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都河畔的長征往事︰村民將門板拆下造船

來源︰新華社作者︰劉菁、高皓亮、賴星責任編輯︰于美玉
2016-09-29 04:32

初秋的晨曦下,靜靜的于都河披上了一層金色的薄霧。李明富啟動漁船,從于都河東門渡口出發,逆流而上,至銅鑼灣河段掉頭放網,再順流而下……如果沒有80多年前那場舉世聞名的長征,這幅漁家生活圖景也許千百年不變。

82年前,李明富的爺爺就是在于都河上,把一船又一船紅軍將士送到對岸。他知道部隊正在出發,卻不知道,在這渡口悄悄拉開序幕的,將是一場二萬五千里長征。

1934年,國民黨軍隊從多個方向緊縮包圍圈,原中央蘇區僅剩瑞金、寧都、于都等縣,其中于都在紅軍完全控制下。中央紅軍多方考慮,選擇在于都集結出發,渡河北上。10月16日,各部隊在于都河以北集結完畢。17日起,中央紅軍主力五個軍團及中央、軍委機關和直屬部隊8.6萬余人渡過于都河,踏上戰略轉移的征程。

于都河,由此有了“長征第一渡”的不朽名號,“渡口出發”的故事,一代代相傳。

順著李明富每天打魚的線路,紅軍當年渡河的印記俯拾即是。“當時毛主席就是從東門渡口渡河的,銅鑼灣就是紅一軍團出發前的駐扎地,二萬五千里長征從那兒開始算起……”于都中央紅軍長征出發紀念館副館長張小平說。

當年的于都河寬600多米,河面上沒有一座橋。紅軍渡河時設有8個渡口,水深兩三米的地方,必須架設浮橋;一兩米深的地方,戰士就涉水而過或由漁民撐渡過河。

“全中央蘇區的800多條船只,被集中到于都河段,有5個渡口架設起了浮橋。”張小平說,蘇區百姓有船的出船、有人的出人,踴躍報名為紅軍撐船搭橋。

已退休的李明榮在于都河畔長大,他的父親李聲仁是當年為紅軍渡河撐船的船工之一。在父親的描繪中,李明榮腦海里始終刻印著這樣的畫面︰紅軍到來的那些天,族人們不再撒網捕魚。一到天黑,他們撐起20多條漁船,趁著夜色紅軍渡過河。

“父親和母親同撐一條船,一個在船頭,一個在船尾,中間坐了七八個紅軍戰士。夜晚河面漆黑,撐船必須全神貫注,稍不注意就會翻船。”李明榮說。

作為那一代從漁民村走出的少有的讀書人,李明榮總是說,父親是憑打魚人的感覺,在夜色中把控渡船,將紅軍安全渡河。而長征,卻是中國共產黨憑著創建新中國的革命理想,把舵航行,準確調向,將中國革命事業從挫折引向了勝利。“建黨95年來,都是如此。”

當時物資匱乏,短時間內要在于都河上搭建5座浮橋,還要躲過敵人的偵察,可不是件容易的事。張小平的介紹有如一支畫筆,勾勒出當年搭橋渡河的一幅剪影︰于都百姓協助工兵,每天下午4點開始架設浮橋,晚上8點前完成,紅軍通宵達旦渡河。第二天早上7點前,他們又將浮橋拆除,將浮板分散隱蔽在岸邊。

盡管當時紅軍提前準備了架橋的主要材料,但橋板、繩索等還缺不少。沿岸百姓幾乎把家中所有可用的木料都送來了;門板、床板、船上的鋪板,甚至壽材。

那段“于都人民真好,蘇區人民真親”的歷史,至今還能找到清晰的畫面。于都縣貢江鎮建國路上的一個客家老宅內,“兩井三廳”保存完好,但進門處卻沒有門板。這是紅軍後人劉光沛家的祖屋。“為什麼我們家沒有門?”幼年時劉光沛問,母親告訴他︰“門板是你爺爺拆下來給紅軍搭橋了。”如今,這一沒有門板的老房子,成了游客慕名而來感受長征的一大實景去處。

依依惜別渡河的紅軍,老表們念叨著︰“盼你們早回來呀!”渡口出發15年後,蘇區百姓沒有盼到紅軍再回來,卻迎來了一個新中國。1966年,中央財政撥款,幫助為紅軍劃船的漁民李聲仁和族人們上岸安家,“水上漂”的日子終于為更為安定富饒的生活所代替。

當年800多條渡船保存至今的僅知兩條。一條收藏在中國人民革命軍事博物館,是2006年從于都河打撈出水的,另一條收藏在于都中央紅軍長征出發紀念館,由李聲仁捐贈。

80多年過去,渡口依舊,浮橋未見。一座座現代化大橋飛躍于都河,像彩虹點綴著這個寫滿長征出發印記的縣城。

清晨,當李明富駕駛著漁船出發,李明榮的小兒子也發動汽車,經長征大橋出發前往福建跑運輸,做生意的二兒子則穿過渡江大橋送貨出發。漁民村的新一代,背起行囊,踏上大橋,沿著當年紅軍出發的路,走向新的遠方。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