準》和《食物定量標準》,明確規定官兵動植物蛋白、礦物質和維生素的每日攝入量。從此,雞蛋再也不是大家眼里唯一的“營養標志”,水果、奶制品和魚類也陸續走上官兵餐桌。

進入21世紀,陸軍部隊補給模式從農場自營、自產自用轉變為軍地融合、集中采購,菜籃子也隨之更加豐盛,海鮮、牛羊肉以及來自各地的新鮮食材,成為官兵的盤中餐。

“吃飯要快一點吃,否則吃不飽。”提及入伍前家人的提醒,如今已是上等兵的某合成旅戰士陳俊峰不好意思地撓撓頭說︰“父母多慮了,部隊每餐不光能吃到可口的飯菜,還能吃到不同地區、不同風味的菜,而且還有訂食譜制度,吃啥我們官兵說了算!”。

如今,吃“大鍋飯、定量餐”已成為過去,四菜一湯甚至是六菜一湯,外加水果、酸奶和雞蛋的“營養套餐”逐漸成為陸軍部隊官兵餐桌的“標配”。

從“挖灶埋鍋”到“速食快供”

“一口生了�的大黑鍋,成了當年全連官兵‘肚子的指標’!”組織參觀軍史館時,今年剛剛入伍到陸軍某部新兵李陽被解說員的話深深地吸引。

那個年代,上級給每個建制連配發一個“行軍鍋”,煮飯用它,炒菜用它,燒洗腳水還是用它,甚至關鍵時候還能擋子彈……大家把這口大黑鍋譽為“萬能鍋”。

長期以來,我軍的野戰伙食制備都以就地挖灶為主,缺乏標準化速食食材和配套的炊事裝備,直到1979年,我軍伙食保障才漸漸步入現代化進程。其中,最具標志性的首推大名鼎鼎的“761壓縮干糧”。在當時的作戰中,官兵不僅攜帶武器彈藥,還要背著大量大米、咸菜等食品,在高山密林間穿梭極為不便。為解決這一問題,後方加班生產了數千噸761壓縮干糧並運上前線,考慮到主食與副食相互搭配的要素,同時配給大量肉、菜、水果罐頭食品,此舉對保障部隊的連續作戰起到非常重要作用。

上世紀90年代,我軍對野外制炊裝備進行大規模升級換代,連級單位開始普及配備性能較為優異的炊事拖車︰它只需打開支架和頂棚布,就能馬上變成一個設施齊備的“小廚房”。在復雜地形和緊急情況下,還配套“連用給養單元”便攜式炊事用具。

進入新世紀,我軍戰訓伙食保障得到較大發展,尤其是單兵自熱口糧的推出。2001年,為參加“愛爾納突擊”偵察兵比賽的特種兵首次提供了自熱口糧,野外制炊實現無火熱食化。但由于野戰食品需要各部隊自行采購,官兵在野外演訓吃面條、備零食的情況還比較普遍。直到2015年,原總後勤部下令全軍的軍用食品統一調配,這才解決了部隊野戰自熱食品的普及問題。2016年,餐份化淺盤食品登台亮相,更有力地推動了飲食保障由生活型保障向打仗型保障轉變。

“現在連隊單兵野戰食品都是箱籠化存儲、托盤化裝運,指定專人負責常態檢查數質量,定期與軍需部門調換,3日內不需要熱食供應,單兵就可以自行解決。”北部戰區陸軍某旅電子對抗連司務長王淑軍介紹。

在前不久的演習中,該旅炊事分隊到達預定地域後,拆開真空包裝的炒蝦仁、土豆燒肉、拌海帶絲、麻辣粉絲、蛋炒飯等多種餐份化淺盤食品,在自行式野戰炊事車中稍稍加熱,僅20分鐘,近百人份的套餐便新鮮出爐,而後,利用偵察摩托和全地形突擊車前送,在演兵場各處調整休息的官兵很快吃上了可口的熱食。

從“保障標準空白”到“任務補伙”

自2018年9月1日起,全軍應急應戰伙食保障標準開始執行,部隊在遂行練兵備戰等各類急難險重任務期間,分別按照相應的伙食補助標準配發,比平時在營區保障的標準大幅提高,這是我軍自1978年以來第25次調整伙食費。

前不久,一則關于新伙食標準落地的重磅新聞,成為第80集團軍某合成旅官兵訓練間隙的談資。好政策帶著溫度落地,讓該旅官兵在外訓期間便享受到了這一“舌尖上的福利”。土豆炖大鵝、鹽--牛肉、油燜大蝦、鮮羊湯等“硬菜”,成為駐訓官兵的“家常菜”。

這只是一個縮影。放眼演兵場,近年來,全軍部隊大抓練兵備戰,訓練時間、難度、強度明顯加大,特別是部隊執行野外駐訓、搶險救災和演習演訓等任務,官兵體力消耗大、需要補充營養多。

