滿滿的“求生欲”!軍校生24小時荒野求生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許鑫 姚宏責任編輯︰劉秋麗
2020-01-14 07:05

抬頭看著面前近90度的崖壁,徐文艷皺起了眉頭。

“腳踩實,雙手緊握繩索,別怕!”耳邊傳來戰友的聲音。徐文艷深吸一口氣,默默回想著野戰生存課上教員講授的攀登技巧。

這是大三學員徐文艷迎來的本學期第一場期末考試,也是第一次在陌生地域的野外環境中進行野戰生存考核。同她一起參加考核的,還有600余名來自國防科技大學的2017級生長軍官學員。

攀登、渡河、取火、野炊、負重行軍……這是野戰生存課程首次列入新的軍隊院校教學訓練大綱後,大學組織的第一次實戰化野戰生存考核。

24小時不間斷,學員以班組為單位連續完成12個課目的極限挑戰。深冬時節的長沙某地,學員們在這個沒有硝煙的戰場上,上演了一場現實版的荒野求生。

請關注今日出版的《解放軍報》的詳細報道——

荒野求生︰極限24小時

■許鑫 姚宏

深冬時節,學員們在沒有硝煙的戰場上,上演了一場現實版的荒野求生。王澤文攝

“只有到了野外,才能聞到平時訓練缺少的‘野味’”

“野戰生存考核開始!”下午4時,隨著考官一聲令下,剛抵達任務區域的學員們迅速散開,開始了第一個課目考核。

“沒有時間熟悉地形,更沒有機會設置預案,一到地方就開考,刺激!”對于班長任天一而言,這樣的開始給他留下了深刻印象。

“郭延廷負責構築無煙灶,黃東昊負責做飯,丁玉輝、王晨負責搭帳篷……”來不及多想,任天一馬上進行任務分工。

拿破侖曾說︰“士兵是靠肚子行軍打仗的。”在完全陌生的地域,沒有現成的灶具和食材,生存,是擺在學員們面前的第一道考題。

“近70%的學員上軍校前連菜刀都沒有摸過,更別說做飯了。”軍事基礎教育學院某教研室主任胡旭東說,在野戰條件下尋找水源、識別野菜、取火做飯等,對于首次接受野戰生存考核的軍校學員來說,確實是個不小的挑戰。

負責“掌勺”的黃東昊之前就是這70%中的一員,平時掌握的最大炊事技能是“開水泡面”。如今,他已經能熟練地生火做飯,沒一會兒灶上就飄出了陣陣飯香。這一切的變化,要從野戰生存課說起。

一次野戰生存課上,隊里給每個班發了2斤大米,這讓像黃東昊一樣的“生活小白”們犯了難︰有的把米飯煮糊了,有的米粒夾生,還有的甚至到了最後還餓著肚皮……

“練兵備戰不能有缺項,解決填飽肚子的問題是備戰打贏的基本技能。”從那時起,黃東昊抓住一切機會苦練做飯本領。

“野戰生存激發了我們的‘求生欲’,為了保存戰斗力,我們使出了‘洪荒之力’!”正在用工兵鍬煎蛋的黃東昊打趣地說。

“吃”的問題剛解決,丁玉輝和王晨又因為“住”的問題爭論起來。

野戰生存,最重要的就是保持體力,保存自己。露營點的選擇是否能夠滿足實戰條件下的安全需求,是否符合戰斗轉換條件,這些因素都要考慮到。

“你選的這個地方地面凹凸不平,周圍全是石子和樹枝,平整地面就要很久,我們很難在規定時間內搭好帳篷。”丁玉輝試圖說服王晨。“你選的地方旁邊有個儲水池,怎麼能保證下雨時不滲水?”王晨也絲毫沒有退讓。

兩人僵持不下。無奈,丁玉輝找來紙筆,將自己的方案仔細畫了出來。木樁怎麼立、排水溝挖在哪個位置,如何處理滲水、防蟲……他們快速修正方案,終于在規定時間內搭好了帳篷。

“只有到了野外,才能聞到平時訓練缺少的‘野味’。在實戰中搭設符合戰術需求的露營帳篷,是在訓練場上搭多少遍也沒辦法學到的。”站在剛搭建好的帳篷旁,王晨興奮地說。

“只有平時多遭遇‘意料之外’,戰時才能多些‘意料之中’”

“報告,前方發現兩名可疑人員!”

夜幕下,考察學員夜間偵察能力的5公里徒步行軍,在“伸手不見五指”的山間小路上進行。

“全班注意,最後兩名警戒,其余人員分散隱蔽!”沒想到夜間考核才開始,就遭遇了“意外”。班長邵宇迅速判斷情況,冷靜下達指令,並立即帶領1名組員搜索前進。

“報告,前方發現可疑車輛”“報告,右翼發現……”夜行軍路上,各種特情層出不窮。5公里的行軍距離,學員們不僅要隨時處理突發“敵情”,還要在規定時間內根據地圖尋找提前設置好的5個目標點位。

