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悟國防科技大學紅燭文化的特色魅力

來源︰中國軍網-解放軍報作者︰王握文責任編輯︰于美玉
2016-09-09 13:37

 丹心熱血沃新苗

——感悟國防科技大學“紅燭文化”的魅力

 ■本報記者 王握文

教師的風範生動反映著一所學校的文化氣質,而這種文化氣質又在潛移默化中對學生產生深刻影響。60多年來,國防科技大學以雄厚的辦學實力和薪火相傳的文化精神,為國防和軍隊建設培養了一大批擔當重任、勇攀高峰的優秀人才。在全國第32個教師節來臨之際,讓我們一起來領略這所大學“紅燭文化”的獨特風景。——編 者

像季節循環往復,每年,都會有一批批青年才俊帶著“科大人”光環,從這里走向大江南北的座座軍營。

然而,無論走了多遠,他們都不會忘記來路,都不會忘記那如同紅燭般燃燒自己、照亮理想的師者。因為那其中浸潤著一種文化的精神,源遠流長;因為那其中閃耀著一種文化的力量,靜水流深。

一粒沙中見世界,一朵花里窺天堂

80歲高齡的電磁專家李傳臚教授,一輩子從事教學科研工作。如今,他退休已經近20年,學生早已“青出于藍勝于藍”,帶領的創新團隊在某關鍵技術領域接連取得重大突破,成為一支不可或缺的“國家隊”。可即便退休了,李教授依舊眷戀著心愛的教學科研工作,牽掛著自己的學生,履行著教書育人的職責。

在國防科大,像李傳臚教授一樣“退而不休”的人並非個別,而是校園里一道“夕陽無限好”的動人風景。

“春蠶到死絲方盡,蠟炬成灰淚始干。”一種文化的積澱形成是通過具體的人和事所體現的。建校60多年來,一代代教師立足三尺講台,甘為紅燭育英才,托舉著一批批學子從自己肩頭起飛。

1935年,周明赴美國留學,先後獲得兩個碩士和一個博士學位,成為加州理工學院客座研究員和道格拉斯飛機制造公司的高級工程師。1947年,周明婉言謝絕了美國方面讓他加入美國國籍的“好意”,在新中國成立前夕回到祖國。從1952年奉命參加“哈軍工”籌建到1995年辭世,他在教書育人崗位上辛勤耕耘了41年。

周明沒有像他的同學錢學森、盧嘉錫那樣成為世界著名的科學家,但他“集四方英才而育之”,先後有兩萬多名工程師、教授、專家受過他的直接教育。中國載人航天工程總設計師周建平就是周明教授培養的博士。

2009年2月24日,周建平回到母校作“神舟七號”載人航天飛行任務專題報告。報告會前,他深深鞠躬,飽含深情地說︰“我們在工作中取得的成就,首先要歸功于在學校打下的基礎,老師不僅教給了我們知識,還讓我們懂得了如何做學問、怎樣做人。”

英國詩人布萊克說︰“一粒沙中見世界,一朵花里窺天堂。”透過這些積澱在歲月深處的故事,可以看到一種情懷和一種執著,更讓人看到這所大學“紅燭文化”的精神底色。

所謂大學者,因有大師之謂也

在“哈軍工”初期,首任院長兼政委陳賡大將對教員的教學工作也做過形象的比喻︰學員是“上館子吃飯”的,教員就是“做飯炒菜”的,機關是“端盤子”的,學員能否“吃飽吃好”,關鍵就在于教員的“手藝”。

時空穿越60年,“哈軍工”時期一批知名教授的“手藝”至今為科大人所稱道︰留美博士、著名數學家盧慶駿教授講授高等數學課時,不帶教材,不用講義,娓娓道來,滴水不漏。如今,這所大學已擁有20門國家級精品資源共享課、4門視頻公開課,8個國家級教學團隊,涌現出一批全國、全軍優秀教師。

人稱“倔老頭”的高伯龍院士教風嚴謹,對學生的要求近乎苛刻。在上世紀80年代,他給一名博士生的研究方向確定為磁鏡研制及相關技術研究。有人說,單單完成磁鏡研制即可獲得博士學位,可高院士並不同意。後來,這名博士生前後歷時7年多,成功突破相關技術,才按導師要求完成博士學業。“嚴師出高徒”,這名博士後來成為我國激光技術領域的知名專家。

全國高校教學名師李承祖教授給學生上課,愛講故事。

以講授“玻爾理論”為例,李教授每次都會給學生們講述這樣一個故事︰“玻爾不僅是近代量子物理學的奠基人,也是一位崇高的愛國主義者。他曾謝絕了英國的高薪邀請,堅持留在自己的祖國丹麥從事科學研究,一輩子為發展祖國的科學事業奮斗,這種情懷一直為後人所景仰。”

