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再听听“八女投江”的故事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李濤責任編輯︰王春艷
2017-07-06 04:15

80年前,震驚世界的“盧溝橋事變”爆發,日本帝國主義發動了全面侵華戰爭。在中華民族生死存亡之際,各族人民團結一致,同仇敵愾,浴血奮戰,真正實現了全民族抗戰!今天出版的《解放軍報》詳細報道了少數民族的抗戰壯歌!

少數民族譜寫的抗戰壯歌

■李濤

80年前,震驚世界的“盧溝橋事變”爆發,日本帝國主義發動了全面侵華戰爭。在中華民族生死存亡之際,各族人民團結一致,同仇敵愾,浴血奮戰,真正實現了全民族抗戰,改寫了中國近代以來因列強入侵而割地賠款、喪權辱國的屈辱歷史,重新找回了民族自尊與自信,成為中華民族由孱弱走向復興的偉大轉折點,在中國革命史和民族發展史上寫下了濃墨重彩的一頁。

“鬼子遭了殃,出門遇見陳翰章”

2013年,陳翰章將軍的頭顱被迎回故鄉安葬。資料照片

自“九一八事變”起,日本帝國主義對中國的武裝侵略由東北進而華北,擴至華中、華南,一度波及西南諸省,先後扶植“滿洲國”“蒙古軍政府”“蒙疆聯合自治政府”等偽政權,竭其所能離間漢族與少數民族的關系,以圖實現分裂中國、滅亡中國的陰謀。東北地區各族民眾率先組織了諸多抗日團體和形式多樣的抗日義勇軍,英勇抗擊侵略者。1936年2月正式成立的東北抗日聯軍,除漢族外還有滿、朝鮮、達斡爾、鄂倫春、赫哲、鄂溫克等少數民族,充分體現了多民族團結抗戰的特點。至1937年10月,抗聯先後編組了11個軍,兵力達兩萬余人,被日本侵略者視為“滿洲國”的“治安之癌”。

東北地區的滿族群眾在抗日斗爭中奮勇當先。抗聯第3至第9軍和第11軍轉戰于滿族聚居的松花江中下游與牡丹江一帶,大批滿族群眾踴躍參加。其中,師以上領導就有趙尚志、陳翰章、王光宇、張蘭生、關化新、伊俊山等。

陳翰章,1913年生于吉林敦化。“九一八事變”後,積極開展愛國反帝宣傳。1932年秋毅然投筆從戎,參加吉林抗日救國軍。同年冬加入中國共產黨。“七七事變”後,陳翰章率部以鏡泊湖為中心,轉戰于寧安、額穆、延吉、安圖、汪清等地區。他足智多謀,屢立戰功,威震敵膽,被譽為“鏡泊英雄”。

1938年7月,陳翰章率部襲擊寧安北湖頭水力發電站,焚毀日軍守備隊的營房和工程事務所,繳獲了大量軍需物資,解救了大批中國勞工,致使日本侵略者苦心經營的水電站工程陷于癱瘓,被迫停工。

1939年7月,抗聯第2軍第4、第5師改編為第1路軍第3方面軍,陳翰章任方面軍指揮。8月下旬,第3方面軍準備攻打安圖縣城。因叛徒告密,守敵加強了防衛。陳翰章決定轉攻大沙河鎮,以“圍城打援”之計,消滅安圖和明月溝出援之敵。24日,第3方面軍突襲大沙河,殲敵百余人,並將鎮內日本洋行貨物全部沒收。由安圖縣城開來的日偽軍在距大沙河1公里處的南崗遭第2方面軍一部阻擊,傷亡慘重。午夜,日軍宮本“討伐隊”由明月溝開進安圖縣城。陳翰章判斷敵人必將返回,遂在柳樹屯東南道路兩側設伏。25日13時許,宮本“討伐隊”百余人乘5輛汽車駛入伏擊區域,遭猛烈襲擊。除6名敵兵乘1輛汽車逃跑外,余者包括宮本隊長在內皆被擊斃。9月,陳翰章率部在敦化寒蔥嶺截擊日軍“討伐隊”,斃俘日軍少將部隊長松島以下百余人。當地群眾傳頌著︰“鬼子遭了殃,出門遇見陳翰章。”

從1939年秋冬季起,日偽軍對抗聯第1路軍實施更為頻繁和殘酷的“討伐”。抗聯戰士缺衣少食,在攝氏零下三四十度的嚴寒里與敵人搏斗,包括楊靖宇在內的許多官兵在異常慘烈的戰斗和饑寒交迫的困境中犧牲了。到1940年底,陳翰章身邊只剩下十余人。12月8日,陳翰章轉戰至鏡泊湖南湖頭附近小灣溝密營,被日偽軍重兵包圍,壯烈犧牲,年僅27歲。

喪心病狂的日軍殘忍地割下陳翰章的頭顱,送往偽滿洲國邀功,後被存放于關東軍司令部醫務課,作為醫學標本保存。陳翰章的尸身則被日軍運回敦化縣游街。在鄉親們的幫助下,陳翰章的尸身葬在半截河屯的山坡上。解放後,陳翰章的頭顱安葬在哈爾濱市烈士陵園。直到2013年,陳翰章誕辰百年之際,他那顆高昂的頭顱終于回歸故里,身首得以合葬。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