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籍!大學生士兵如何在軍營“逆襲”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康子湛 張潤澤 等責任編輯︰王春艷
2017-07-11 03:06

又是一年征兵季,當青春遭遇迷彩,會擦出怎樣的火花?今天出版的《解放軍報》關注了這樣幾位大學生士兵︰他們有的不顧安危,用擔當擦亮中國軍人名片;有的全力以赴,絕地反擊只為打勝仗;有的不怕跌倒,演繹國賓衛士的速度與激情……他們的別樣選擇,會讓你對青春的意義有更深的感悟;他們的焰煉成長,讓你領略今日軍營的新面貌。

好兒女來當兵

——幾位大學生士兵的從軍故事

尖刀班長施意捷

金嗓子“正調”

■康子湛 張潤澤

“A組封鎖道路,B組隨我進攻指揮所。”

2016年東盟“10+8”聯合演習中,下士施意捷擔任中、澳、越、柬4國聯合作戰小組組長。面對接踵而來的險情,他冷靜判明情況,並用英文準確下達口令,指揮小組順利完成作戰任務。

“情況處置合理有效,滿分!”評測結果公布後,觀禮台掌聲雷動,施意捷被授予“維和勇士”殊榮。

走下領獎台的施意捷不經意想起,新訓班長姬生彬和他那次推心置腹的談話。“想當文藝兵,不能只文藝,首先要當一名合格的兵。”

新訓時的施意捷,活脫脫是個吊車尾的“孬兵”。這個學播音主持的“金嗓子”,一上訓練場就變成了“悶葫蘆”︰隊列老“冒泡”、體能亮“紅燈”,最可氣的是連口號都喊得不如別人響。

“你這也算‘金嗓子’?我看聲音還不如蚊子!”新訓班長姬生彬教訓他,施意捷卻振振有詞︰“就因為我是學播音主持的,才更不能亂喊亂叫!”他心里不服氣,“我在大學是專業骨干,是來當文藝兵的,哪能和這些大老粗滾泥塘!”

訓練場下,施意捷施展十八般武藝——唱流行歌、吹葫蘆絲、辦板報……可他發現,自己最拿手的流行歌,竟然不如有的戰友們唱的軍歌受歡迎。備受打擊的施意捷像泄了氣的皮球,他私下里紅了眼眶。在新兵結業考核中,施意捷直接從單杠上掉了下來,終結了他所在新兵連連續8年新訓評先的紀錄。

那晚,姬班長沒有批評施意捷,一席掏心窩子的話讓施意捷如夢初醒。姬班長說︰“你歌唱得不是不好听,但沒兵味。我知道你的志向是當一名文藝兵,可當不了合格的兵,何談文藝兵?”

從那天起,喜歡出風頭的“金嗓子”沉下氣來。誰都能看出,他憋足了一股勁。單杠做不上去,他就在腿上加兩個沙袋吊在杠上,原本一雙彈吉他的巧手變成了硬手板;戰術訓練中,他不畏險難,“殺”聲響徹整個訓練場……

兩年磨劍,劍鋒始成。在摸爬滾打中成長起來的施意捷,黑黝黝、壯實實,憑借戰術功底牢、文化水平高的優勢,順利成為中國首支維和步兵營成員。

這天,施意捷和戰友正在巡邏,突然不遠處傳來一陣槍響。施意捷一邊向指揮部報告情況,一邊向目標方位趕去,只見一名黑人男子被擊中,倒在血泊之中。

“A組追蹤持槍歹徒,B組搶救傷員!”只見施意捷邊下達口令,邊拿出隨身攜帶的簡易醫療器具想幫其止血。“Virus!Be careful!(當心病毒!)”有人善意提醒他注意安全。在南蘇丹,最可怕的就是各類肆虐的病毒,沒有專業的醫療保護,貿然接觸血液無疑是在與死神過招。

“救人要緊!”生死關頭,施意捷首先想到的是中國藍盔的職責,他咬了咬牙下定決心緊急施救。當他小心翼翼地將彈頭取出時,汗水已經將厚厚的防彈衣浸透……

從東盟聯演載譽而歸後,姬生彬將尖刀班班長的擔子交給了施意捷,“你現在,是名副其實的‘金嗓子’了。”

不久前,連隊榮譽室增添了兩名“新成員”,一個是施意捷作詞作曲的新連歌,還有一個是施意捷帶領全班立下的集體三等功獎狀。

心聲

放低姿態才能高飛

■施意捷

“博士碩士,都是戰士。”走進軍營才明白個中含義,只有放低姿態、勇于挑戰,才能真正換羽高飛。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