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畫家田迎人油畫作品賞析

來源︰中國軍網作者︰彭 俐責任編輯︰于美玉
2016-08-30 08:54

田迎人黑白油畫《薩爾茨堡的琴房》

田迎人別出心裁的黑白油畫畫法,是一種用色彩發聲的鋼琴演奏法。她巧妙地使用著黑白兩種顏色,猶如老練的琴師觸動黑白琴鍵,指法是那樣嫻熟,音色是那般純淨。這不,她又為我們創作出一幅具有音樂美感的油畫——《薩爾茨堡的琴房》。

繪畫與音樂的界限原本就模糊,也實在不必分清你我。藝術審美的通感若能發揮作用,我們完全可以用眼楮去“听”,而用耳朵去“看”。換句話說,就是繪畫中有音樂的旋律,而音樂里也有繪畫的圖像。如果二者不是孿生姊妹,至少也是近鄰。

奧地利第四大城市、阿爾卑斯山北麓的薩爾茨堡,在世界所有城市中,該是最具藝術氣質的天之嬌子,或許只有意大利的佛羅倫薩可以媲美。藍盈盈的薩爾茨河穿城而過,賦予音樂家們靈動的樂思。音樂之鄉的美譽隨著每年夏日國際音樂會而傳揚。

這里不僅是作曲家莫扎特、指揮家卡拉揚的故鄉,還是大眾熟悉喜愛的電影《音樂之聲》的拍攝地。我想,當田畫家動起畫此地房子的念頭時,她耳邊一定回蕩著歌劇《魔笛》或《唐璜》,不,還是《女人心》吧,總之是樂神——莫扎特的杰作。

事實真就如此。正像每一位藝術家都有自己的怪癖一樣,田畫家作畫時,必須要有好听的西方古典音樂做背景,還要由“膽味”濃的膽機播放,以確保音色、音質上佳,而且音量也要調大,很嗨很嗨才成,似乎只有愛听搖滾的人才喜歡這麼大的動靜。

當她被音樂深深打動的時候,她的筆觸就變得無比動人。其實,寫文章也是這個道理。當你一邊听著柴可夫斯基《第一鋼琴協奏曲》,一邊構思章句時,不免會有愀然憂戚之狀,敲出的字也容易情緒飽滿,錚錚作響……

畫面上的房子,看著就很想是一架鋼琴。

也許,是建築師仿照鋼琴的模樣蓋的房子,誰知道呢。

我們能夠確定的是,畫家的一筆一劃,全都是帶著顏色的聲響,或者是帶著聲響的顏色。

音樂家作曲的曲調講究——抑揚頓挫,而畫家作畫的筆調同樣要有——輕重緩急。一部音樂作品鮮明的——節奏感,或許可以理解為油畫作品清晰的——層次感。樂譜中的符號表示——強弱,畫幅中的色彩呈現——濃淡。樂曲演奏時,“此時無聲勝有聲”的停頓,正是一幅繪畫作品中的飛白。

更為重要、乃至決定作品成敗的關鍵是,音樂必須帶有發自內心的感情色彩,而繪畫必須讓其色彩表達內在的感情。

如果說田畫家的畫作有什麼有別于他人的特點,那麼我要說,音樂性就是她繪畫的特性。

她在畫布上勾勒出上色的五線譜,樂句,如同溪水一般從心靈流淌而出,有時是鋼琴曲,有時是弦樂曲,有時是奏鳴曲,有時是交響曲……

盡管,琴房只是一座別墅里的單間,它不可能是一整座建築物。但是,這幅黑白油畫《薩爾茨堡的琴房》中的“琴房”,竟然是一組建築。我可理解為它是“會彈琴的房子”,也可以想象它是“帶有琴聲的房子”,就像我們在音樂會上所听到的一組樂曲,迷人,而且銷魂。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