這個故事,教材中沒有,也非考試內容,但多年後,很多學生都記得。

“所謂大學者,非有大樓之謂也,而有大師之謂也。”這所大學的“紅燭文化”在一代代教師潛心教學、嚴謹治學的薪火相傳中,愈來愈散發出沁人心脾的清香。

使命催征,育才是急

“治無古今,育才是急。”鐫刻在湘江之畔岳麓書院一副對聯中的這句名言,穿越時空,成為該校著眼強軍需求,加緊培養高素質人才的真實寫照。

國際宇航科學院院士、如今已九十高齡的原國防科技大學校長陳啟智教授對當年辦學育人情景仍記憶猶新︰當時條件很艱苦,最早的一批老師包括盧慶駿、孫本旺等知名教授,都是坐在小馬扎上編教材、寫教案,與學員同吃同住,夜以繼日地工作。短短幾年時間,“哈軍工”就為國家和軍隊培養出一批懂技術、會管理、能指揮的高素質人才。

強軍興軍,要在得人。“培養駕馭國防科技的工程師、科學家、戰略家;培養駕馭未來戰爭的設計師、指揮家、軍事家”。這所大學確立的人才培養目標,正是廣大教師的使命所在。

使命催征,校園里呈現出一番別樣的育人風景——

“小鴨”游進“天河”,創新能力強的本科生在老師指導下,結合畢業設計參與“天河”超級計算機研制,超前培養超算未來人才。

研究生提前進入科研攻關主戰場,重點科研項目研制隊伍中,研究生佔了近60%。

實施夏季學期制,利用暑假拓展和延伸課堂教學內容,開設“名教授、短學時”核心課程,以幫助學員優化知識結構、提高創新能力和綜合素質。

……

丹心一片育英才,一代代教師在三尺講台嘔心瀝血,甘為人梯,為國防和軍隊現代化建設源源不斷地輸送一批批高素質人才。他們的功績或許無法量化,但是他們把國防科大“紅燭文化”的精神不斷在傳遞。正是這種無聲的傳遞,使得這種文化的土壤更加豐沃,讓這土壤上長出的新苗更加茁壯。

深藏功與名的精神榮光

■朱健民

宋代學者李覯在《廣潛書》中說︰“善之本在教,教之本在師”。古往今來,師道傳承在促進人類文明進步中發揮著十分重要的作用。人們將教師比喻為“紅燭”,因為教師具有“燃燒自己、照亮他人”的家國情懷和高尚品德。

1953年9月1日,我軍第一所工程技術院校——中國人民解放軍軍事工程學院在北國冰城哈爾濱開學,開啟了成體系為國防和軍隊現代化建設培養高素質人才的工作。從“哈軍工”到國防科技大學,這所大學60多年來先後為國家和軍隊培養了一大批擔當重任的高素質人才,在國防和軍隊建設領域形成了一道亮麗的“人才森林”,呈現出人才輩出的興旺景象。

“神舟”飛天、“殲-10”列裝、“天河”奪冠……近年來,在這些國家重大科技工程中擔任總指揮、總設計師的人,很多畢業于國防科技大學。僅在我國載人航天工程及各大系統中,就有19名正副總指揮、總設計師曾是這里的學生。聚焦三軍演兵場,該校畢業學員也先後涌現出“全軍優秀指揮軍官”白雪、“全軍愛軍精武標兵”王力臣等一大批耀眼的“軍事明星”。

幾十年來,學校一代代教師牢記使命囑托,皓首窮經、行為示範、嚴謹治學、精心育人,發揮了人才“孵化器”和“催化劑”作用,特別是在幾十年中積澱形成的“默默耕耘、無私奉獻、燃燒自己、照亮他人”紅燭文化,更是成為滋養學子的沃土,在他們心中打下深刻的“科大”鉻印。

“雄關漫道真如鐵,而今邁步從頭越。”當前,軍事科技浪潮澎湃而來,知識密集、技術密集,現代化信息化程度越來越高,軍隊建設迫切需要具備厚實科技底蘊和創新思維能力的高素質新型軍事人才。弘揚“紅燭文化”,傳承“紅燭精神”,就是要以崇高使命感和責任感去傳道、授業、解惑,以高尚師德、學識風範和人格魅力,幫助學生“扣好人生的第一粒扣子”“打好人生的最初底色”,以誨人不倦、甘當人梯的無私奉獻精神培育學子成才,努力把他們培養成為“四有”新一代革命軍人。

甘為紅燭育英才,這是一名教師的崇高價值追求,更是一種神聖的使命責任。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