“真過癮,我感受到了戰場的緊張氛圍。”學員樊孟豪說。

“嘀——”清晨5點半,一陣急促的哨聲打破了營地的寂靜。學員吳欣怡迅速起身穿好裝具,準備迎接上午考核的“重頭戲”——15公里行軍拉練。途中他們要完成攀登、渡河、野外防護等3個課目,節奏轉換快、時間銜接緊,吳欣怡下意識地彎腰緊了緊鞋帶。

一手拿著指北針,一手拿著軍事地圖,作為班里唯一有定向越野經驗的人,吳欣怡自信滿滿地站在了隊伍最前面。

一路上,大家在吳欣怡的帶領下,行進很順利。可是,就在即將到達考核點時,卻遭遇了“意外”。

為了節省時間,吳欣怡帶領隊伍一頭扎進了一條林間小道,走了十幾分鐘後,竟然迷路了。“糟糕!我們走錯了方向!”原來,在剛才的岔路口,吳欣怡只憑直覺前進而忘了使用指北針確認。面對自己犯下的“低級錯誤”,難過、自責、愧疚的心情瞬間涌上來,吳欣怡的眼淚在眼圈里直打轉。

“現在可不是氣餒的時候!”吳欣怡穩了穩心神,重新判定方位、標定站立點,很快就到達了考核點。然而,勝利的喜悅瞬間被橫在眼前的一根圓木打碎了。

野戰生存課上,學員們一直練習的是用竹筏過河,怎料到了考核現場,眼前只有一根圓木。架設獨木橋只講過理論和方法,平時並沒有實訓。

“我先過去!”身手敏捷的學員趙玉雲挺身而出,踩著搖搖晃晃的圓木到達對岸,迅速采用坑埋法固定好獨木橋,組織大家有序通過。

未來戰場瞬息萬變,戰爭不會因為惡劣的天氣而停止。當雨滴淅淅瀝瀝落下時,負責野炊鑽木取火的于慧彬的心也沉了下來。平時十幾分鐘就能冒出火星,可因為天氣原因,都快半個小時了,鑽軸下面一點兒動靜都沒有。

“啪——”由于用力過猛,繩子竟然被拉斷了,于慧彬一屁股坐到了地上。“越是下雨天,越得讓大家吃上熱飯。”他沒有向困難低頭,情急之下,于慧彬找來搭帳篷用的麻繩代替,終于冒起了煙,他這才松了一口氣。

“只有平時多遭遇‘意料之外’,戰時才能多些‘意料之中’。”某系主任胡其高說。在陌生環境中隨時可能面臨各種突發情況,只有認識到戰斗情況的變幻莫測,消滅自己的“意想不到”,才能確保在實戰中隨時拿出克敵制勝的方法。

“我們看到了自身的差距,找到了努力的方向”

在自己的強項渡河課目中意外跌落後,學員馮子峻的內心久久無法平靜。而接下來發生的一幕更是讓他意想不到——組員全都落水了,本課目考核全組為0分。一時間,士氣跌到了“冰點”。作為學校“銀河特戰俱樂部”成員,馮子峻將這次“全軍覆沒”歸咎于自己。

“馮子峻有特戰障礙訓練經驗,大家感覺他就是‘定盤星’。他摔到河里後,大家都有些慌亂,瞬間失去了信心。”復盤會上,班長吳應發總結了失利的教訓,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其實,野戰生存不僅鍛煉學員野外求生的技巧和知識,同時也磨煉個人的心理意志與素質,更是對團隊作戰精神的全面考驗。

在接下來的攀岩課目中,馮子峻自告奮勇第一個爬上崖壁,帶著大家奮力攀爬;負重行軍路上,吳應發發揮帶頭作用,一路激勵組員堅持到最後……

“快,加油!”林間小道上,班長楊鴻銘急速前進,隊員緊跟其後,呼吸急促。

這是最後一項課目負重行軍10公里的考核現場,學員們需要背負25公斤重的背囊,在兩小時內到達指定集合區域。楊鴻銘所在班共7人,女生有4人。相比男學員,負重行軍對于女學員來說更是對意志力的考驗。

漸漸地,女學員陳坤覺得步伐越來越沉,沉重的背囊幾乎將腰壓成了弧形,腿上的舊傷還不時出現陣陣疼痛。同學王磊本想幫陳坤背槍,卻被她婉言謝絕︰“我一定能堅持到終點!”

“戰士生來就為上戰場,礪礪英雄膽磨磨意志鋼,一切只為明天打勝仗……”為了鼓足士氣,陳坤帶頭唱起歌,給自己也給戰友們打氣。最終,他們用時80分鐘第一個到達終點。

“戰場上沒有男女之別,女兵只有練強打贏技能,才能在戰場上一決勝負。這就是我當兵想要的樣子!”抵達終點後,陳坤回想一路走過的艱辛,驕傲地說。

不拋棄,不放棄。在這場連續24小時的野戰生存考核中,一張張不服輸的臉,讓我們看到了軍校學員的鋼鐵意志;一股股敢比拼的勁頭,讓我們看到了他們的血性擔當。面對極限挑戰,學員們始終咬緊牙關,取得了全員合格的好成績。

“通過這次野戰生存考核,我們聞到了實戰的硝煙味,看到了自身的差距,找到了努力的方向。軍校學員是未來戰爭的指揮員,我們在這里學會打仗,也將從這里走向戰場。”學員祁迎春說。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