愁如江水不盡流

來源︰中國軍網作者︰井玟婧責任編輯︰王春艷
2018-01-26 16:13

這一天是七夕。李煜在京都汴梁的一座府邸中,迎來了自己的四十二歲生日。

撫今追昔,李煜百感交集,五味雜陳。三年前,金陵被宋軍攻破,南唐亡國,君主李煜和愛妃小周後及其臣屬作為俘虜被押送到汴梁。當年辭別宗廟的傷心情景,歷歷如在目前︰

四十年來家國,三千里地山河。鳳閣龍樓連霄漢,玉樹瓊枝作煙蘿。幾曾識干戈? 一旦歸為臣虜,沈腰潘鬢消磨。最是倉皇辭廟日,教坊猶奏別離歌,垂淚對宮娥。 《破陣子》

李煜不會忘記,出發那日,朔風凜冽,冷雨淒淒,教坊里的宮娥們奏起哀怨的樂聲。李煜五內俱焚,淚水涌流。他想到,從祖父建國,父親守業到自己失國,三代人慘淡經營將近四十年了,三千里地江山雖然不算大,但是鳳閣龍樓,玉樹瓊枝,國家繁盛,人民富足,何其樂哉!擅長文藝的李煜就愛觀歌舞,飲美酒,寫詩詞,哪里知道還會發生戰爭呢?自從做了俘虜,他被折磨得腰肢瘦削,鬢發斑白,听著傷心欲絕的別離歌,對著朝夕相伴的宮娥們,李煜熱淚垂落。然而,一切都悔之晚矣!

亡國之痛,故國之思成為李煜心中揮之不去的悲愁。眼見春花飛落,他感嘆“林花謝了春紅,太匆匆”。表面看來,是在慨嘆春紅凋謝,時光易逝,其實李煜何嘗不是感嘆他的南唐故國頃刻之間覆滅,自己由一國之君淪落為階下囚呢?他寂寞難耐,“無言獨上西樓”,彎彎明月如鉤,勾起李煜心中多少辛酸往事,他想起了昔日做君王時紙醉金迷,歌舞相伴,美酒度日的悠游歲月;想起了他和貌美如花的大周後的纏綿愛情;想起了眾星捧月,一呼百諾的帝王威儀。可這一切都在宋軍的鐵蹄下化為齏粉而不復存在,他只有在夢中,去欣賞“花月正春風”的江南美景,去感受“車如流水馬如龍”的繁華,于是他感嘆“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間!”多少次,他心中默默地喊著,我的故國!我的金陵!可是“別時容易見時難”,他勸自己別想以往,徒自感傷,可是不思量,自難忘,“剪不斷,理還亂,是離愁,別是一番滋味在心頭!”

好歹也是過生日,李煜讓女英做了幾個菜,溫了一壺酒。女英是大周後娥皇的妹妹,娥皇死後,嫁與李煜做了皇後,人稱小周後。夜幕降臨,李煜想起不久前寫的一首詞,何不拿來吹奏一番,權且苦中作樂,女英強作笑顏地張羅著讓幾個侍女張弦吹管,歌舞起來,淒婉的樂聲穿越夜空,彌散開來︰

春花秋月何時了,往事知多少。小樓昨夜又東風,故國不堪回首月明中。 雕欄玉砌應猶在,只是朱顏改。問君能有幾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東流。 《虞美人》

春花秋月,良辰美景也。可對于階下囚李煜,只會惹出他不勝其煩的哀怨,只會勾起他對往事的無盡追思。可往事只堪哀,故國不堪回首,國家破滅,江山易主,金陵的雕欄玉砌,宮殿亭台應該還在,只是宮女們的青春容顏已經改變。要問我心中有多少哀愁,這愁就如那一江春水,不止不息地滾滾奔流!詞人以江水喻愁,不僅寫出了愁的深長悠遠,又顯示出愁的洶涌翻騰,貼切形象,令人嘆服,是詞中以水喻愁的千古名句。

李煜入宋後的三年時間里,蒙受家國俱亡,苟且偷生的奇恥大辱,懷念故國,抒寫悲痛,宣泄淒楚和無奈成為作品的主調。這些沉痛的詞文傳到趙光義的龍案上,刺痛了這位皇上的神經,難道李煜還有復國之心?為了消除隱患,趙光義撕去了佯裝仁義大度的遮羞布,派侍臣李煜送來了牽機毒酒,這一天,恰巧是七月七日,是後主李煜的四十二歲生日。

失去江山,受盡屈辱,李煜以淚洗面,醉酒度日,可仍然得不到大宋皇帝的寬宥。罷罷罷,死無牽掛萬事休。永別了,我的南唐!再見了,我的女英!李煜端起那杯毒酒,一飲而盡,偌大的身軀訇然倒地。這位詞中之帝帶著一江春水的怨愁,駕鶴飛向西天。李煜雖死,卻為後人留下了傳世詞作。人們記不得他做皇帝時吟誦風月的詩詞,卻感慨他淪為階下囚時和著血淚的吟唱。他是治國庸才,卻是詞中之帝。“國家不幸詩家幸”,國難毀滅了君主,囚徒成就了李煜,他的詞淒婉,清麗,率真,情深,對後世婉約派的寫作,起到了不可低估的示範和啟發。

李煜生于七夕,死于七夕。他的出生之年,恰好是他祖父立國之年。人世間的種種巧合都注定了這一天是個極其特殊的日子。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