贏得“刀尖上的勝利”,必須抓好“舌尖上的保障”。軍委後勤保障部軍需能源局負責人介紹︰“為了加快解決備戰打仗所需、充分發揮伙食保障為戰斗力提升的促進作用,伙食費采取標準隨著任務走的方式,區分界定作戰任務、重大任務、一般任務等標準條件,給予不同的伙食補助標準,填補了我軍應急應戰伙食保障標準空白。”

“任務補伙”,深刻地反映出我軍把保障資源聚焦到訓練場,樹立備戰打仗的鮮明導向。近日,某旅組織尖子集訓隊參加上級比武競賽,集訓期間,由于增加了夜訓課目,考慮到參賽隊員體能消耗較大,該旅按照“夜間執行任務3小時以上可享受夜餐補助費”的新標準,第一時間為官兵增加了夜宵,大家紛紛點贊。

在某合成旅,“吃”竟然還成了訓練課目。原來,作為戰斗中的一項重要組成部分,吃什麼、怎麼吃,如何吃得快、吃得好,也被規定成為“打仗標準”,納入新軍事訓練大綱。

從練炊事分隊轉變到練全體官兵上來,讓每個單兵都能實現自我伙食保障;把野戰飲食快餐化保障訓練與軍事訓練一體組織實施,讓伙食與未來戰場實現對接;作戰部隊每年至少組織一次連續7天的實吃實訓,開展野戰食品適應性訓練,讓官兵擺脫“四菜一湯”的飲食習慣束縛。“吃”的訓練讓官兵紛紛表示︰“未來上戰場,不用再擔心肚子餓得慌了。”

讓基層官兵更為興奮的是,前不久,經過軍委後勤保障部軍需能源局與科技部農村科技司的共同努力,9家地方食品企業新研發了50種單兵自熱食品餐譜,其中9款餐譜在科技部組織的軍地專家聯合評審驗收中脫穎而出。至此,我軍野戰食品更加系列化、多樣化、高能化,普及類型已達近百種。

這條“暖新聞”刷爆了基層官兵微信朋友圈。行軍食品野戰化、電腦配餐營養化、食品檢查制度化、就餐環境餐廳化……改革帶來的幸福感充滿官兵味蕾、滋潤官兵心田。

火箭軍部隊地下龍宮,密閉空間有美味

■中國國防報特約記者 楊永剛 通訊員 高明駿 黎 平

火箭軍部隊的許多作戰行動都在地下“龍宮”進行,搞好密閉條件下飲食保障是保持官兵體力充沛、戰斗力旺盛的重要一環。

炊事班也有操作規程

讓火箭軍某旅發射二營發射連列兵劉風華沒想到的是,到炊事班報到第一天,炊事班長、四級軍士長胡旭洪既沒給他菜單菜譜,也沒有教他切菜掌勺,而是遞給他一本炊事操作規程。

導彈升級測試有著嚴格的程序規範,號手們按照規程明確的時間、步驟和參數要求,逐項進行測試操作。而在炊事班也有操作規程?

面對劉風華的疑惑,胡班長講起了自己的故事。10多年前,胡旭洪剛到部隊時,“龍宮”炊事裝備還沒有更新換代,在密閉陣地里做飯,由于油煙排不出去,一開火陣地里全是油煙;依靠冰箱保鮮,儲存空間小,食品保鮮難度大……

該旅發射三營一級軍士長夏建陸回憶,上世紀90年代,該旅率先組織密閉生存訓練,那是戰略導彈部隊歷史上的第一次。從原第二炮兵機關到基地都派出指導組,還邀請軍事科學院的專家現場指導,但由于空氣淨化難、食材儲存難等問題,不到一周,就撤出了陣地。

近幾年,隨著陣地實戰化綜合整治全面展開,冷鏈加工儲藏、無煙電鍋、空氣淨化、垃圾處理和排污等10余套新式設備相繼配發陣地。尤其新配置的垃圾處理一體化系統,不僅能將食物殘渣進行脫水處理,還能壓縮打包封存,密閉訓練結束後再帶出陣地。如此一來,操作間和餐廳少了異味,空氣更加清新。

為了更加熟練地操作使用這些裝備,搞好全密閉條件下炊事保障,該旅組織炊事骨干精研裝備使用說明書,結合密閉生存訓練,組織數輪數據采集和分析論證,一份操作科學、流程合理、快捷高效的操作規程應運而生。

“炊事員看著就會、照著就能做,讓密閉條件下炊事保障更加營養、便捷和快速。”該旅旅長殷進保介紹說。

“號手就位!打開通風口,連接廢料箱,點燃電磁灶……”說話間,炊事時間到了。在胡班長的指揮下,劉風華和戰友一起,密切協同配合,炒鍋、蒸屜齊上陣,不到一小時,滿足百余名官兵的熱食便新鮮出爐。

