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野戰快餐化時代來臨!看我軍飲食保障的前世今生

來源︰央廣軍事 作者︰莫斌 鐘雨芳 陽吉成 梁輝森 發布︰2019-02-20 23:10:26

幻燈片 手機看 分享到

央廣網2月20日消息(莫斌 鐘雨芳 陽吉成 梁輝森)“兵馬未動,糧草先行”。古往今來,戰時飲食供應都是軍隊第一位的保障任務。

紅軍過草地(資料圖)

麥面疙瘩湯、野韭菜、野蒜、臭蒿子、豌豆苗、蘑菇湯,青稞、牛皮帶、舊牛皮鞋、犛牛肉、苞谷、小米、南瓜、蕨根……這是紅軍萬里長征戰地飲食的“菜單”。在行軍中,炊事員除了背著自己的裝備,還要攜帶廚具、糧食、木材,少則四五十斤,多則六七十斤。在外行軍,給養跟不上,食不果腹地行軍作戰,這是經常的事。

紅軍炊事班準備做飯(資料圖)

抗日戰爭期間,國共合作並沒有改善保障環境。雖然各根據地得到了老百姓的支持,但是隨著軍隊規模的擴大,作戰任務的壓力增大,日本侵略者的瘋狂“掃蕩”,此時,國民黨又“假合作”,對共產黨領導的抗日武裝克扣、縮減僅有的一點供給,最艱苦的東北抗日聯軍甚至只能一邊吃樹皮、嚼草根,一邊與人數超過己方幾十倍的敵人頻繁作戰。

東北抗日聯軍戰士整裝待發(資料圖)

面對困難的形勢,共產黨抗日武裝沒有坐以待斃,而是因地制宜搞起了大生產運動。八路軍和新四軍一邊堅持對日作戰,一邊堅持勞動生產,有效改善了部隊飲食。

大生產運動(資料圖)

抗美援朝時期,後方補給困難,部隊糧食供應嚴重不足。

後勤分隊為志願軍前線部隊運送糧食(資料圖)

白天,敵機隨時都可能來搜尋目標。晚上,敵我交錯,生火起炊更容易暴露目標。

志願軍的後勤車隊(資料圖)

後來,炒面這種最簡單最原始的“軍用食品”,成為了當時志願軍隨身攜帶的干糧。打仗時,戰士們隨身背著一條炒面口袋。饑餓時,抓一把炒面塞進嘴里,再吃上幾口雪,可繼續堅持戰斗。炒面幫助志願軍解決了部隊最低限度的物資保障,伴隨著戰士們浴血奮戰,直至戰爭勝利。

炒面(資料圖)

到了上世紀70年代,我軍單兵口糧逐漸形成體系,“761壓縮干糧”成為我軍第一代野戰食品,曾在唐山地震搶險救災、登山、抗洪、遠洋作業、飛行等場合中普遍使用,因其方便性、營養性而發揮了其他食品不可替代的作用。

761壓縮干糧(資料圖)

而同一時期,各類罐頭支撐起戰時的飲食供應。午餐肉、豬肉、酸菜、水果等相繼出現在部隊的補給單上。1986年之後,我軍開展了高原部隊邊防巡邏專用食品、偵察兵食品、陸勤系列野戰食品、壓縮干糧、脫水米飯、軍用蔬菜罐頭等項目的研制。象征著我軍野戰飲食進入新階段。

70年代解放軍戰士食用單兵干糧(資料圖)

隨著食品保鮮加工技術的進步,自加熱即食口糧和非加熱即食口糧,壓縮食品和功能性飲料等單兵食品體系已逐漸完善。自熱食品、能量棒、巧克力等快捷方便的野戰食品,已成為了戰時部隊的標配。

13式單兵自熱食品

為堅決貫徹習主席關于戰場飲食保障的系列重要指示精神,提高野戰飲食保障能力,樹立“人人都是炊事員,人人都是戰斗員”理念。第75集團軍某合成旅作為陸軍首家野戰飲食快餐化保障先行試點單位,著力推進野戰飲食保障“二次創新”,在野戰條件下組織官兵連續7天食用野戰快餐化食品,檢驗合成旅單兵攜行、平台運行和後方加工補給三種保障方法和組織程序。檢測記錄官兵飲食前後生理特征、心理反映,通過研究分析、數據對比,總結野戰飲食快餐化保障的模式和標準。

官兵快速處置突發情況

官兵食用壓縮干糧

在演練現場,官兵們利用戰斗間隙食用隨身攜帶的單兵食品,全程不見炊煙、不見明火,達到了快速制作、快速分發、快速前送、快速用餐、快速清痕的戰時要求。

該旅領導介紹說,這次試點,將個人攜行高能食品、常溫集體食品、軍民融合快餐食品等飲食保障方式,貫穿演練全過程。

(央廣軍事•解放軍新聞傳播中心融媒體出品)
責任編輯︰姬彩紅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數據加載失敗,請確保在www.81.cn域名使用側邊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