戰斗食譜科學定量

“牛肉西芹、雞蛋羹、火腿香菇……”午飯時間,一盤盤色香味俱全的飯菜端上餐桌。“現在密閉訓練伙食比以前好太多了。”放下餐盒,發射一營三級軍士長柴善友告訴記者。入伍20多年,柴善友每年都有好幾個月時間要在地下“龍宮”擔負實裝操作、戰備值班等任務。

以前每天的伙食主要是蘿卜白菜土豆,柴班長說,到了訓練後期看到飯菜就提不起胃口。每次進陣地前,大家都要偷偷塞幾瓶老干媽、豆腐乳到戰備背囊里。

“環環相扣的未來戰爭,飲食保障也是必不可少的一環。”該旅保障部部長丁彬彬介紹,他們專門邀請營養師指導炊事骨干結合訓練周期、訓練量的大小進行食譜定制,補充多少蛋白質、人均攝入維生素含量、肉制品在食材中的佔比,都有科學規範。

“可別小看這份戰斗食譜,里面的學問大著呢。”胡旭洪告訴記者,訓練前期,官兵體力充沛,食材也新鮮,是補充維生素的關鍵期,白菜、菠菜等成為菜單主角;到了中後期,官兵體能消耗劇增,每天必須保證100克左右蛋白質攝入量,牛肉、雞蛋等高蛋白食材成為必需品;最後幾天時間,官兵中期肉類吃的多,這時“大鍋菜”是首選,聞著香吃著帶勁,能夠提升官兵食欲。

“從‘柴米油鹽醬醋茶’到‘鈣鐵鋅硒維生素’,戰斗食譜折射出陣地飲食保障技術含量明顯提高。”丁彬彬坦言。

戰斗食譜控制的還遠不止這些。飲用水消耗量、殘渣剩余量、食品儲備量……都是它的“管轄”範圍。記者看到,每名官兵床頭都有兩個300毫升的礦泉水瓶,這是他們每天取水的容器。

“定人定量,從營主官到列兵,大家都一樣。”發射三營營長向大慶告訴記者,要想延長陣地密閉生存期,水量的合理分配至關重要,按照戰斗食譜的規定,這兩瓶水將是官兵的最低生存保障。

當然,炊事班長就是戰斗食譜的執行者。每次陣地密閉訓練,他們都要結合“龍宮”特殊條件下食物保質期限,認真分析食品數質量、烹飪時間、炊事用水量、殘渣剩飯數量等參數,對“龍宮”飲食保障進行精確設計。

社會化保障顯威力

火箭軍部隊遂行作戰行動隱蔽,很多時候都沒有預先號令,突然采購大批食材難度大,給後勤保障帶來不小困難。

對此,該旅技術營一級軍士長龔石龍印象深刻。那年冬天,駐地連續下雪,大雪封山,外出采購食材十分不便,官兵就著干菜在陣地里生活了近一個月。情急之下,只得求助周邊老鄉,臨時購買食品才解了燃眉之急。

特別是隨著實戰化訓練不斷走向深入,密閉生存訓練時間越來越長,“不補充一滴水、不添加一粒米,立足最惡劣的條件打勝仗”成為密閉訓練的新要求。飲食保障能力成為制約密閉訓練時長的“瓶頸”。

近年來,隨著社會化保障模式和冷鏈加工存儲技術的運用,這一“瓶頸”被打破。

“我們建立起供應商庫,再也不用擔心應急采購難、保障跟不上的情況。”該旅采購站主任周開說,他們依托社會力量聯合保障,讓官兵陣地密閉再久也能吃上新鮮食材。

此言不虛。今年春節期間,該旅發射四營奉命挺進陣地,擔負戰備值班任務。任務要求緊、值班時間長,特別是臨近春節,駐地主副食品采購保障壓力更大。接到命令後,他們第一時間通過供應商庫下單,當天晚上品種齊全、質量合格的保障物資就全部采購到位。大年三十晚上,在陣地值守的官兵都吃上了熱氣騰騰的餃子。

與此同時,該旅還依托後勤管理系統,按照標簽化、箱裝化、便攜化要求,系統規範各陣地給養戰備庫室建設,確保戰時所有炊事裝備和庫存一裝就能走、一拉就能上。

“戰場沒有配角,全員關聯打仗。”深處“龍宮”一線,該旅旅長殷進保感嘆,走出傳統後勤保障模式,不是給後勤貼一些“高大上”的標簽,而是從戰場需求的每個環節著手,在快速精準和全程持續保障上下功夫,確保戰斗力鏈條環環過硬。

滴水之間見旭日,一縷炊煙聞硝煙。置身該旅“龍宮”深處,記者感受到,現代“龍宮”飲食正打破前方後方分界線,將戰場後勤貫徹到每個細節,為官兵加油,給打贏助力。

(照片由錦州市軍休三中心提供)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